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教会历史 | 神学争议和大公会议

基督教从一开始就不断有各种神学争论。所有这些争论都非常重要,通常也非常激烈。但是,在最初几百年,赢得争论的唯一方法是填密的论证和圣洁的生活。在君士坦丁统治罗马之后,君士坦丁希望,教会的合一可以成为“维系帝国统一的纽带”。因此,国家很快就开始利用自己的权力强迫基督徒在神学问题上达成一致。一位主教与一位牧师之间的地方性冲突引发的阿里乌之争,争论双方最终都试图通过政治阴谋消灭他们的对手。当第一代基督徒开始在罗马帝国各地宣讲他们的信仰时,他们被视为无知的无神论者,因为他们并没有有形的神抵。有些基督徒渴望证明基督教信仰与古代哲学一致,将圣经所启示的上帝与古代哲学家那位不动情、不变的至高之神相联系,基督徒找到了两种方法:寓意解经法和逻各斯的教义。结果在永恒不变的上帝与短暂易变的世界之间,是否有上帝的道或逻各斯成为阿里乌之争的爆发点。单凭友善的劝解并不足以解决争执,于是君士坦丁决定采取他已经考虑了一段时间的举措:他将召开一次罗马帝国各地的主教都参加的大会或主教会议。除了解决为了制定通行的政策而必须解决的问题之外,此次大会将在距君士坦丁堡很近的城市尼西亚 (Nicea)召开―还将解决爆发在亚历山大的这场神学争论。  

公元325年,主教们聚集在尼西亚,召开了后世所称的第一次普世大公会议。在基督教的历史上第一次共同亲眼目睹了教会普世性的切实证据。会议决定制定一份表达教会信仰、明确否定阿里乌主义的信经。会议通过了一份以凯撒利亚信经为基础的信经。后来,教会对这份信经做出了许多补充,并删除了最后一段诅咒文,这份信经成为我们今天所说的《尼西亚信经》的底本,而《尼西亚信经》是最被普遍接受的基督教信经。会议宣布阿里乌派是异端,革除了主教的教籍。此外,君士坦丁对这些主教做出行政判罚。他只想避免再次爆发争议性骚乱。但是,这对教会神职人员所做的世俗判罚开创了世俗权力代表所谓的正统教义干涉教会事务的先例。  

在保罗时代,极为迫切的问题是犹太基督徒与外邦归信者之间的关系。在当时的教会,一般都会尊重教会的权柄。对於从耶路撒冷教会来的,对於他们所说的,外面的教会都以为是决定正确的。这也确实代表当时教会的现状,就是耶路撒冷教会议的中心地位。有些犹太基督徒就认为,外邦人必须受割礼,也就是说要阪依犹太教,这是得救的必须步骤。这也是彼得和保罗之争。最后大家一致“因信称义”不能附加传统和外在的条件。强调独一真神的基督信仰,生活上要与异教划清界线,并强调要存爱心尊重其他弟兄姊妹的良心与习惯,在原则上仍是一致的。这种为解决纷争,”全体” 聚集开会讨论,解决纷争,取得一致,正是大公意义的体现。耶路撒冷會議就成为大公会议的前身。  

阿利乌派以约翰福音14:28中,耶稣说:因为父是比我大的(that the father is greater than I)等经文为他们理论基础。从胡斯托 L. 岡薩雷斯 (Justo L. Gonzalez)《基督教史》(The Story of Christianity)里可以知道这种争论也只是在个别的主教们中间争论。但是借着大会让所有的主教在信经上签字从而统一了大家的神学认识。由于两派的争端对君士坦丁所维护的帝国统一造成了损害,是造成后来在公元325年召开尼西亚大公会议的原因。那个时候,君士坦丁其实还没有信主(虽然他的母亲是基督徒,虽然他制定一些法规政策停止迫害基督徒和支持教会的事务)。结果会议在君士坦丁由上至下的行政影响和督促下,叁百多个主教签署了《尼西亚信经》获得了据大多数的承认,两位不肯签署《尼西亚信经》的主教还有两位主教虽然签署了《尼西亚信经》但拒绝谴责阿里乌斯。这里看到还是有没有完全让阿利乌派真正认识到“叁位一体”真实情形。后来君士坦丁又将《尼西亚信经》的捍卫主教以散布异端的罪名撤职,也结束阿利乌派的阿里乌斯流放。这让阿里乌教派的势力得以保存。不过这两派势力的争论愈演愈烈并没有和缓的趋势,直到公元380年第一次君士坦丁堡大公会议,三位一体的神学思想基本上被确立为正统教义。

 

2019-05-22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