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再思启示录–生命的整全

在孩子们很小的时候玩PUZZLE拼图游戏时,常常邀请我与他们一起玩。遇到件数少的很快就拼好,可是遇到五百一千件的可能要花上几个小时大家齐心协力最后看到一副完整美好的图画。特别是最后的几十块非常令人兴奋,我常常会听到孩子们尖叫的声音,因为到了最后完成的阶段,图片已经清晰可见,一切都在得胜和把握之中。但仍然需要忍耐,坚持和齐心合力直到最后一块放入,整全的图片尽在眼底。圣经中也是如此,人类自己将神已经赐给我们的美好图画,因着人的罪而破碎打散,看不到其中的美好。于是,靠着自己越拼越乱。于是神自己亲自降世为人,为我们指出一条道路,这是一条十字架的路。虽然艰辛,但因着神的陪伴,神提供的生命说明书《圣经》就好比导航仪GPS一样,跟随神的话我们生命的图画渐渐成型和美好也清晰起来。启示录就是神展现给我们最后的图画的情景以及如何忍耐最后的困难,靠着神的得胜和帮助让我们进入神的永恒美好之中。所以启示录为我们展示的是生命在天上的完全图画,那就是耶稣基督再来,一切为神的缘故受苦受死的,祂的历世历代的儿女们将复活,藉着审判,祂的儿女们将与祂在新天新地的国度里一同做王做主。启示录也正是要给那些为着神的缘故身处逼迫和苦难的基督徒,传达一份信息:那就是地上一切的苦难,逼迫,甚至肉体的死亡都不是终结,而那争战的最后得胜,美好荣耀的到来和回到应许的新耶路撒冷城将是我们在主裡永恒的图画。

applepuzzle.png

上帝默示约翰写启示录的时候,那时跟随耶稣的门徒们为了传福音而一个个已经为主殉道。在主后五六十年对基督徒的逼迫正盛,越是逼迫越是看到上帝的力量。可是,也有一些信徒却从这些逼迫和苦难里发出疑问。因为当耶稣在十字架上受死的时候,很多祂的门徒和敬慕祂的人,都认为祂遭到了自己的最后失败。一些人甚至认为祂一切关于天上真理的教导和地上所行的神迹奇事都归于零。当然也就有了彼得三次不认主的记载。因为所有的门徒和民众们都以为耶稣在地上是来做王的。直到在十字架上死后第三天,耶稣从死里复活,祂的门徒们才恍然大悟,才明白耶稣的死不是事情的终结。耶稣的复活宣告了基督的掌权,掌管万有权力的是那被钉十架的耶稣基督。 基督的十字架使一切人们认为的存有的:如软弱,苦难和死亡,成为虚无,使顺服祂的灵魂成为被拣选的。这就是在耶稣生命里的人就唯独指着十字架的基督夸口。这也表明正是十字架最突出地彰显了那位从无到有创造的神。“ 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祂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如经上所记:‘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 ”(罗马书4:17) 复活是神独自的行动,显明神胜过死亡的大能,但耶稣的十字架既表明它是这世上有权有位之人的行动(林前2:8);又是神自我甘愿的牺牲。从这一些现象和本质中,门徒们认识到地上和身体的受苦一方面是世上时间的标志,另一方面苦难的目的不是只停留在苦难本身,而这一切是被那从死里复活者的十字架所定义的。他们看到的是生命和大能必能从生之窘迫的软弱,苦难和无能不幸中显明出来(哥林多后书6:9);与主同钉十字架的就是“出死入生”,朝向生命的更新,因着与复活的连结,愿意为耶稣献上活祭,就结出更多的果实来。“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4:10)自此,门徒们 也从心里真正明白耶稣基督是掌管宇宙万事万物的主宰,祂是神。事实上,祂的复活证明耶稣的死本身实际上就是祂的得胜,也是跟随祂的人的得胜。祂的复活让门徒们开始从一个全新的观察角度,来认识耶稣,认识祂的受苦与祂的死。以及祂对我们每一个人的意义,那就是我们如何为祂而活,为祂去受苦受逼迫,为祂而死。哥林多后书4章 14节“那叫主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并且叫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他面前。” 这是说,只有那些唯独在对复活的盼望中的信心,才能在基督的生已经显明出来的情况下依然持定“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腓力比书3:10指出:“使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 林后4章10节“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神藉着约翰在启示录里再一次显明耶稣基督的完全掌权。启示录将我们生命经历的一切问题,其中最大的就是逼迫受苦和死亡,再一次摆在我们的面前,让我们思想我们的生命历程是跟随这个世界的王撒旦,进入必然的惨败和受刑罚的终结,还是跟随我们的神,忍耐到底,进入美好得胜的荣美天国。

