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射箭射不中靶心

今天无意中来到TW的脸书时间线,看到他的照片让我一下子回到了二零一二年七月到八月间几周在中东阿联酋短宣的日子。希伯来文“寻求上帝的同在”就是“寻求上帝的面”;“在祂面前”就是“与祂同在”。与神同在、同行的生活,就是体会与神同在的丰盛。感谢神,透过神为我敞开的一个个心灵的窗口,将那些在日常生活中 生命 无法经历到的神的美好,在这次宣教实践中,使那一个个通常在成圣路上割裂的片段,那些无法整合联繫在一起的意象、那些分离向不同方向散开的境况、以及那些色彩不和谐搭配的图画,渐渐变得清晰、明确、完全起来。几星期的短宣旅程正给我这样一个丰富的“在地如同在天”体会。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诗27:4)记得这是短宣队第一天早晨集体灵修时,L牧师与我们分享的一段经文。感谢神,这次两组六人的短队在五个星期里,每天都是在集体灵修分享中开始,在祷告中托住每天的出行。在圣灵的带领下满载着收割后的收成在晚间一起感恩和赞美神的作为。

中东的夏日,平均温度是在47-48度、我们在阿布扎比的那些天中午的温度甚至达到53度或更高。那个城里,有好几万华人劳工同胞,大多数为建築工人,生活环境恶劣。他们每天在沙漠烈日下工作14小时,月薪却极其微薄,老板还时常拖欠工资。每天傍晚,成千上万的劳工被巴士送到距离工地很远的一个岛上。几十个人住在一个屋里,没有空调,没有电视。与繁华光鲜的城市隔离开来。接送劳工上下工的是没有空调的铁皮巴士。它们在烈日下就像一个个移动的烤箱,人坐在里面就像慢慢被拧干的海绵。自然中暑的人也很多。炎热的气候和枯燥的生活无疑不是那里最严峻的考验。很多人是去了之后,护照被扣,工资克扣,加班加点。与家人无法常联系。由于不会英文和阿语,无法走出去。这里的劳工其实即使天气再怎么难受酷热都压不倒他们。艰苦过去,人人都会养成一种承受环境恶劣的抗体!可是,每天都是工地和劳工营的两点一线的生活,以及千篇一律的活着,已经让他们感觉没有了生活意义!有时当周末放假的每个星期五,工头为赶工期经常要他们加班不准假,这更加加重了他们生活的枯燥。在酷热中慢慢煎熬,每天起早贪黑的干着活,日复一日没有一个指望。你可以想象他们心里的那份苦闷,难过伤心,无助无望是何等的严重。那里的华人同胞离乡背井,与家人隔别,在恶劣的环境中艰苦工作,神却在这样一个时节预备了这片要收割的莊稼。

那里有一间华人教会,由一个宣教士家庭带领。我们到达时正是他们回自己的教会述职和探亲。这样两个短宣队就承担了全部的教会工作。政府只允许星期五教会崇拜,还要在指定的场所。所有的短宣队成员与教会的同工互相配搭,除了带领诗歌敬拜、见證分享、祷告会、浸礼班等外,晚上还要赶去不同的聚会点,带领小组团契聚会。小组设在建築工地,还没有正式的街名和门牌,尤其晚间很难找到。有一个聚会点在戈壁黄沙滩上简易房内,我们每次开车到那里都担心汽车会被陷入沙中。其它的聚会地点在劳工的集体宿舍里,其中有一聚会点因宿舍太小,人员又多,房间热的没法停留,于是我们就在海边沙滩上举行借着电筒一起查经。

