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变着花样的“大麻疯”

上个周五晚上我们方舟1团契继续在教会学习《路加福音》第五章。从耶稣行的神迹中看到了我们人性中罪性的可怕。“大麻疯”不仅从身体也从属灵的新视角让我们看到自己多么需要神的拯救。感谢神,让我们从祂的话语再次有这样一个更深的看见。

真正的大麻疯(Lepprosy)在今天这个时代因着各国政府的重视以及医疗技术的发展已经不是一个危害人类生存的疾病。可是这个病在人类发现抗菌素之前的几千年里,成为一个人人害怕的,极其难治的、极易接触传染的疾病。“大麻风”在希伯来文来自“Sara”一词,原意为“打倒”或“打倒在地”。所以大麻风是一个“打击”。犹太人认为患大麻风的人是受到上帝的打击,被认为是上帝对犯罪的直接惩罚。在摩西时代一个人一旦得上这个病,被视为最可怕的一种疾病。任何人患有此病,不论是君王还是农夫,都要与社会和家人隔离,被视为不配受同情或怜悯的人。可以说就如同被判了死刑。

晚期和全身长满大麻疯的病人会出现令人作呕的症状:鼻子和手指都可能会溃烂掉,眼皮也消失,视力完全丧失,患者看起来更象一个幽灵而不象活人。说话的声音变得含混不清,呼吸令人难以忍受,扭弯的关节被节埋没或完全脱位,在疾病还没有充分蔓延的部位,布满一片片黑紫或铁青的腐肉。疾病最后扩散到人体的内部脏器,功能衰竭造成患者死亡。没有比大麻风患者更令人恶心的了,被亲友所厌弃,社会隔绝,非常可怜。怪不得人们视他为上帝所抛弃的人。说人是被疾病折磨而死还不如说是病人在远离人群的枯寂苦痛中被心灵的折磨绝望而死。所以,在摩西时代当神向以色列人颁布律法中也对大麻疯病人有严格的条例规定限制他们。“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灾病。若灾病处的毛已经变白,灾病的现象深於肉上的皮,这便是大痲疯的灾病。祭司要察看他,定他为不洁净。”。(利未记13:3) 不许进入任何城市,不许进入圣所献祭,不许参加任何聚会。看到有人来的时候,就要捂住嘴呼喊:“不洁净!不洁净!”提醒人们离开麻风病人。如果进入一个屋子,这个屋也将变为“不洁”,就如任何接触过他的人一样。 以色列人在旷野的营队行进中,麻疯病人要与亲友和群众隔绝开来,被关在营外。

新约圣经中耶稣开始传道的初期,却有一个全身长满大麻疯的人无时无刻都在期盼他的病能有一个奇迹而被治愈让他恢复正常人的生活。于是耶稣医病赶鬼的消息,让这个绝望的大麻疯病人心中重新燃起“死”里“复活”的生活希望。于是他暗暗想什么人才能行出这样的神迹。作为一个以色列人,对旧约背景非常清楚,这样的人不是先知就是弥赛亚。先知的能力也是来自神的能力。于是他认定耶稣就是那位期盼已久的弥赛亚,是神,是主。于是他不顾人们对他的一切恶意藐视,甚至冒着违反律法的罪名,硬是来到神的面前。

“有一回耶稣在一个城里,有人满身长了大麻风,看见祂就俯伏在地,求祂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大麻风立刻就离了他的身。耶稣嘱咐他,你切不可告诉人。只要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又要为你得了洁净,照摩西所吩咐的,献上礼物对众人作证据。但耶稣的名声越发传扬出去。有极多的人聚集来听道,也指望医治他们的病。耶稣却退到旷野去祷告。” (路加福音5:12-16)

当这个大麻疯病人一看见耶稣,第一件事就是俯伏下来。这是因看见这位圣洁的神,让他看到不仅是自己身体的不洁净更是看到自己内在的罪的不洁净。于是,就央求表达了自己内心的苦痛和绝望。他在“主若肯”里看到了主做这件事的能力和权柄。从“必能叫我洁净了”说出不仅求神治愈身体的大麻疯连他灵里的大麻疯一起让神来洁净。这里我看到一颗那没有身处绝境的人所不能表达出的一份强烈愿望。主耶稣祂是神,祂能够查验人内心一切的想念。祂看到了他内心的那份盼望和对祂的信心。于是伸手“摸”了他遍身有大麻疯脓疮的皮肤。这让一个已经没有人敢触摸他很长时间并且皮肤已经没有感觉的麻风病人心中产生何等大的“化学”反应和何等美妙的安慰。主耶稣已经看到他内心的煎熬,看到他寻求祂的心意看到他把一切的指望投靠在祂的信心,于是“我肯,你洁净了吧”就一下子话的能力从祂身上而出把大麻疯病人从极大的困境释放出来。