我们每个人对耶稣基督的认识也是这样的。我们从外在的一点点上看问题,在周边的基督徒身上的行事为人中去明白疑问,从基督徒们所行所做中体会“神的样子”如何。好在我们可以从圣经中看到了神的全貌,神的心意,神的完全。但这些知识也就如耶稣十字架上受死之前对门徒们的感受一样,对我们也是如此。只有真实经历过死里复活的生命,才将那圣经里的认识变成真正生命中的东西,才会从新的角度,也就是从神的角度看到生命,死亡,复活,受苦和得胜的全部。更是当百分百的摆上自己,就进入耶稣基督中的生命整全。因此,约翰写启示录的时候,他也需要让信徒们进入这种全新的观察角度。初期的基督教会面对着强大的罗马帝国逼迫,导致很多基督徒就开始把目前的这种情形看作是一种生命的无法战胜或失败。但是,约翰却在启示录里鼓励当时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当然也包括历世历代为神摆上的儿女们,要在耶稣已经成就的复活得胜中,找到完全的信心和应许的安慰。启示录里的描绘使所有的信徒们明白,即使我们经历着为主受逼迫,为主背十字架,为主受苦,甚至殉道而死,这一切也绝不会是我们人生的终结。恰巧,这是生命在神里面开始的全新过程,是得胜荣耀的日子。最终耶稣要完全成就祂的国度,一切搅扰我们的恶的权势统统被神战胜,每一位曾经在主裡为主活过的信徒都要在这新的国度中得胜有份,尽享荣耀的完全。

15-770x425.jpg

在启示录二十一章5节的经文里,约翰清楚表明他是顺服从神而来的命令写这卷书。在约翰被罗马政府流放在拔摩岛上神给他看到一个异象,并要约翰把这个异象记载下来,把它写给在小亚西亚的这七家教会。虽然启示录是出于上帝赐给约翰的一个超自然异象,但神的心意不是只仅让约翰一人明白,也不是只让那些牧师和神学家们明白,而是要让约翰那个年代的基督徒明白,也要让世世代代的基督徒们要能明白神的话。和其余的圣经书卷一样,启示录是上帝默示的。圣灵监督约翰的工作,使他所写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真实和具有权柄的。神的话语有其永恒的功用,因此读的人可以直接有所领受;即使你不知道书卷的原本背景,也不会使其中所叙述的失去真实性。

