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短宣笔记 | 神的呼召让一生蒙福

   

标签:短宣笔记 神的呼召 一生蒙福 宣教

2018-07-24 04:33 星期二

 

短宣笔记 |  神的呼召让一生蒙福

 

保罗和拿俄米 (Paul and Naomi)很多人都认识他们。我们自己的教会PCCO已经支持他们很多年了。这次泰国宣教大会他们也是后勤会务总管,担负着会议的所有方方面面。

 

两年前一个夏天Scott和Sheryl曾在教会召志愿人员去帮助他们在校园内长老会教会里准备桌椅板凳和食物为要开一个小型宣教士座谈会。在快要完成之时。Paul 和Naomi进来了。他们看见我就和我打招呼,一阵背景互问后就在很多情景中有了谈话的切点。他们曾在中国做过宣教,曾经在老家省份甘肃呆过很多年,也去过我的老家。说着说着他们开始说起了中文,而且不是那种会讲一点点的,而是有深厚的中文功底。那次会面,他们给我很深的印象。

 

之后,才发现教会周日祷告会他们常常是我们带祷的宣教士。去年他们来教会参加教会的述职见面曾为全教会弟兄姐妹们做过一次报告介绍他们目前的事工进展。我一直以为Naomi是中国人,可是她的中文有一点不同。直到有一次和牧师谈起他们才知道Noami是日本人。对他们的熟知是在决定要这次短宣后有很多的邮件交流,这期间也发生了太多的意外,记得她总是及时回复邮件并为我们祷告。

 

这次一到大会营地,他们就在湿热低闷的天气下满头大汗在为大会参加人员注册。等快要结束时才和他们打招呼问候了他们。有一个晚饭时间,他们俩约我和刘平一起聊聊,于是慢慢开始对他们有更进一步的认识。

 

Paul在美国南方田纳西州孟菲斯一个爱主的家里长大。教会的信息都指向人心拷问那就是生命是否得救。不幸的是在门徒培训上和信心成长上着重不够。于是,他对自己的基督徒生活就理所当然了。那时,Paul有一个职业向往就是成为专业棒球运动员。可是像许多青少年一样会做错会选有不好的选择也引发他一些问题。他想确认他已经被得救但是他深深害怕他没有活在神想要他活的方式。于是,他切切希望离开他现在的情形回到神的面前。那时他得到一个大学四年职业棒球联盟奖学金。

 

在这种疑惑之中走进了大学,他边念书边打球,同时也参加了一个运动员学生团契。在这个团契里,他被好好地门徒训练,灵里对神有更大的认识。团契里经常会有一些烫手的问题来挑战大家。“你正在所做的能对你的生活影响什么?”“真的是向你感受的那样吗?”Paul对这些问题感到很不舒服,因为这些问题与“变成一个著名的棒球运动员”极为不协调。

 

神在他的大学期间,神不断做工在他身上。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自私罪性,常常问自己“我愿意将多少自己的放弃把自己给神呢?”第二年团契开始讨论“宣教”主题,他就放弃了棒球联盟夏季比赛的机会而是参加一个海滩徒步宣教旅行。第三年他参加了一个菲律宾短宣队。这次短宣再一次挑战他的心让他进入深深的思考之中。回到学校他已经对他计划的职业棒球生涯热情开始退热。他相较于在神的国度里那一生的生命,很难看见在每天击一个小白球中有什么大的意义。一直吸引他注意力的球赛变得没有意义。他对一天花很多小时在球场训练已经越来越没有兴趣。终于有一天他决定他要将自己的余生献给神为神完全使用。棒球不再有能力充满他的想望。

 

他新的愿望和心愿就是实践神的心愿。此时,一个朋友访问马来西亚回来兴奋地讲述了那里宣教士们的工作。而且这个朋友第二年要去中国他也鼓励Paul也能和他一起去。那个时候正是他学期课程考试,脑子里没有形成最后的决定。大学毕业后,他回到老家,帮助父亲的生意也开始切切祷告神是否要带领他走宣教的路。1982年4月的一个早上3点他突然醒来,神对他说话:“去把中国的宣教册子找到。”而且不断地坚持要求。他很确定是从神而来的声音。从上次那位弟兄提及到现在已经过去大约九个月。找啊找终于找见了那个册子,里面是一个非常详细的申请表。于是他就很快填好,这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他发现申请的最后期限就是当天。他知道这里通常以邮戳的时间计算。他将封好的信放入邮筒正好看见邮差取信。这绝对是上帝的时间。结果是他整个夏天在中国度过,似乎那里发生的一切事情就是为着他准备的。这次短宣完全让他确定神要他做一个跨文化的宣教士。在北京那段时间,神已经足以让他爱上那里的人民,一种对那里千千万万人没有听过福音的负担加载在他的心中。可是,短宣十年后,踏上这块土地才成为现实。

