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短宣笔记 | 相聚在泰国

   

标签:短宣笔记 宣教士 尼泊尔 差遣

2018-07-13 18:02 星期五

 

短宣笔记  |  相聚在泰国

 

到达曼谷BKK机场已经是当地时间早上五点多,至此已经离开匹茨堡二十八个小时。出关和提取行李出来就看见LP已经在外面等待。她早于我五个小时到达那里。感谢神我们平安抵达目的地,一路有神的同在。我和LP都非常的困,但是我们还是强撑着,希望到当地晚上睡觉时间再睡会消除时差。于是我们吃了些东西开始分享一些我们对这次宣教的期望和祷告。我也走到大厅外面看看,湿热的天气让我无法在外呆上几分钟,一会儿就汗流浃背。

 

约在十一点左右,在指定地点就开始有人聚集。我们根据他们表情,相互互动的情形就知道他们就是主内弟兄姐妹们。似乎他们之间以前认识,或是来自同一个教会,他们在热烈地打着招呼。我们俩站在外围,一个人也不认识。这时来自美国德州Dallas一间教会的一对白人夫妇老人Elvin和他的太太Judy和我们打招呼聊起来。他们已经是十个孙子孙女的老爷爷老奶奶,但他们神采奕奕看不出有这般年纪。他们曾经在大陆,香港和台湾宣教十多年,现在Dallas教会继续服侍来自中国的学生学者。后来我们和他们在聚会时又好几次坐在一起。他们会讲中文,于是我们的谈话不时在中文英文里跳来跳去。

 

渐渐地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约莫有二百多人。我们在等待分组中了解到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美国东西海岸不同教会。马里兰州一个教会负责儿童事工,台湾一个团队负责敬拜赞美,几乎很多人是教会的牧者,也有很多人是名人。诸如,戴德生第四代戴继宗牧师,《标杆人生》一书的译者杨高俐姐妹。

 

这次泰国的短宣就是服侍那些中国教会差派到世界各地,为主摆上,第一线的宣教士们和他们的家人。借着这样的聚集,在各样的专题分享中借鉴那些西人差会(内地会和美南浸信会)的经历以及中国宣教士和他们家庭在宣教禾场面临的难处和处境在一起彼此鼓励帮扶祷告分享,也从与他们的交谈中知道他们的具体需要,从而让海外华人教会更好地与他们有一个桥的连接。这次宣教士来自中东的约旦,黎巴嫩,叙利亚,土耳其,阿联酋,也有南亚的尼泊尔,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还有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东南亚的泰国,老挝,柬埔寨以及东亚的日本和北韩。而参与服侍的教会有来自国内的,也有美国,澳洲,台湾,马来西亚和菲律宾。

 

很快分组就上了大巴。我们是最后上到我们的大巴上。后排仍有空位置,我们就坐在后面。周围有几个从美国来的Teens,他们与父母一起参与孩童服侍。前几排是来自黎巴嫩的宣教士家庭,最后一排显然是一家人。有一个四五岁的大男孩,九个月的小女孩,妈妈大肚子说明另一个孩子将要出生,弟兄清瘦健谈。他们是来自尼泊尔的宣教士,在尼国已经快十年了。弟兄在自己的家里排行老小,父母兄姐都是信主,非常支持他们跨文化宣教。他也谈到在尼国宣教的艰难和信心。他不仅能够用尼语熟练的生活,也可以传讲福音和带领查经小组。他在一家当地人的教会服事。和他交谈,当知尼泊尔是个多山的内陆国家,交通不发达,以公路为主。公路蜿蜒盘绕于山谷会不停地拐弯、摇晃、颠簸。因此,在这个国家,交通事故发生率极高。首都加德满都,时常缺电,满街都是泥泞的土路。行走在加德满都狭窄的老街内,就像回到了遥远的中世纪。街道两旁耸立着摇摇欲坠的旧式红砖楼,古老的建筑里居住着普通的平民,外人眼中的新鲜无非就是他们日复一日在进行的程序。大街小巷之中,无论走到哪里,视野里都会跳出一两座庙宇或神龛,街头巷尾还时时可见被涂抹得通红的各种神像。当地大部分人信奉印度教,供奉着三亿多个不同的神,他们甚至把耶稣基督当作他们的神之一。世俗生活和神庙殿堂之间,根本没有围墙或界线。街市气味和香烛味道也分辨不清两者的清浊。人们在异教怪神的缠绕捆绑下,被限制和压抑到不能喘气的地步。上次大暴乱和大地震的后遗症仍然持续,很多人为着最基本的吃穿住挣扎着。这里一直是福音的硬骨头,但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的宣教机构差派的宣教士分布在不同的地方为着这块未得之地而努力。

 

旧约圣经《但以理书》中但以理和他的三个同伴以国度上帝的视野,进入异地和异教的环境中回应主的大使命,忠心地坚守神的道,为神作美好的见证。在异教风气极盛的尼泊尔这块土地,神要使用这些忠心摆上的仆人,他们从十八九岁来到这里,已经在这里耕耘了十年,他们用他们真实的入乡随俗,用当地的“乡谈”谱写着新的使徒行传。愿神大大使用他们!

 

这块地上在地震灾后不经需要倒塌房屋和基础设施的重建,更是需要更多的宣教士加入他们的队伍。若是你对这个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小国有宣教的负担,愿意信靠顺服,舍己的跟随主,花上你的两周,半年,一年或长期为着那里的需要摆上,加入他们的乡谈,与他们在这条路上肩并肩一起走,那将是何等美好的情景。在其中学习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伟大的信心,更重要的学习如何信靠一个伟大的上帝。

 

我们和这位弟兄的谈话也因着大巴到达宣教大会营地而中断。当神让我在其中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他愿意把自己的最美好的年华献给这块土地,更是把他的全家,太太和三个孩子都摆在神的祭坛上全然献上。我一直在想,当我们在带领小组,带领敬拜,当我们祷告,当我们门训,当我们自己在神面前面对面遇见神时,不知道那句“我愿意把我自己献上”的祷告一出口时,是否明白其中的真实含义。不是只是说说而已,而是要向这位弟兄一样学习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进入黑暗之地,点亮那处的灯盏。

 

你愿意为着那在十字架上流血舍命救你得永远生命的主迈出一步吗?愿意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愿上帝祝福你!

 

2018年6月18日于泰国RH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