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神无限慈爱里赦免犯罪

诗篇第五十一篇

诗 51:1〔大卫与拔示巴同室以后,先知拿单来见他;他作这诗,交与伶长。〕 啊,的慈爱怜恤!按丰盛的慈悲涂抹过犯

诗 51:2罪孽洗除净尽,并洁除

诗 51:3因为,知道过犯常在面前。

诗 51:4犯罪,惟独得罪;在眼前行了这,以致责备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的时候显为清正

诗 51:5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

诗 51:6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隐密处,必使得智能。

诗 51:7用牛膝草洁净干净洗涤比雪更白

诗 51:8使得听欢喜快乐的声音,使所压伤的骨头可以踊跃。

诗 51:9掩面不看涂抹一切的罪孽

诗 51:10 啊,清洁的心,使里面重新有正直〔或译:坚定〕的灵。

诗 51:11不要丢弃,使离开的面;不要从收回的圣灵。

诗 51:12使仍得救恩之乐,赐乐意的灵扶持

诗 51:13就把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罪人必归顺

诗 51:14 啊,是拯救脱离流人血的的舌头就高声歌唱的公义。

诗 51:15啊,使嘴唇张开,的口便传扬赞美的话!

诗 51:16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就献上;燔祭,也不喜悦。

诗 51:17 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 啊,忧伤痛悔的心,必不轻看。

诗 51:18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

诗 51:19那时,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必将公牛献在坛上。

事件发生的背景

如果按照年龄和执政年代来看大卫的生平,在高低起伏的跌荡中,大卫活了70岁:少年得志、青年受苦;30岁时在希伯伦作犹大的王7年,37岁开始在耶路撒冷作全以色列的王33年。大卫蒙神拣选、赐福,与神关系密切,杀死歌利亚,处理与扫罗的关系,建立统一王朝等业绩。然而这首诗确是3千年前大卫王所写的悔罪诗。诗篇开头的说明,“当大卫与拔示巴同房以後,先知拿单来见他,他就作这诗,交给音乐总监”,清楚地交代了写作的背景。大卫所要表达的认罪,绝不是停留在个人层面。他把写好的诗交给伶长,让伶长谱曲、并且通过诗歌、音乐的方式,在群体、集体场合中唱出来,这不仅仅宣告:大卫犯罪了。而且有神更深的美意。

这段事件记载在《圣经》撒母耳记下11章以及其后的各章。一天,大卫王在王宫的平顶上游行,看见赫梯人乌利亚的妻子拔示巴正在远处沐浴。大卫立刻渴望得到她,并与她通奸,使她怀孕。大卫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将正在前方作战的乌利亚从军中召集回来,希望乌利亚与拔示巴同房,如此他就可以不被发现是这孩子的父亲。但是,乌利亚不愿意违反以色列关于现役军人的规定,没有回家住宿,而是留在王宫军队中。在让乌利亚与拔示巴同房的再三努力失败之后,大卫王写信给他的大将军约押,信中命令约押派遣乌利亚直接到最前线作战,之后在激烈的战斗中将他战死在敌人手中。乌利亚阵亡后,大卫将孀居的拔示巴娶为妻室。

根据撒母耳记的记载,大卫的举动使耶和华感到非常不悦,差遣先知拿单来责备大卫王。先知拿单向大卫讲了一个富人取走贫穷邻居所珍爱的唯一的羊羔的比喻(撒母耳记下12章1-6节),激起大卫对那人邪恶行径的恼怒,这时先知拿单直指大卫说:你就是那人!并宣告神的判决:刀剑必永不离你的家;你在暗中做的事,神要在日光中报应。大卫面对自己所犯的罪无可推诿,承认自己得罪了耶和华。拿单宣布了神的赦免和审判:你不至于死,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这首诗歌正是在这之后写作而成。表达了大卫王愿意认罪悔改重新回到神面前的经历。后来拔示巴与大卫的孩子出生后很快就夭折。此外,先知拿单的预言还说到,由于这次大卫流人血的谋杀,他的家族将被混乱所折磨。数年后,大卫的爱子押沙龙,发动了一次宫廷叛乱,使王国陷于内战。这次犯罪让他也失去了另外三个孩子。

这首诗歌,为什么会成为历世历代信徒最喜欢的诗歌之一,因为在这首诗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罪性使然犯罪,虽然不是和大卫犯的罪一样,但罪大罪小在神的眼中都是罪。于是罪的搅扰在心中的作用,都可从这首诗篇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忆起自己内心的挣扎。同时我们明白,大卫怎样得到上帝的赦免,我们这些人也照样可以得到上帝的赦免。

大卫恳求罪得赦免,祷告认罪的对象是谁?

