字体 -

很久沒有動筆了,先祝51網的弟兄姐妹和朋友們新春快樂新年蒙福!

聖誕節假日的休息似乎讓一些難耐的日子漸漸散去。屬靈的生活常常讓我們經歷神奇妙的作為,更是在疾風烈火中見證神的大能大力。然而,有時也會有灰心失望的時刻。有時候因着他人的所作所为,甚至我都不想出現在聚會當中。可見事情就是糟到這种地步。對于容易軟弱的我,想要放棄在教會服事的試探經常攪擾著我和成為需要面對的硬骨头。感谢神,神使用《疾風烈火》這本書,向我說話,安慰我、再次挑旺我對祂委身的信心。

在十月和十一月的多個晚上,我都處在生命的最低潮,困在許多靈里阻難當中。似乎環繞我的盡是漆黑和渾沌,這一切令我不知所措,甚至無法繼續慣常進行中的靈修和讀經。可正是這個時候,我發現一個令人吃惊的真理。就好像辛傑米牧師所經歷的:神被軟弱的人所吸引,軟弱的心容易讓神觸摸。只有這種情形下,神無法抗拒那些在祂面前謙卑、誠實,承認過錯,承認無力,承認非常需要祂幫助的人。事實上人在任何方向,處境和程度上的軟弱都會使神的大能有了切入點和施展的空間。神也正是這樣,只能照我們的本像來使用我們。我們若不謙卑和誠實,我們一切的詭詐,隱瞞和隱藏都逃不過神的眼目。只有當我學習使用我的本性信靠親近神時,意想不到的情景和結果就出現了。其實,這一點早已經認識到了,可是在屬靈生活的操練時,卻沒有好好實踐。這的確對我來說是一個大的突破。神自始至終都瞧不起虛偽裝假,尤其是在服事上。每當我開始有放鬆的心時,靈里的枯乾就立馬出現,結果神的靈便讓我傷慟。內心的攪動不安導致一切的不和諧。我心知這樣的亂七八糟情況,神是絕對不會賜给我所最需要的屬靈大能和复兴之火。更是像一個無頭的蒼蠅胡亂撞牆。

在我們一家人每天聚在一起跪下在神面前禱告中,將會為各樣的需求,無論是為中國的家人信主禱告,為生病軟弱的弟兄姐妹呼求主,為教會同工和牧者禱告,為自己和家人靈里的成長祈求時,神要我和一家人做比這更大更多的事,那就是要我們提供給祂能作工的好土,祂就能在其中撒種發芽成長成熟收割的全部過程。神其实不在乎我们吃的有多好,穿的有多贵,住的有多大,而祂在乎我們心中的靈是否活潑火熱。所以,我們真正需要的其實是一陣疾風烈火。我們需要圣靈使我們先復興起來,先被神觸摸改變,從而使周遭絕望的生命蛻變。我們周圍的人雖然不是被酒精,海洛因,迷幻藥,大麻擺佈的,但我們周遭社區的人們明顯是充滿心靈沒有方向,生活只是過了今天不管明天的日子,疾病死亡不斷騷擾,心中憂鬱悶悶不樂,沒有生活意義的人。我只要想到我的生命隨著時間消逝,不甘愿只是打發時間過日子,也想要和辛傑米牧師一樣渴望呼求神改變每一件事——教會,牧者,同工,我們自己,我們對人的愛、我們擺上的禱告。

從《疾風烈火》一書中學到的不只是在教人如何禱告或如何舉行禱告會,而在于藉著禱告鼓勵弟兄姐妹們回复於神之間正常親密的美好關系。這樣所當成就的不止在于禱告會有多少人參加,禱告會是在週六或週日,而在于更新、敞開我們的生命,讓神能以祂自己超越自然的方式,也就是靠著聖靈,不斷彰顯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家庭中,教會里和社區內的改變,成全對神的事工和生命的奇妙美意。就像《疾風烈火》中提到的一樣,禱告會將是我們教會的溫度計也是恩典計。從當中我們可以判斷出神在人們中間工作的多寡。如果神离教會很近,那么教會一定是一個注重禱告的教會。如果神不在那里,其中最明顯的證据就是不冷不熱的禱告。禱告是駕駛我們教會達成神心意向前行進的引擎。

書中提及一個從澳洲(或是紐西蘭)來的傳道人在一天早上禱告會剛好在場,之後就請他說几句話。他作了一點評論:“我听到你們的牧師說的,我在此要請你們思想一下: 人們能夠從誰來參加禮拜天早上的聚會,看出這個教會有多受歡迎。人們可以從誰來參加禮拜天晚上的聚會,看出這個牧師的佈道有多受歡迎。但是人們卻能從誰來參加禱告會,看出主耶穌有多受歡迎。”辛牧師帶領人唱詩贊美神和長時間的禱告讓人們感到一种新的合一与愛在中間,神似乎要藉著聖靈把人們交織在一起。在一种嶄新的自由里,等候神的靈降臨。真誠的心和為靈魂得救的流淚禱告而來的應允非常明顯。聖靈藉著這一切漸漸將新人加人,帶著能夠幫助教會需要的各种才干、技術。還未得救的親戚以及完全陌生的人開始出現。教會開始把自己當作「圣靈急診室」,靈里受傷的人可以在這里得到拯救。辛牧師神情溫柔卻又嚴厲的指斥罪、指責人的背逆,強調神的怜憫恩慈,最后是以極其溫柔謙卑、近乎懇求的邀請人悔改、回到神的面前。詩歌響起,眾人紛紛回應邀請,為罪悔改、為重新委身、為心中重擔,到台前禱告。蘇格蘭敬虔作家伯納(Andrew Bonar)在1953年所寫的:神喜愛祂的百姓完全斷了出路,以至于除了禱告以外別無希望。就在此時,教會產生出能夠抵擋全世界的能力。神喜愛祂的兒女在各樣的事情上為以自己斷路,不尋求別的出路,結果就會有意想不到的奇妙生命改變,這種改變不僅是靈里也是身體上的。

弟兄姊妹們在一起禱告,并不是听彼此滔滔不絕、雄偉美麗的禱告;也不是藉此來給人說話,也就是水平形式的彼此禱告,而是渴切垂直向上將心專注在天上的父神身上的禱告。每個人都大聲的同聲禱告呼求主,手牽手禱告,為不同的人提出特別的負擔。禱告會的形式比起它的要素——触摸那位全能者、以整個靈魂體來呼求神,實在變得無關緊要。禱告會的气氛可能不同,最重要的是我們与創造宇宙万物的神有所接触,而不是只与人彼此接触。畢竟人們并非飢渴于新奇華麗的講道,或是吃一頓教會準備的各路好手帶來的美味佳餚,或是精良的教會組織。但人們要的是愛和由此帶來的溫暖,親近,由裡至外的生命流露,知道神可以將他們從軟弱中扶起來,從掙扎中釋放出來,從無路可走中開出一條幹路來,讓生命改換一新的机會。更重要的是,人們在一起藉著聖靈的釋放,開始感覺到主的臨在和同在,感受到被愛,被接納,被溫暖,被赦免饒恕。於是,心靈剛硬的人們在唱歌時,在禱告時,在聽道時,在見證分享時因同感一個靈,心里便柔軟起來,淚水就止不住流出來,身體就顫抖起來,生命也開始了成長。 

我們真正需要的其實是一陣疾風烈火。

 

2014年1月3日

網上閱讀《疾風烈火》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