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宣教策咯 | 西方和中国宣教士

   

标签:宣教 差传 宣教士 呼召

2018-09-22 21:48 星期六

 

宣教策咯 |  西方和中国宣教士

 

西方国家的崛起带来的不仅是文化、文明和制度上的发展,同时也滋生了他们本身的民族优越感,甚至宣教士也不例外。那么,作为今天在亚洲的宣教主体,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到什么功课/教训?

 

今天中国家庭教会的差会已经派出去成千上万的宣教士分布在世界各处。我们今天国家已经强盛起来,那份自豪感已经从世界各处的中国游客潮涌和购买力,各处建立孔子学院,足球世界杯场地中文广告,人民币国际化,高铁热,中文中医中药,一带一路的热闹中可以窥视一点。因此,十九世纪末西方宣教士,特别是社会福音派的宣教士们,希望推销和贩卖西方的文化来显出自己的优越感也会因着人的罪性在今天中国派出的宣教士中间也会发生。罪性会泛滥人的理性主义,有钱和富裕也会让人冲昏头脑,这些只会让这些理性的实践中把真正要传的福音远离。

 

从西方宣教士中我们应该学习的就是一个献身宣教的要有真正圣灵的呼召,把耶稣基督和人的心灵真实的需要结合起来,而不是仅仅在办了几所学校,几个孤儿院,医院上维持日子运转。我们要看到自己献给神的是学习主耶稣的样式,道成肉身,进入到他们中间,把好东西带给他们。

 

我今年夏天去泰国短宣参加一个中国家庭差会派出世界各地的宣教士退修会。他们大部分来自穆斯林国家。很多人已经在禾场十多年了。在会上一位差会领袖就在大会上大声地说,十九世纪二十世纪是我们接受福音的阶段,二十一世纪是我们中国人还福音债的时候,神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最后一棒”交给了我们中国人。可是,大会的另一位讲员戴继宗牧师(戴德生的第五代传人)讲了一个事情。他说几年前,去太平洋一个小岛上时当地一间教会告诉他,他们现在只有一百来人,可是他们要在今后二十年要派出一百个宣教士。几年过去了,他们已经派出近五十名宣教士。难道说他们就不参与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最后一棒”吗?本来他们有一个福音火炬接力,也就是让戴继宗牧师把火炬传给宣教士,后来变成了与宣教士共举火炬。

 

这个例子可见已经开始有一些问题出现,这就是以为福音传回耶路撒冷最后一棒要靠我们中国宣教士的优越感。我们一定要在圣灵的引导和管理之下,不要只有狭义的狭窄的宣教理念,而是要看到整全的上帝要全球各国的宣教士合一在一起不仅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而且要传遍地极的大使命理念。

 

3C宣教策略(基督教Christianity, 商贸Commerce,和文明化Civilization)三管齐下的策略是作为今天很多宣教士仍然采用的方法。只是与十九二十世纪的方式不一样罢了。这次碰到的宣教士几乎百分之百是叫商宣。很多人是利用开办一个学校,商贸公司,或工场农场,或在当地公司里被雇佣等得到长期签证,能够待下来的掩护,有一些却是家庭教会宣教奉献支持不够不得不边赚钱边服事。与他们交谈中,越是受逼迫越是居留困难的地方宣教士们的果效越明显。另外,一家在阿富汗宣教的,他们开办一家农场,把原来种植鸦片的地一块块买下来,帮助农户种植藏红花。本来想着只是帮助一家一家摆脱种植方式,可是一家一家的成功,却把他们推到一个藏红花商贸公司的大老板。他们始终在宣教士角色传福音和公司老板管理员工之间挣扎。

 

基督教传福音和文明化应该同时进行。文明化不是强迫将我们的文化全盘渗透,而是因着耶稣基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改变了我们的性情,从里到外流露出来的三观(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来影响当地人的生命,让他们不仅从知识上更是从行动上更深的看到福音的大能和耶稣基督的救赎大功。

 

2018年9月13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