一开始就呼求“神啊,求你…….”诗歌的”我有罪了“一条主线,也是大卫为什么来到至高神面前祷告,认罪,悔改的初衷。“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求你将我的罪孽洁除净尽,并洁除我的罪。” “我向你(神)犯罪,惟独得罪了你(神)。”

大卫并没有说,他得罪了乌利亚,或者拔示巴。当知道人每一次犯罪,第一个被得罪的是神,不是人;被得罪最多的是神。表面上看上去是得罪的人,实际上这个背后看到的是破坏了与神的关系。当大卫如此呼喊时,此刻他的罪让大卫对神突然变得非常真实和清晰。他感到能在神面前坦诚这一切的事。他承认破坏了神圣的,留意到失去与上帝真实的相交。因此,他认识到他现在是在立约的界限以外。他基本的罪是轻蔑上帝,不顺从上帝给他生命引导。所以,大卫毋须承认曾侵犯乌利亚这位诚实的军人,大卫并没有向他表示这爱。他也毋须承认侵犯拔示巴的罪,她是上帝子民中一位无助的妇女。他只是单单侵犯了神,因为神曾计划给每一个人丰盛的生命,因着大卫违约犯罪,将这一切破坏。

靠着旧约时期献祭制度的帮助,除了两项罪外,所有罪都可以通过献五个祭来补赎。而这两项罪是:谋杀和强奸乱伦。此两项罪的凶残性是同等的,谋杀引至身体的死亡,强奸乱伦引至灵魂的死亡。从这个角度来说,大卫犯了死罪,那就是拒绝接受上帝立约的爱,大卫在犯罪时相信自己能比上帝更好的管理自己的需要。但是现在先知拿单的比喻使他重新发现自己,他看见没有什么是自己能作的,只有将自己投进上帝的慈爱里。这首感人的诗告诉我们,当大卫如此在神面前痛悔认罪,求神赦免他的罪恶过犯时,他的一切灵里重新在神里面建立。

大卫王在这首悔罪祷告的诗歌里超越所有道德和法规方面的考虑,他直接将我们的心思带到神的面前,心思意念直接转向神。先知拿单帮助大卫来到神跟前直接向上帝认罪悔过,表明他破坏了与祂的约。他知道他没有去处,因此大卫将自己投进上帝的慈爱里。

只有上帝知道罪恶直正的邪恶特性,也知道罪恶的行动所带来的后果。在这篇诗中,大卫学到两件事:神在祂无限的慈爱里,能够赦免犯罪,甚至会使罪人脱离与神美好的团契,以及结束他人生命的罪恶;然而,那些罪恶的影响力仍会在以后的世代中感觉得到。这是罪的可怕,但在神的智慧中,上帝预定的约,不单要拯救我们的灵魂,也包括我们本身,也包括我们的儿女后代。

为什么大卫在祷告中反复求神“涂抹我的过犯“,“我的罪孽洗除净尽”,“洁除我的罪”“用牛膝草洁净”,“干净”“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为我造清洁的心“呢?

这篇诗篇的中心就是因着大卫犯罪来到神面前,求神洗净我(诗篇51:2-5):“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

在圣经中,离开神的面最典型的例子应该是始祖亚当夏娃被赶出伊甸园;接着就是他们的孩子该隐犯罪的直接后果。该隐没有清洁的心,被罪恶像蹲在门口的狮子吞吃、以致离开神的面,在地上漂流。对大卫来说亲身经历过的收回圣灵就是扫罗;神的灵离开扫罗之后,大卫曾经伺候过他;扫罗可悲、可怕的光景,大卫记忆犹新。大卫害怕堕落到这样的光景!所以,他的认罪,首先是从个人开始。

虽然大卫王知道他有罪,虽然他因自己犯罪将他自己置于上帝的界限之外,也就是上帝那看不见的篱笆之外,那高台盘石之外,那山寨隐蔽之外,那没有翅膀护卫的旷野处,没有了脚前的灯路上的光,等等。只有上帝知道罪恶直正的邪恶特性,也知道罪恶的行动所带来的后果。即使大卫在上帝的约之外,大卫仍记得上帝慈爱的性情。或者,最低限度,他宫廷的属灵导师先知拿单提醒他有关上帝的事。我们可以想象到大卫在犯罪前大大享受了在约中所有的好处,特别是在扫罗追杀逼迫中。因此,当大卫犯罪走出”在界限之外”,成为一个失丧者之时,拿单跟他谈话,让他明白应向那方转回。于是诗篇57篇中看到很多悔罪认罪求神让他有机会再次进入神的界限和圣约之中。一个人因一时忿怒杀了另一个人,他没有想到他行动的后果,这份影响会涉及被影响方以及自己家人孩子们。当然,大卫若不来到神面前,对整个以色列国和人民对神的敬虔产生极恶的影响。按照历史的事实,像我们在撒母耳记下读到的,大卫感染了他所有儿女,使他们染有暴力和贪欲的罪,“刀剑不离开他的家”成为事实。在第四节,大卫承认他曾破坏了上帝的约,这约意指包括他的儿子,他也宣告上帝的审判是清正的。跟着,他认识到原罪的真实性。大卫所说的是,他是从有罪恶的父亲和母亲而生,他们也是从罪恶的父母而生。因为所有的男和女都是罪人。因此,上帝在大卫和他父母以及儿女们身上的审判是完全公义和清正的。

为什么大卫在祷告的前面部分已经求神洗净,然而在中间部分继续求神洁净(诗篇51:6-12)?

