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教会团队领导力的整合发挥

 

团队事工可以被认为是牧者和堂委会共同努力为着对会众的属灵成长和福祉的整全性进行培养建造和检视的过程,并为教会的事工制定明确的方向和宗旨,也就是定出教会的使命和异象,并按照这样的异象制定具体事工实践。这一定义涉及团队事工应该从几个个方面来谈: 

首先,它涉及在会众中如何使用神给予的权柄。每个领袖和牧者都要学会重视和接受每一个人的摆上和委身,而不是争权夺利,相互恶性竞争。会众赋予堂委会的神圣的管理权力并不等同牧者的权柄,教会堂委会要明白对聘任的牧者要接纳并要认为他与他们之间是平等的。从牧者A聘任失败中可以看到,聘牧委员会应在所有的候选人中做一些16型人格测试,这样会知道这个人的基本性格状态,以便和大家一起配搭服侍。在配搭中让新牧者明白与教会领袖们一起开展新改革新变动。神给牧者和教会领袖们都有权柄来治理教会。新牧者不应忽视领袖们而不沟通我行我素,这样引来之间的紧张问题会不断加深成为“一个破坏者”搅局大家。最后堂委会不得不中断牧者A的聘任关系。所以,在对新聘的牧者和教会领袖们之间要认识到他们在神面前有共同的权柄来治理教会,这个权柄是整合在一起的,不是各自为政的。唯有协调一致,会众就会看到牧者和同工领袖合一,事工才能够顺利进行和开展。 

其次,团队事工涉及承认对会众属灵成长的监督在神面前有共同责任。团队事工应将堂委会领袖们组织教会一般事务性的优先次序转移到属灵事物上来。他们应认识到教会的属灵关怀不仅仅是牧者的责任,同样属于教会的领袖们。我们看到这个BCCC教会领袖从两次聘牧中对待新牧者的态度来看,他们认为属灵的事是牧者的责任,他们似乎只是负责管理。家庭系统理论告诉我们教会就如一个家,其中有父母,儿女,不仅有上下关系还有责任。一个人不可以在家庭责任之外,或责任与责任之间的配搭之外生活。一个人只有通过生活在自我分化和约束的关系中才能茁壮成长。一个不负起责任,不关心其他人的需求,不对别人情感依赖付出帮助的必要陷入关系困境当中。虽然我们的个性成分上因着罪每个人都想要自由自在和自我,但在生命的群体中与他人联系让我们不能如此,而是要在爱中学习彼此相爱,担当恢复别人从各样的困境进入神的美好的责任。特别是教会的领袖和牧者配搭中有这样的责任感。罪的本质是破坏了关系,不要我们有担当。在亚当和夏娃犯罪后就看到他们关系的问题,尤其在亚伯和该隐中产生了可怕的后果。家庭系统理论为理解人的罪在教会生活中提供了新的问题入手方式。人的罪是导致功能失调的家庭模式的起点,其中的特点是破碎和“死”的交易关系。事实上,家庭系统的功能障碍模式是代代相传的。了解陷入困境的教会以家庭系统分析,就可以看见功能障碍或罪不仅仅归因于孤立的个人,也在于我们参与其中的结构和关系系统。罪不仅仅是个人在系统和群体中表达出来,教会的管理管治的牧者领袖们也因着罪可以超越群体会众的善意,导致平衡系统中问题出现和扭曲关系系统。结果在权利中追逐,在责任中推卸,教会发展一筹莫展。 

第三,团队事工涉及群体关系。创世记指出,人是按照人的形象样式中(1:26-27)被造。这意味着人与上帝有一种特定的关系而建立起来,彼此有一种身心灵非常深刻的感情关系。神看到亚当的孤独就造了夏娃,从此人与人永远就不以个体存在,存在于与他人关系中。所以人从出生开始,人类就会受到依赖,就会在照顾和培养他人的身体和情感方面有需求。圣经中神让我们在一种祂为我们设定的律例典章规则秩序中行事为人成为美好,也就是人在与神的关系中建立与他人的特殊关系。用以相互尊重和以各样尊重的方式表达出来。也就是说,人们在与他人相关时,目标是既不咄咄逼人(支配)或过度依赖(顺从),遵从神赐予领袖的属灵权柄。堂委会领袖们与牧者的合作,也应在这样的一种关系中看到属神的领袖榜样,看到会众属灵的文化需要,看到在与神的关系中美好带来在会众中间的美好来制定教会的目标和方向,并努力共同实现这些目标。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