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把船开到水深之处”

路加福音五章1-11节是大家非常熟悉的经文。里面借着在革尼撒勒湖里打鱼的事情,神让一个职业渔夫生命完全改变,从而完全撇下一切来跟从主耶稣的动人情节。感谢神,从这段经文带出的每一个情景的背后,看到神的每一个儿女在认识神和生命成长成熟过程中自己的影子。这是我们昨天星期五晚上方舟一团契查经中学习的章节经文。我们大家结合自己生命中与神相遇的经历,见证把船开到水深之处,让我们看到我们从未看到的,想也未想到的情景和视野。从而生命经历改变,顺应神的召唤,进入神的更深之中,得人如得鱼。

这段经文的背景是主耶稣基督在约旦河洗礼之后,就在各城各乡开始传讲天国的福音,同时祂也怜悯百姓的疾苦为他们医病赶鬼。于是越来越多的人簇拥着耶稣,希奇祂的讲道和所行的神迹。人们拥挤在主耶稣周围是想要探究祂究竟是何人?为什么具有这般能力?

主耶稣常常在加利利海边与各样的人谈道。这一次他又回到革尼撒勒湖边-也就是加利利海边讲道。众人拥挤祂说明当时人太多了,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人听到天国的信息,主耶稣上了湖边停靠的一只船,这是一个职业渔夫西门的。主耶稣已在先前呼召了他的兄弟安德烈和他跟随主。于是祂就叫西门把船撑开稍微离岸,像当时的老师一样坐下来在船上对着会众讲道。

讲完之后就吩咐西门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西门是职业渔夫,他天天在革尼撒勒湖里作业,非常的熟悉这里一切情形。湖的角角落落鱼群的活动周期和范围,他都了如指掌。他跟同伴花了整夜劳力打鱼都没得着什么。所以,西门以自己职业的经验得出现在下网打鱼不会得着什么。但是很快西门又说,他愿意尊重耶稣的意思。于是在不情愿之下只是按耶稣吩咐就照办了。

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当他把网洒下之后,渔网像铅重一般塞满了鱼,网几乎要裂开,必须要让其他的人相助才将满塞的网拉进船里。这实在让西门和所有在那里的人无法理解和想象出的结果。哇噻!太神奇了!结果一网鱼装了满满两只船,甚至船都要快沉下去了。西门这才真正明白“把船开到水深之处”的意义。

面对这个看得见的神迹,他已经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偶然(accidentally)。因为这之前主耶稣已经带着西门在各处医病赶鬼。所以对于这次发生的事情,他从更深层次看见了眼前这位外表是木匠出身的耶稣。从一开始西门对主耶稣的称呼“夫子”上看出,他佩服祂宣讲的真理和天国的信息,知道祂是一个又会行神迹又熟知圣经的拉比一样的教师。可是,眼前的所发生的这一幕,让他不得不看到这位实际上是拥有无限权能的神。所以,眼前对许多人认为是一个奇迹。西门已经知道这一切对一个掌管万有的神来说,是一个常态(incidentally)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个人的灵眼一旦打开,在圣洁的主面前,首先看到的是与圣洁不相容的就是自己的罪。这一点对于一个犹太人来说更是敏感。于是,这里西门称呼耶稣已经从“夫子”转为“主啊!”。因着对罪的敏感,西门看到自己在主面前的卑微与不配。于是发出“离开我吧”,我根本不配跟随禰。也真正明白我们平常说自己是一个“罪人”的感受和一个因着圣洁的主进入到人心之后,那经过对照以后从西门嘴里说出的“我是个罪人”是何等的不一样啊!因着灵眼打开,眼前站着的耶稣,对西门而言已是一位尊贵荣耀的君王。西门俯伏在耶稣的膝前这个动作其实真实地反映出他内心的顺服卑微。

主看重的是西门灵眼睁开以后看到神的圣洁和荣光,看重他眼看到自己罪的本质和光景,从而,自己没有任何可以靠己而行的,只有完全依靠主。于是愿意撇下一切,来回应主的呼召,跟随主做耶稣的门徒。虽然我们跟随主以后,还会一次次的软弱跌倒,就像西门有三次不认主的经历,但驻扎在我们生命中的神每一次的出现,就是主耶稣再为我们流一次血,直到我们真正看到死里复活的主,就会像西门和其他门徒们一样肯愿意真正百分百的摆上成为一件为神争战的合用器皿,至死也不退怯的磐石。

记得一九九四年来美念书,遭遇一场飓风的暴孽惊吓之后,让我有机会进入一家住处附近的教会。教会里弟兄姐妹们在爱中追求属灵的美好与周围很多人孜孜不倦追求物质生活的巨大反差,让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我究竟在地上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生活?那个年代,出来的目的似乎是要得到一个物质上美好生活。可是,表面上可见的物质生活实际上却反映出了内心心灵深处追寻精神层面的终极美好。这一点在我渐渐与教会弟兄姐妹们越来越的接触中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一切。最后明白其实来美不就是想要得到一个内在生命里平安喜乐温暖美好的日子吗?