旧约圣经中有一处讲到:“亚兰王的元帅乃缦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因耶和华曾藉他使亚兰人得胜;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长了大麻疯。”(列王记下 5:1) 当我读上面路加福音第五章12-16节就不禁想到乃缦和他患的大麻疯。从这节圣经就可以知道乃缦是一位十分了不起的大人物。旧约时代的亚兰国是个很强的国家,乃缦是这个强国的元帅,是亚兰王所宠信的,在维护江山的打仗中王是何等看中他,为他的国家打了许多胜仗。这也成为乃缦和王最值得骄傲的。他对他的国家有很大的功劳,不但国王重视,人民也敬佩和爱戴他。他不但有崇高的地位、权势、金钱,也有美好的声誉和实际的贡献。所以乃缦在人面前,是一个及其尊荣高贵的人,是许多年轻人所羡慕的英雄。乃缦声誉日隆,事业如日中天。却是“只是” “只是长了大麻疯”这么短短一句话,彻底地将他陷入一个不能自拔的生命困境,正腐蚀着乃缦的生活。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因为“只是” “只是我们的罪”就像乃缦的“大麻疯”一样,让一切的光环,在世上努力得到的一切的东西都不能让我们好好尽情地享用,总是陷入一个不能自拔的生命困境,正腐蚀着我们生命的方方面面。今天我们生命中的“大麻疯”不一定就是真正身体上的大麻疯,但我们因着内在罪性的使然,以各样的形式反映出来。近代知识日新月异,特别在科学方面,医学技术突飞猛进,不论是居住、教育和文化,都有骄人的成就。人类生活有长足改进,已今非昔比。但没有人敢说,现今一切安好无虑。就在我们以为一切完美时,心灵深处的“大麻疯”趁虚而入,出来时时搅扰我们的生活。圣经《创世记》说:自从罪进入世界之后,人类的生活就从未完整过。人从最初受造时的完整以及在伊甸园里一无所缺无忧无虑的美好;按照神形像样式所造的完美无瑕疵的人享受着美好的生命。这一切神都看为美好。然而,“罪”的致命因素介入剥夺了人类生命中原有的完整、和谐和完美。罪让每个人的生命都染上了“大麻疯”。“罪的工价就是死”这就是明明让“活人”看到一个绝望的境地。结果,一个人在世上不论如何功成名遂,都不可能达到完美或享有在灵里完全的快乐。世上任何一个历史的或是现在的,多才多艺或野心勃勃的,著名的或平民普通人,若说:只要我达到那个目标,就一切完美了。可是当他达到之时,总是会横生枝节。 让我们会有一种头戴冠冕寝食难安的无奈。“大麻疯”是最能描述人在罪中的光景。不论一个人成就多大,尽了多大的力,罪就好象大麻疯病,悄然掩至,将一切的美好规划搅局。所以,不论旧约或新约,“大麻疯”经常被用来预表人的罪和罪带来的一切生命表症和指征。环顾四周,就会发现人人有“大麻疯”带来的结果。今天很多个人,家庭,社区,工作场合都可以看见“大麻疯”引起的流脓的伤口,不断隐隐作痛。

今天,我们生命中因着罪,“大麻疯”变着花样不断地侵蚀着我们的日子。各种各样的压力,繁忙,各种成瘾,家庭难处,财政竭捆,与家人与老板与同事之间的关系,失业,衰老,病痛,以及死亡的威逼等等问题不仅夺走我们该有的喜乐,而且它们带给我们无限张力和愁苦。让我们失去平衡,让我们无助,让我们在困境中无望和绝望。你若活在罪中,效法世界的样式,就必遭遇这些无可逃脱的后果。圣经说,这一切都是罪引起的。生命本不该如此,是罪带来一切恶果。就如姦淫、污秽、邪荡、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嫉妒、醉酒、荒宴等类以及不诚实、作假、诈欺、偷窃,等这一切都带有罪的影子,都遭到罪的蹂躏。我们谈到现今世代的各种问题,总是感触良多。这一切都是罪的“大麻疯”引起的。 过去一二百年所通过的法律,远远超过人类过去数千年制定的法规总合。这些合宜、有用的法律固然能解决一些基本问题,但心灵的“大麻疯”依然存在,人类依然沉闷难起,郁郁寡欢,陷入失败深感困惑,毫无招架之力。尽管人类用自己的办法尝试了各种途径,却未能打开灵眼“看见”触及问题核心所在。

圣经中告诉我们,两千多年前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人间,将治愈心灵“大麻疯”的道指示给我们。就像路加福音五章12-16节一样,我们无法靠我们自己来解除和从一切苦恼困境中解救出来。人得救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凭着信心。 当我们打开心灵的眼睛,看见这位大能和医治人心的主,就看到自己的不洁净,看到绝境中的盼望。于是,认识到自己的罪性,谦卑俯伏在主的面前,肯求祂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必能把我从困境中释放出来。亚伯拉罕因着信而称义得救。圣经《希伯来书》十一章也告诉我们人类认识神得蒙拯救脱离这个邪恶世界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靠着单纯的信心来到神里面。而不是我们要行多少善事,或积累一定的知识和经历才有资格。从旧约圣经中许多人物身上,随处可见到这种信心,例如亚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摩西、大卫以及众先知们。新约里也是如此,就像《路加福音》五章12-17节中的那位“大麻疯”患者。这只是主耶稣行的神迹之一。但是祂不仅让人们看见他因着信得到外在的疾病的治愈,更心灵的眼睛被打开看到这位解除身心灵困境的神。从而生命与神恢复美好的关系。

圣经从开始的《创世记》到结束的《启示录》实际上只在讨论一件事,就是亚当夏娃悖逆神将罪带给人类,破坏了神与人和好的关系;从而我们的生活进入一个为自己而活的罪性生活;可是神自己道成肉身,成为人的样式且死在十字架上为要恢复人与神之间美好和谐的关系。所以,一个愿意来到神面前,寻求神的医治的人,他必将心灵里一切样子的“大麻疯”完全洁净除去。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于Oakland

13116336_1021868157898799_5513777778891245052_o.jpg

Nataliya Dorosh credited for the picture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