约翰在成书的时代,正是罗马帝国统治犹太人家园的时代。那时来自犹太人背景的基督徒们和后来信主的外邦人基督徒们在各处传道,在当时的罗马帝国的范围到处都有基督徒和他们的聚会。由于耶稣基督和他的门徒们大都出自于犹太人,很多人就认为基督教是犹太教的分支。犹太教当时在罗马帝国存在具有合法性,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在他们自己的会堂敬拜神。犹太人不承认耶稣基督是弥赛亚,于是随着犹太人开始把自己和基督教的信徒分别出来,基督教就在帝国的大部分地区失去了合法地位,使基督徒落在政府惩罚与逼迫的危险之中。结果就是,犹太人背景的基督徒感受到压力要返回奉行犹太教,从非犹太人为背景的外邦人基督徒有要放弃他们对基督的信仰。此外,当时各行各业为了保护各自行业的权益于是成立了各自的行业协会和公会。由于罗马奉行多神,各行业协会就会为自己得到神灵的保佑,挑选一个神灵偶像,要求公会的成员要向那位神祗表示效忠。那时,在各行各业做生意的基督徒们若拒绝向一个公会的保护神表示效忠,他们常常被排斥不得与公会会员们之间做生意。 罗马政府要求所有罗马的公民拜罗马的诸神。因为犹太人群体排斥基督教会,政府就要求基督徒参与对罗马诸神的集体敬拜。如果基督徒拒绝参与这种偶像崇拜,他们就会被控告导致严重的后果,甚至可能导致被处决。许多基督徒为了保护人生安全,受到压力要参与这种虚假的敬拜。然而,这些都是教会外要人妥协的压力,让人难过的是来自教会内背道的基督徒。启示录虽然神借着约翰给我们选了七个教会为代表,给他们的信中阐述了一些关于小亚细亚教会的问题,例如提及巴兰邪恶的教导(启示录2:14),谴责了一群称为尼哥拉一党的人( 启示录2:6和15 )以及提到一位名叫耶洗别的女性的假先知(启示录2:20)。这些在启示录第2和第3章给教会的信中,列举的那些背道的基督徒看来是给其他基督徒施加了压力,要他们加入其虚假的做法,从而造成混淆。结果一些人就放弃了他们的信仰加入周围的异教信仰。约翰时期的小亚细亚教会面临许多的压力让教会领袖和会众在信仰和行为方面为这些压力妥协。似乎有要么妥协要么放弃,其结果是一样的,都是失去了属灵生命。今天教会和基督徒个人在这个社会也在受到相同情况的逼迫。正是这些方方面面来的压力,基督徒们要持守纯正的信仰,就必须不妥协,要有牺牲,要分别为圣。这从外在个人来看,似乎是让人难以承受。但正是如此,一个真正有内在生命的基督徒看到的不是这一切压力,而是看到神的承受和担当。知道这个压力之外要进入无比荣耀的日子。每个时代的基督徒,对耶稣基督钉十字架受死和复活有更加深刻的认识和实践,内在生命就会更加整全在神那清晰,美好和得胜图画的完全之中。