事实上,上帝喜爱内里“诚实”,那就是真实和完全。大卫知道以前个人化的认罪都很表面化。今天不仅要求洗净罪,更是求神洁净的内里。“因此你在我隐密处,必使我得智能。”换句话说,他实在如此求:”神啊!求给予我一个新的人格,一个能醒觉在立约中我与你和他人关系的正直的灵。” 在自我厌恶中,他再一次用律法的言语。在利未记14章,有关清洁皮肤病的规矩;出埃及记12:22,在逾越节作为保护用的酒与血;和以赛亚书1:16,另一种需要清洁的道德意义。他说:“我感觉污秽,求你洁净我,因为我不能为自己如此作。求你使我再次得听百姓的敬拜欢喜快乐的声音”。即是说:“再次带我回到被救赎立约的百姓的团契中,让我身体与百姓一起不但是灵魂连肉体也得以更新”,“涂抹我一切的罪孽”更清楚的,从我的人格中,将我的叛逆除去。在第11节,我们读到这句子:“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一位愿意诚心悔改的罪人十分清楚知道他的上帝,且醒觉到上帝的灵不会真正的离开他。虽然毫无怀疑大卫曾离开了上帝,但他仍然有权,像所有以色列民所拥有的在神里面宣告:“主的灵在我身上……。”(赛六十一1)  大卫不断的明白和得到上帝恩典的经验,这与当时以色列人恪守律法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于是大卫不断能宣告:不要从我拿去你给我的礼物,就是你的圣灵。这样,就可以让我的灵可自由的回应你恩典的带领。

锡安和耶路撒冷的城墙,都是代表什么?为什么大卫在此处将个人的认罪悔改转向以色列大众呢?

大卫是在个人生平中最低落的时期,在与神的关系、与人的关系、与自己的关系最糟糕的时刻,被神的恩典和慈爱拯救,被神永远不变的契约之爱触摸;生命在经历了神救赎的恩典、生命发生了彻底的翻转之后,真正认识到了福音的核心。在大卫向神如此宣告之中,大卫确对神走出一下承诺:“我会将带领人归回的道指教那些像我一样破坏了立约的人,因此罪人必归顺你。” 带领人们归回到主裡面得到和他一样的恩典和慈爱。我们罪性需要上帝的恩典,才能出来真正赞美主!

大卫身为一国之君,一言一行,都影响国家福祉。他犯罪,不仅有损私德,且使国人蒙羞,更使圣城耶路撒冷有了破口,锡安保障暴露在仇敌属灵的猛烈炮火之下。因此,他向神认罪祷告,像大祭司般向神献上公牛为祭,带领全国人民同心敬拜神(18-19节)。这是因为大卫晓得,哪里有罪,哪里就有神所预备的赎罪祭。神在《利未记》4章里,“罪”和“赎罪祭”,原本是同一个字。赎罪祭就是上帝为犯罪之人开的一扇恩典之门,让其可以回到圣洁的上帝面前,恢复与神的关系。

“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那时,你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们)必将公牛献在你坛上。” 锡安和耶路撒冷的城墙,都是代表以色列群体;中文翻译的“人”在原文中是复数,就是“人们”。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随着你的美意善待锡安”中的“随着”,这是对一开始大卫说的“按照你的慈爱”更为详细的解释,这也是恩典的核心:恩典不仅仅是把“人所不配的赐给我们”、不仅仅是“不做工的得工价”;恩典更是“随着神的美意”,恩典的源头必须是神!恩典的内容是神的美意和善待!这就是我们的基督信仰:我们一切所有的恩典,从来源到内容,都是出于神。圣经通过诗篇51篇告诉我们,个人的认罪是必要的,但决不能停留在此。个人认罪悔改的见证,必须带出群体献祭,敬拜的生活。认罪如果没有带出群体认罪悔改的见证和集体生命的圣洁敬拜,我们的工作就只作了一半。诗篇51篇突出神的主权和恩典,既是个人的认罪悔改、也是群体的建造。个人生活永远离不开群体生活的见证。我们一切认罪悔改的见证、必须落实到同心合一的群体敬拜!这是诗篇51篇教导的全备真理!我们的信仰不仅仅是作对的事情、更在于作全的事情。这里锡安和耶路撒冷具体来说代表我们地上的天上的神的宝座和地上属灵的家教会。这就是神想要的地上教会全被的福音。

为什么大卫在诗篇51:17 里提到“忧伤的灵”呢?

