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破坏和杀伤团队领导力的因素

 

虽然在一个看上去都很对的教会团队中领袖的要求也是不断再接再厉而且非常重要,但也必须确定和避免那些会对团队领袖们具有破坏和杀伤性的因素和事情。这在领袖领导教会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矛盾都是来自这一类的原因。并且,由此导致的家庭系统关系中的矛盾和叁角冲突也是来自对事工团队的破坏和杀伤因素。 

放下偏见骄傲:虽然小组和主日学教育和门徒培训对有效的事工至关重要,但危险的是我们如何将门训,圣经知识和真理以及属灵的程度等同起来。在前面的例子中牧者B认为堂委会领袖团队在属灵领导教会方面没有受过培训和训练。这种情况的发生是以牧者在神学院里培养一种态度,即堂委会领袖成员对神的心意和灵里意愿的感受力较低。因此,当堂委会领袖们不同意牧者B的方向和目标时,他就以为他们是故意针对他的,结果开始将堂委会领袖团队视为自己的对立面从而出现隔阂。这就他们之间裂痕的开始,若进一步让这种裂痕持续下去,就会发现对一个事工领袖团队的有效的合作和合一性破坏作用越来越大。当牧者B若不特意去了解和重视与堂委会的领袖团队沟通和和谐时,紧张的气氛越来越烈。因为牧者B认为堂委会领袖们成员不愿意改变和接受他认为对教会的成长和福祉至关重要的新方法和新策略。若双方不妥协不退让,最后的结局还是让牧者B离开这个教会。以为解决了问题,恕不知这是领袖团队的问题,若继续聘牧,结局还是循环。为了彻底解决问题,要看到牧者,教会团队领袖以及会众之间的互动和合作,就显得重要。牧者要学会重视与堂委会领袖们的沟通,提高属灵洞察力和敏感性,也就是开展不同层别的门训。对领袖们进行“合神心意的领袖”的个别或群体的牧养培训。 

广泛接纳包容:若堂委会领袖们认为牧者B是个局外人,会众也会把牧者看作是局外人。首先,由于这种教会的领袖们有各种各样的误区,所以最后的替罪羊就是牧者。经常经历牧者的快速更替,领袖们对牧者在教会的服事只是认为是暂时待一段的心态,没有完全把自己托付给教会的领袖。这样对牧者来说领袖和会众不接纳不配合,牧者就很快就又离开了。第二个原因是牧者的背景和会众的背景之间可能存在的文化差异。当牧者来自不同的文化环境(例如从城市到小镇或从一个区域到另一个区域)时,牧者可能会发现会众不愿意接受牧者进入已经形成的教会文化和家庭系统圈内。虽然会众对他的属灵和圣经的教导评价高,但他们对接受任何新的改变犹豫不决,因为担心牧者不理解会众和领袖。他们认为牧者是一个带着各种新的想法和规划来但对会众的文化和教会的问题缺乏敏感性的人。他们认为他是带着他自己的议程来行事的,而不是来倾听他们的议程的。在这两种情况下,至关重要的是,教会领导层应带头为会众树立榜样,跟随牧者的领导力。普通会众必须努力帮助大家学会接受新牧者与大家的文化差异。另一方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牧者也必须寻求了解该地区的特别文化,并展示他对教会坚定的委身。 

排除多疑怀疑:如果会众过去曾遇到过牧者甚至教会领袖们的有领导力的问题,他们就会对任何新的牧者或领袖们的领导能力就易产生怀疑。那么他们直接地会形成对新任领导层的不信任感。在前面的例子中,其实两次聘牧,牧者A教会领袖们没有配合新牧者,任凭牧者A任意行事,表面上是牧者A的错误,还不如说是教会领袖团队的问题。他们没有紧紧在新牧者到达之日就与他有属灵的配搭,没有帮助新牧者了解新情况新问题,一起制定异象使命计划。任其在试用期放手撒欢,当问题出现时新牧者就成了替罪羊。第二个牧者B来到时领袖团队因为牧者A的经历于是有对B矫枉过正,太严厉的限制同样扼杀了牧者B的服事和领导力展开。结果是问题再次出现。从家庭叁角关系分析,问题的根源在于教会领袖团队的不得力造成。对牧者A的质疑使会众对领袖们其实很失望。当堂委会领袖们在这种氛围内运转时任何一个牧者都在负面的监视之下,这种状况让会众表面上以为牧者不得力但实际上是领袖团队有很大的问题。为要让会众重新对领袖团队重新获得信任就应该看到领袖们在教会建造,牧者关怀支持,会众属灵生命成长都要实施新的战略和战术。此外,他们需要保持与会众,牧者,小组团契所有沟通渠道畅通,并假设在过度沟通比沟通不足会更好的情形中来运作。如果团队没有清楚地传达他们在教会建造上要做什么和为什么做的话,会众会对教会领袖们的动机和意图也会在后来产生严重的怀疑和质疑。这都是教会成长中的破坏力和杀伤力。 

对待死板不灵活:当牧者或任何个别堂委会领袖成员总是对任何新的想法或建议说”不”时,堂委会领袖们内部团队合作就会崩溃。这时,堂委会领袖们需要对新想法持开放态度、愿意对公开评判新改革的个人要格外的上心。对那些死板的人就是那些拒绝接受任何不完全符合他们个人意愿和想法的人,他们对事情应该有什么样看法或建议但又不表达出来。所以教会的有效工作团队应建立在那些愿意开放灵活和积极参与摆上的领袖成员的基础上,以及在制定决定之前能够公开和私下仔细听取别人,包括死板的那些领袖或会众们的意见。学习如何评价这些意见,统筹和综合直到愿意接纳那些不同意的建议,并支持那些即使大家不完全同意的问题和建议。这样在领袖们的领导力中看到了不仅要决策执行还看到了尊重和爱,这是领袖领导力整全和整合必须的。 

易俯首听命:与不灵活的人形成鲜明对比,这类人总是自己没有主见,事事随波逐流,回答也总是”是的”。这类领袖从不愿表达自己想法,不太愿意参与团队服侍,但总是同意牧者的观点和意见,会在背后说叁道四。团队合作合一是建立在有不同意见的人的基础上,和那些为保护会众从领袖们糟糕的决定中带出问题并提出反对的人。有意见就表达对教会领袖团队的建设非常有帮助。虽然团队并不要求每个人都同意和遵循自己的意见,但他们若表达自己的不同想法,愿意提出自己的意见,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我觉得两次聘牧,两次会众变得很跟随领袖团队的决定,没有太多表达他们的意见和不同意见,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