罗马帝国的尼禄从主后54年到68年作王。尼禄以推动逼迫基督徒而臭名昭著,他不是唯一这样做的罗马皇帝,但他是第一位明目张胆这样做的。尼禄是个相当残暴的君王,他的统治在后期急剧堕落。于是他把主后64年的罗马城大火嫁祸于基督徒,以基督徒为替罪羔羊。使用这种指控作为大批逼迫罗马信徒的借口。其实,尼禄皇帝原来就有都市重整计划。可是当大火严重蔓延,民众对大规模的毁坏实在看不下去,认为没有必要,于是酝酿要推翻他。为了转移政权内斗的视线,尼禄身受威胁,他将罗马城着火的事嫁祸于基督徒。挑唆说这场灾害的幕后主导者是基督徒。于是对基督徒开始施行各样的酷刑迫害。结果,他就命令逼迫杀害基督徒。他也杀死自己家里的一些基督徒成员,成为第一个出手迫害基督徒的罗马皇帝。有些罗马的基督徒全身被涂上柏油﹐当作灯柱来烧死;有些是被野兽皮包裹着﹐当作食物﹐丢给动物们食用﹔还有些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启示录里所提到的那些教会所在地小亚细亚的基督徒因此而受到逼迫。也就是约翰那个时代神的儿女们在受苦。我们可以在启示录一章9节,二章9节, 10节和13节,六章9节,二十章4节看到这一点。在尼禄之后的罗马帝国的多米田是从主后81年到96年间作王。多米田清楚地提出要求人来拜他的要求。每当基督徒拒绝承认多米田宣告自己是“神和主”时,就遭遇他的虐待。崇拜皇帝的主题在启示录也分几个部分出现。例如启示录十七章9-11节代表那七王的兽,也在启示录十三,十四,和十六章要求人来拜它。这个主题可能表明,启示录是在罗马皇帝要求基督徒拜他的时期成书的。的确,我们无法完全确定地指出使徒约翰写作启示录的精确时间,它是在第一世纪后半部分某个时间段内成书的,在耶稣基督的跟随者们因着他们的信仰遭受逼迫,受到压力要崇拜皇帝的时候写成的。 多米田对犹太人和基督徒的逼迫极其残暴,正因为如此,那些认为启示录是第一世纪末期写成的人会感觉启示录里所提到的兽事实上就是指多米田这个人。他比尼禄更加疯狂和癫狂地迫害基督徒,这是有目共睹的。通常认为这时间是在主后95年前后,在多米田人生即将结束的时候,也就在约翰从拔摩岛得释放之前。 启示录 一章9节清楚表明约翰是在拔摩岛上写启示录这卷书,此小岛位于以弗所西南大约六十五公里远的爱琴海上。拔摩岛是一个岩石重叠和荒芜的地方,实际上没有树木。它的艰苦环境让它很合适用来惩罚那些被看作是威胁罗马帝国民事秩序的公众人物。上帝要给约翰看到一个异象,然后要他把这个异象记载下来,写给在亚西亚的这七家教会。“当主日我被圣灵感动,听见在我后面有大声音如吹号,说: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达与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那七个教会。(启示录1:10-11)。” 启示录的书写过程显示﹐这是上帝在特有的历史背景下对约翰的督导和启示。和其余的圣经书卷一样,启示录也是神所默示的。圣灵监督约翰的工作,使他所写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真实和具有权柄性的。除了第二和第三章中的书信之外,上帝向约翰启示了异象,约翰使用自己的话写下他看见的异象。在这一点上,启示录的写法很像约翰福音。在约翰福音中,约翰观察耶稣生平中发生的神迹奇事,后来他记载这些事件是用自己的语言组织描述,为要从这些事件中看到耶稣基督是弥赛亚,是主,是神自己。约翰也以同样的方式,将他在拔摩岛上观察到的异象,一一写下来就成了启示录这卷书,真实记录下了他看见的超自然异象经历。

abcde.jpg

纵观历世历代的基督徒,一个真正为主而活的都面对各方的压力,驱使他们不断要在思想、言语和行为方面对基督的忠诚作出妥协。从圣经中知道这是世界败坏的势力—撒旦,借助于人的罪性无孔不入,努力寻找破口突破。在现今世界的许多地方,宣扬基督仍被视为是一种非法的宗教信仰活动。忠心而愿意为主而活的信徒不得不秘密聚会, 冒着被捕的危险,甚至殉道被杀的情形。这个世界的世俗化,也给那些信仰自由的国家带来有更加严峻的内在压力。一个追求以人为本的社会,事事都看到人的权利;追求平等,看不到人的差异;以及世俗的学者、朋友和家人经常在身边取笑我们的信仰;还有与现代科学有许多解释上的出入,与大家的潮流不协调;也有为了事业或生意上取得成功,或者为了避免在社会上受到不公待遇,我们的行为和信念就更需要不要向世俗压力妥协,为主做美好的见证,真实将生命与耶稣基督整合,进入生命的美好。

其实,启示录这卷书恰好讲到了这样的情况处境。它的信息十分明确,就是耶稣基督是至高的君王,祂最终必定要再来,在一切事情上伸张正义。当祂这样做的时候,祂必定要赏赐每一个爱慕祂、对祂保持忠心的,忍耐坚守的子民。

二零一六年年六月八日于Oakland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