记得刚到的几日,我们和一些劳工同胞谈话,似乎没法对接上口。我们这些在教会里成长起来的,嘴里说出的话都是教会里的”行话“,“俚语”,“专门词汇”,在弟兄姐妹们之间没有沟通的问题,可是在这些劳工同胞那里,显然从他们的眼神知道我们与他们之间有一道鸿沟,让他们没有明白。更多的是我们都从北美来,我们说话和行事流露出来的可能让他们觉得我们高高在上,特别是一听我们大家都是高学历,无形中让这些成为我们关系建立的隔挡。记得我们大家都有一个共识,就是谦卑放下自己,让我们看到他们的处境,看到他们的难处,看到他们心里的真正需要。于是,我们在与他们分享中就强调了几个一样。我告诉他们,虽然我们所处的环境不一样,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我们可能说话用词也有点不同,我们个头,年龄,长相,力量,和一些外在的东西不一样,我们从事的工作也不一样,我们信主的年份也不一样,信主的方式也不一样,可是神却藉着圣经告诉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罪性,人人都是一样。每一个人无法逃脱罪性对我们生命生活的影响,于是我们就被罪性搅扰和绑架。过着与神隔绝的日子,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们在神的眼里都是一样的。 罪性是引发犯罪的始源,人人均有,是从始祖亚当夏娃遗传给每一个后裔。因此在罪性这点上,人应有等同的特质。所以大家在犯罪的本质和本性上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圣经中“罪”字的希腊文原意是”射箭射不中靶心”,很好地反映出受造的人没有按照造物主的旨意行事为人从而活不出神的荣耀,同时也展示“人自高而占据本应为上帝的尊位”这样的状态。在圣经《创世记》中亚当夏娃想“如神一样能分辨善恶”,不依靠神做他们的标准,而要自己做主,以自己的判断为标准,就是想自己做自己的主,而非以上帝为主;在蛇(魔鬼)的引诱下,违犯了上帝的诫命,而吃了不该吃的“ 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而犯罪堕落,与神隔绝,并使罪进入上帝原初所造的完美世界。上帝宣判对亚当的惩罚: “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这种背弃上帝,窃取上帝荣耀的错误生命状态会给我们带来灾难。可是“罪“字在中国文化传递中把内在的罪性的本质慢慢用被儒家“仁德”文化的影响以“过错”“羞耻”等概念模糊掉了。因此,在中国人认识罪性概念,也就是对圣经中「罪」的概念,往往不能正视。而中国人传福音,往往一提到「罪」就想到“罪的表现”(比如不好的行为、想法等等,强调外在性),如果告诉“罪的核心问题是,我们这些被造的人,不按照上帝的标准行事为人,得罪了上帝而与上帝隔绝”,看到人们的反应常是觉得很抽象,好像于自己无法联系到一起的感觉。 所以,一提到原罪和救赎,我们常常会变为关注世俗犯下的罪过和罪行,常常带入到“惩罚”“补偿”的外在;使中国人对“原罪”“罪性”的产生和它本质意义上的认识模糊几乎失去了对“罪”的思考能力。对“罪”缺乏正确的认知,使我们中国人很容易借鉴从儒家“仁德”文化传统影响中找到“以行为称义”“以行出来为义”的自己救赎的出口。可是,当一个人站在高处给站在低处的人讲述这个意义时,会很难让低处的人接受。唯一的是高处的来到低处,以同理心讲述自己也和他们一样,是同一个监牢里受困的“罪人”。在认识神的过程中,是处在同一起跑线上。即使我们先于其他人信主,来到神面前,在圣洁的神面前,仍旧是个”罪人“,只是神借着耶稣基督的救赎,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成为一个蒙恩得救的数祂的儿女。从圣洁的原意上我们仍没有完全,仍需要成圣路上不断向标杆直跑。

作为基督徒,我们往往在讲罪的时候,让慕道友和没有信主的人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在基督徒不断说:“信耶稣的上天堂不信的下地狱”时,一种骄傲流露出来。其实,罪性让基督徒身上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法利赛人的天性。我们可以按照你是否来过教会团契,是否读完圣经,是否明白所有的道理,是否过往的外表言谈举止,……等等来断定一个人是否可以“入教”。我们也常常以数量化的指标来衡量一个人属灵的程度。人的罪性稍不注意就让这一切冒出来。本来信主是一个自然的、赋有生命气息的东西,可现实是人却把它解剖成条条框框,按照理性的思维把它分门别类,归纳成条规,于是活的生命成了死的法律。常常把那尚处于朦胧状态的美好生命的状态和形态经人意分析后成了一个怪胎或死胎。我也确实很害怕自己身上随着信主年限越长知道的越多而最终陷入这种倾向。一直希望神的灵时时提醒我作为罪性的使然,让我看到的任何人都是站在神给我们的同一起跑线上,降卑再降卑。真的看见主耶稣降卑自己,为门徒洗脚中流露出来的那份生命,去体会去接触去影响去感染,将一个个被捆绑却不知罪的需要带入复活和永活的生命中。处在这样一个降卑的心态,你的眼神,举止行为,言语就会对那些身处生命煎熬的劳工同胞们有一种爱的表达。于是当我们与他们分享“浪子的故事”“撒玛利亚妇人”“税吏利未”等等时,你看到他们眼神里的渴望,看到他们在其中的影子,看到主耶稣是他们唯一的拯救。于是,神的工作就开始了。让他们一个个走出来决志信主,愿意来到神面前悔改成为永生神的儿女,从此过一个与神和好的美好生活。虽然我们在地上的情形没有改变多少,然而神与他们同在的确信伴随他们成为他们一生的福气。

上个周五晚上我们方舟1团契进入到《路加福音》第五章27-30节。这是一段接着前面耶稣基督呼召彼得,洁净大麻疯病人,治好瘫子之后,耶稣呼召税吏利未的情景。“ 这事以后,耶稣出去,看见一个税吏,名叫利未,坐在税关上,就对他说,你跟从我来。 他就撇下所有的,起来,跟从了耶稣。 利未在自己家里,为耶稣大摆筵席。有许多税吏和别人,与他们一同坐席。 法利赛人和文士,就向耶稣的门徒发怨言,说,你们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呢? 耶稣对他们说,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 ”