这里在英文圣经译作”破碎的灵”。一件贵重的磁器,本来是作礼物送人的,倘若被碰破或跌碎了,就无法拚起来再送人,就是送了,人也不要接受。但是神却特别喜悦我们破碎的灵。在破碎之中,看到自己的有限,在破碎之中,无法靠自己将其整全。大卫在这次经历中已经体会到自身那破碎的灵对自己的搅扰,接着这样的破碎,那恶者也在他心里不断控告。只有神再一次看到一个愿意认罪痛悔的人,祂看到悔改的心,就将破碎的心整全和重造一颗清洁的心,使生命里面重新有正直坚定的灵。所以大卫明白神的心意并说:”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破碎)的灵。”

首先大卫明白“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 篇51:17)。然后他向神祷告祈求三件事情。(1) “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诗篇 51:10a)他祈求,为我造一个新的人格。他敢如此求,因为上帝常使万物更新。动词「造」只用在上帝身上,永远不会用在人的工作上;这是我们在创世记一章一节所找到的动词。神迹就是这样:赦免事实上是再创造!(2) “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或译:坚定〕的灵。” (诗篇 51:10b)他继续在这里说,使我里面重新有坚定的灵。即是说,他祈求上帝给回他曾经拥有过,但是后来他摒弃了的灵,这灵是他在小时接受割礼,在撒母耳用油膏立大卫身体时,从上帝所得到的。在这里,灵这个字出现了三次。“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一位愿意悔改的罪人,他十分清楚知道上帝不会真正的离开他,虽然人不断会离开了上帝。所以大卫就能宣告:“不要从我拿去你给我的礼物,就是你的圣灵。” (3)这样,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罪人必归顺你。(诗篇 51:11-13)让我的灵可自由的回应你恩典的带领。

本诗篇的重点是什么?

这个大卫的祷告从头到尾,都贯穿了”你(神)”的整体架构。大卫提到38次,可见重点是神:神的慈爱怜悯是救赎的保证;神的美意和神的喜爱,是人必须遵循和敬畏的基本法则。大卫最深的呼求和祷告也表现在诗篇51篇中大卫他自己。这里”我(大卫)”也出现将近37次;这里从你我反复交替里看到寻求悔改的大卫与神之间交互过程。这也是悔改诗所要表达最深的认罪悔改和祷告呼求!犯罪的人要得到神的赦免、经历生命的更新,没有神所造清洁的心和正直的灵,可以说与救恩、与重生无缘!这就是大卫来到神的面前,不仅求神赦免他的罪,除去他的不义,洗净他的罪;更进一步大卫让神从生命深处改变和洁净,使大卫仍得救恩之乐,赐大卫乐意的灵扶持他,脱离流人血的罪,从而大卫的舌头就能够高声歌唱神的公义。嘴唇一张开,口就便传扬赞美神的话!这是内里改变后,生命发出的馨香之祭,也是生命影响生命的前提。神的心意不是只是大卫一个人生命的改变,而是要借着大卫的地位和身份,发生这事去影响整个以色列民和所有神的儿女。这就是为什么神将这篇诗篇收纳到《圣经》,而且成为历世历代信徒的学习和教训,更是知道我们无论犯了何种外在的罪,其实就是破坏了与神的关系,先要像大卫一样来到神的面前寻求神的面光。

中世纪伟大的圣伯纳(Saint Bernard of Clairvaux,1090-1153)曾说∶“认识神有多深,爱就有多深。”而很多时候基督徒对神最深的认识,往往在於深切痛悔己罪後,才经历十架赦罪大恩。《诗篇》第51篇就是最好的例证。大卫是一个合神心意的人。他犯了罪,但他知罪,为罪痛悔。大卫犯罪,众人都知道。而他悔罪,以及罪得赦免,众人也都看得清清楚楚。一位被神赦免的罪人大卫不敢倚仗他的荣誉,他必须让自己成为上帝的仆人,服侍世人。基于此,大卫祈求上帝给他一个灵,因而可以像上帝的灵一样,能给他智慧,力量、能力,去过一种爱和服侍的生活,虽然他没有忘记见证上帝曾为他所作的,赦免他和更新他的生命。这篇诗,本身是上帝的话,帮助我们明白另一个非常重要有关圣灵降临的事件,就是我们在使徒行传2:1-36所遇到的。我们必须常常查询参考旧约,帮助我们解释新约。

2016-3-25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