这样一个动机就让我坚持不懈地每个周日来到教会感受这样一个外面得不到的氛围,以及探究为什么有神的人如何得到这样一份美好。那个教会是一个美南浸信会教会,每个弟兄都穿着黑西服白衬衫,姐妹们都是裙子。有很多次主日都要放弃去参加主日崇拜,可是到最后还是换好衣服,去了那里。那时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要这样有一个坚持?这一点都不像我的性格。主日学上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问题多多,洋洋自得。尽管知道他们的平安喜乐温暖美好就是因为他们顺服谦卑在神的面前的生命流露,但我的理性和知识让我不要往前迈出一步。

两年多的教会生活因着要搞清楚一切的问题之后再说,屡屡失去信主的机会。生物学的背景,因着对“童女怎么会生出耶稣?”“完全死亡的耶稣怎么会死里复活?”这样一些问题上纠缠不清。这就好比我在人群中拥挤着耶稣,看到祂讲的道中真理和美好,看到祂在儿女们身上奇妙作为,可是仍旧人云亦云。坚持那百分之四十九。

神的奇妙就是“把船开到水深处”。我完成了学业于1997年元月初要离开那里。全教会弟兄姐妹们为我的远行一起祷告祝福。当我开车十多个小时从南方开到俄亥俄时,那里的街边积雪已经有3-4英尺高了。在开车劳累一天后找寻一个住处时不幸将车陷入路边积雪里。我用尽我所有的智慧,知识,办法和能耐,结果是徒劳无益,车仍旧没能出来。一个漆黑寒冷的夜晚周围寂静地只有风吹的声音。我被逼在车里无计可施。这就好像西门彼得整夜劳力想尽一切办法,捕捞却是一无所获。我突然想起一个姐妹临行前告诉我:遇到难处向神祷告。于是我就在怀疑之中开始祷告,再试仍旧没有任何改变。我在心里想这个神也帮不了我,可是我仍旧没有办法。此时,车上的收音机里传出一个拖着长调爵士风味的《奇异恩典》的诗歌。我静静地听着回想着这生命经历中与弟兄姐妹们交往的一个个时日。我的心似乎被这样一种感受而释放,我不知为何低下头轻轻向神开始祷告。我的祷告中出现了赞美神的言语,似乎把陷车这件事忘了一样。之后有很长一段静默的时辰。我又去试车,车轮仍旧打滑没能出来。但我的心已经没有一开始时气急败坏般的心绪而是心里非常的安静。

突然在几百米以外的一个房子的灯打开了,一个人从屋里出来慢慢朝我的车方向走来。午夜时间,这样的情形让我非常的害怕。于是我关了车和车窗,低着头希望他不是与我有关。可是我听到敲车窗玻璃的声音。“喂,你好!我能为你做点什么?”我这才摇下一点点窗户说:“我的车陷在雪堆里了。”于是他掉头回去拿了两块木板放在车轮下面让我试。当然车就一下子出来了,之后也很快找到住处。第二天到达目的地城市,接着第一个主日,心里就一直催促要去教会。于是就来到唐人街一个华人教会。那时,这个教会国语事工刚刚开始,聚会的人只有几十个。我悄悄找了一个地方坐在那里听道。牧师结束讲道后用带着广东话的口音问:“今天有没有愿意信主的,请站起来?”我不由自己地站了起来,全身颤抖,连我自己都很惊奇。我知道神在陷车这样一个处境里,让我看到一个人的能力是何等有限。让我也借此放下我一直高举“理性和知识”所反射出的人性的骄傲。可是神不希望我的船只是在浅水里继续晃荡下去。祂有祂的时间,祂要让我在两年多靠自己劳力仍无得着时候向我发出“把船开到水深之处”的命令。结果,借着神差派的天使将车从困境中解救了,更是让我初尝了“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始”的丰盛。神也特别为我预备了牧师呼召。这份奇妙让我对神的认识从百分之四十九进入到五十一。

我知道这样的生命转化不是靠人而是神完全的恩典。神也让我决志信主不是只停留在百分之五十一上而是在这样一个转变中看到更大的视野。过去那些纠缠我的“童女怎么会生出耶稣?”“完全死亡的耶稣怎么会死里复活?”当我一信主就看到神的大能属性。知道一个能用话语创造宇宙万物,能用泥土造人的神,让童女生子,让死人复活,对祂来说是何等的容易。这不仅仅是百分之五十五,而是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九十甚至更多。二十多年后,我问到那位讲道后呼召我信主的牧师这件事,他说:我从来没有在主日讲道后呼召人信主。这更加坚定那次呼召信主,是神特别为我预备的。我很珍惜神在我和我一家人身上奇妙带领,让我们每天与祂同行中,越来越多的认识神,就被神带到更高之处,经历到更多船进入更深之处的奇妙。就像西门彼得从奇妙里灵眼打开面对面看见这位又真又活的主时,神并不嫌弃我们是一个罪人,而是让我们先认识祂,在祂呼召之时愿意撇下所有,在百分之百的无限永恒视野里跟从主,得人如得鱼。主耶穌不是一個我们在百分之五十以下的视野看到的普通的夫子,而是心灵打开灵眼看到的一位滿有大能的神,一个复活得胜的主。

弟兄姐妹和朋友们,让我们把船开到水深处,进入神的丰富和奇妙,生命被祂有一个完全地翻转。

2016年5月6日

路加福音5:1-11:

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众人拥挤他,要听神的道。他见有两只船湾在湖边,打鱼的人却离开船,洗网去了。

有一只船,是西门的,耶稣就上去,请他把船撑开,稍微离岸。就坐下,从船上教训众人。讲完了,对西门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西门说,夫子,我们整夜劳力,并没有打着什么。但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

他们下了网,就圈住许多鱼,网险些裂开。便招呼那只船上的同伴来帮助。他们就来把鱼装满了两只船,甚至船要沉下去。西门彼得看见,就俯伏在耶稣膝前,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

他和一切同在的人,都惊讶这一网所打的鱼。他的伙伴西庇太的儿子,雅各,约翰,也是这样。耶稣对西门说,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他们把两只船拢了岸,就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