税吏利未在那个年代是一个被人唾弃的人。他是犹太人,却从犹太人身上为罗马统治者收税,按现在说法,是一个典型的“犹奸”。他们每天站在城门口,不仅按罗马官长收取苛捐杂税,常常加收一些中饱私囊。他可以说是有一份肥差,是当时典型的富裕阶层。可是有谁知道他们心中的难处。作为犹太人,他们知道所做的中饱私囊是神所憎恶的。可是罪性带出的私欲将他们推到当地犹太民众的对立面。从这段经文在后面邀请耶稣赴宴时的人员可以看出,他的朋友仅仅是他的“同事”,其他的税吏们。我想当他每天带着敲诈勒索的东西,走在街面上,那无数双鄙视的眼睛瞪着他们时,那份获利的心一下子会沉到最低。本来住着又大又宽敞的房子,想吃想穿什么都尽满足。可是,被人瞧不起和低看的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从他的心底也希望有人有人能将他解脱和释放出来。也希望不要有被人唾弃的日子,可是这种日子在那时是不会出现的。主耶稣看到他的内心苦楚,看到他在人无法解决的这一问题。于是主耶稣自己走到他的面前,自己亲自呼召他,解救他从这种苦不堪言的境地出来。“你跟从我来”利未就从税关上起来,跟从了耶稣。利未的举动将表明他愿意放弃他富裕生活以及丰的收入,完全跟从了主。利未起来跟从主,他是认识到自己敛财的错误,自动弃绝了罪性的发财门路。完全跟随主这不但表明他的悔改,也表明了他的决心,就是对主的呼召坚决服从,不惜舍弃一切。他从神愿意顾念他这样一个罪人,愿意呼召他之中深深感受到了神的爱和怜悯,并愿意为这样的神完全摆上。于是,做出了常人难以做出的举动;撇下所有的,起来跟从了耶稣。这是一件可庆可贺的事,蒙召后利未为主摆设筵席,宴请了许多他过去的税吏同行和朋友们,借着宴席把主耶稣介绍给他们来认识。他完全的跟随是要了结以往犯罪的生活,还要向他们作见证。利未在跟从主后生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以致最后利未(也即马太)为主殉道,为主献上了生命!

法利赛人和文士只注重律法条框不看重神的主权和爱,不把活出神的生命为主旨而将自己定规在靠自己遵守死死的教条生活中。这里的法利赛和文士,是耶稣时代,恪守律法的犹太人,他们看不起没有遵守律法的其他人,自义骄傲,结果陷入更深的罪中。他们觉得他们最属灵,最靠近神。殊不知他们也是罪人,他们与税吏利未都是罪人。其实,在我的信仰生命历程上,我的罪性还时不时让我犯罪。有时立志去谦卑学习主,却常常陷入无法丢掉的自傲中;纵然我能操世上一切的语言,又能说天使的话,但如果没有爱,我所讲的都是没有意义的话,如同嘈杂的声音而已。罪性让人远离了上帝,远离后要么犯罪,要么庸俗孤独。罪性的表达让每一个人看到自己的欲望,也让人无法在同一水平上看到别人的位置。短宣中当我们将一切的事放在神的手中,那一个个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祂就将一切难处担忧挪走。神也将我们的灵眼打开,看见无论行何事,均有神的荣美,祂让一切奇妙的事发生。不断有人举手决志信主,他们灵里的痛苦因著看见神的美好,就像利未一样,被神完全的拯救和医治。神将迫切的祷告安放在我们的每日行程中,祂不仅安慰劳工同胞们的心,让我们从他们的最低处来体贴他们的心境和苦况,让我们彼此间的距离缩短,神就让我们看到祂的荣美在其中。分手时的不捨都道出生命中因著神的美好,爱和恩典而成为同路人,成为一家人。

这次中东短宣六人,有四人是第一次参加短宣,当我们将一切的依靠都仰望神,神就赐给我们合一的灵,彼此配搭,成为完美的团队,无论是讲道、联络、探访、灵修、带小组,还有开车、做饭、外出购物,神都为我们各自预备合适的工作和位置,让我们看到祂的带领去收割、去教导、去关怀和击退仇敌,打败困难的搅乱。看到神奇妙地在每一个环节与我们同工,与其说是帮助那里的弟兄姐妹和同胞们,还不如说神借着短宣把我们的灵和与祂的关系,重新有一个开始。短短几个星期,我们深深感受到那里莊稼已经成熟,广大的禾场需要更多委身的工人。我领悟到一个人的生命若让神的主权统领越寛、越广、越深刻时,他就会因著保守和爱而在一切的艰难、痛苦、危险甚至面对死亡时,均知道神必与他同在,有内在的稳妥和平安。

愿神的恩典和救恩降临到我们每一个生命中!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写于Barrie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