 

此后和Naomi结婚,Paul在一间建筑设计公司工作,Naomi在一个小学教书。这期间他们开始申请长期宣教被内地会(OMF)接受。1988年Paul辞职去了OMF区域工作站工作,他们大孩子约书亚出生。1989年3月一切就绪准备出发,不料中国有一个学生运动开始,于是他们暂缓出发。后来六月四日的事情中国政治敏感性让差会决定完全改变初衷。于是他们先被派到台湾在那里呆了三年,这期间学习语言更是学习中国人的文化和如何传福音。1992年4月差会将一家人带到香港在那里完成了一个四个月第二外语教学课程。之后就直接来到中国西北甘肃兰州开拓工作。

 

兰州两百万人中约有三分之一是回民。政治氛围远远低于北京上海。自然条件很差常常刮黄沙。Paul在大学里教书,住的地方没有热水,需要到公共锅炉房去打热水。Naomi开始在街头认识一些不信者与他们有福音分享,也与一些基督徒有团契的时间。此外,邀请大学的学生来到家里一起分享信仰。Paul在甘肃教育学院和西北民族大学教书,后者约96%的学生是回民。那时教学是宣教士的掩护职业,可是那是教学任务很重无法去开展太多的福音工作。他很受伤希望能够多为神做些事情。后来大孩子Joshua也该到上学的时候,Naomi父亲生了重病,于是差会将他们转到日本。在东京一个教会里做植堂和牧会的工作。这个教会很多一部分人是讲中文的日本遗孤。大部分工作就落在Naomi,她的母语是日语。Paul也在努力学习日语,慢慢也赶上来了,开始交通,带查经和讲道。但是Naomi仍承担了教会大量关怀关顾以及会友生活上很多事情。那时他们有三个孩子,1997年老四Jeremy出生后,Naomi外出做探访,Paul不得不在家看孩子。但是Paul心里还是不太对日语的环境进入状态。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祷告,这时一些原来在中国的学生们联系上了。他们一些来到英国,告诉有很多中国的学生,访问学者和他们的家属在那里。他们希望能够去那里服侍这些海外华人,于是他们将这种情况告诉差会,差会就派他们到了第三个禾场英国。他们就在那里接触华人学生学者和他们的家属。后来他们组织一次几天的福音营。讲员是从PCCO长老匹大教授黄力夫他从科学与信仰等方面深入浅出,一百多人有很多人信主。至此他们就在那里服侍多年。

 

现在他们主要参与那些从中国差派的宣教士们的关怀关顾和后勤服务的事工。经常在世界各地的工场不断奔波,将神的爱的实践具体在各地的宣教士个人和他们的家庭。

 

其实很多人说他们家庭生活的磨合有多么困难,他们说不管别人认为自己与配偶有多么大的差异,以Paul和Naomi无论从家庭背景环境,文化理念,语言,思想方式方法他们的差异大大多过一般同种同文化的家庭。 三十二年的婚姻,三十二年的经历,更是三十二年的蒙福。这都是因为神教导他们在婚姻里不是两人而是有第三者上帝。若不是神的介入,一对赤身露体的两个人,是最容易被伤害。伤害就会造成害羞害怕就会想着远离。可是神在其中将两人合二为一,一切的中间的隔挡都被神的爱和恩典拆开。结婚后头六年小事不断冲击很大。这期间他们各自都努力想要改变对方。后来双方发现都无法做到。Naomi在其中开始学习接纳包容,体会在两人中间没有害怕。双方的亲密关系就在神里面慢慢形成。Naomi早期有怕被拒绝对一些事情没有自信,有不安全感,常常以努力做事并且要做的最好。这对Paul和四个孩子们都有一些伤害。慢慢认识到以后就在神里学习和生命改变。夫妻是禾场上第一战斗组合,所以夫妻关系也反映在事工的推展上。神把宣教士夫妻推倒舞台上就是为周围的人们看,看他们怎样生活,怎样说话,怎样一起工作,怎样教育孩子,从他们身上一点一滴渗透出来的生命都会大大影响其他人对福音的认知。

 

今天Paul和Naomi孩子们都一个个长大成家。然而他们仍旧在世界各处奔波劳苦,但他们心里的甘甜和喜乐却成为荣耀神的美好见证。

 

愿上帝借着这些在禾场摆上的宣教士们激励更多的弟兄姐妹走出来回应神的呼召!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四日于泰国RH

 

(部分内容取自《Prayer in Hard Places》一书第二章“寻找宣教禾场”)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