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神学思考 | 神的形象和文化使命

   

标签:神学思考 神的形象 神的样式 文化使命

2019-02-20 18:52 星期三

神学思考 | 神的形象和文化使命

 

圣经创世纪1:26-27里提到: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这说明神的形象是普遍存在于所有人里面的。尽管GRUDEM的《系统神学》里从五个方面(道德,属灵,精神,关系和身体)来阐述人按照神的形象样式被造后的有灵的活人。但神的形象就是人本性中属灵或精神层面的性质,也包括在人的理性方面。 不论人是否相信神, 神的形象都存在于人的里面。神的形象是指人内在所是, 并不完全是指人外在所有, 或者人所做的。 只要是人, 就有神的形象。 经历与神的关系以及执行管理只是神的形象的应用和结果, 并不完全是指神的形象的本身。例如神的形象让我们不仅仅不应该杀人更是不应该从心里面有憎恨和思想杀人的念头。在人堕落以后, 神的形象并没有因为人的堕落而失去, 只是因着人的堕落而被扭曲和受损。这就是为什么人仍然在不断地寻求神,寻求生命的意义。

 

神的形象就如神其它属性一样,任何文字的描述或分类都将祂的形象样式被限制和局限化,这也说明人的有限性无法描述清楚神形象样式的整全性实存。人类历史上只有一个人完全活出了神的形象, 那就是耶稣基督。 耶稣与神有一个亲密的关系, 耶稣也完全顺服父神的旨意,耶稣完全显出对人的爱。祂其实为我们具体化了一个神的形象样式,完全的顺服,道成肉身,无私无条件的完全之爱。

 

既然每个人都有神的形象, 每个人都是有价值的。 所以我们应该珍惜人的生命, 维护人的尊严。 我们不应该歧视不同种族的人, 也不应该轻看穷苦人,愚昧人,残障人,老年人,病弱人。 我们甚至应该给予坐监的犯人适当的尊重。 虽然按法律他们是该受惩罚的, 但是他们不应该受到非人的虐待。历史上英国伟大的废奴运动领导人韦伯福斯,以及后来的林肯,马丁路德金,以及曼德拉的解放黑奴,争取黑人民权以及结束种族隔离制度的正义斗争都是在恢复人是有神形象样式的价值。一方面我们有神的形象, 但我们不是神。 把自己当成神是高抬了我们的价值。 人本主义者就是把人看成了宇宙的中心。。另一方面, 我们也不是动物, 而是有神形象的人。 把人看成是动物是贬低了人的价值。历史上那些唯意志论和唯物论的社会意识形态中,尽管也承认人是万物之灵, 但他们只不过是把人看成是高级动物,结果对部分甚至大部分人的尊严和价值的无情践踏,就该明白人类的正确道路在哪里。

 

当思考人所拥有的神的形象时,可以让很多过去模糊的概念,到了走不动的地步,突然开阔起来,让我们看清楚事物的本质。就好象摩西到了红海边海开了的感觉,从而从一切不明的缠绕中解救出来。记得我太太信主前在医院临床工作十多年,可是信主后老二老三出生打乱了她想回去工作的计划,于是就有些被动地待在家照看孩子们。起初的几年因为忙着孩子们,没有觉得什么。渐渐孩子们长大,看到别人都念书工作,而她待在家里觉得一事无成。有一天,她不知为什么大哭一场。之后她完全换了一个人,满怀喜悦地告诉我说:“我终于明白了神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形象样式何等尊贵荣耀。我一直觉得我很自卑,没有用处,现在我知道我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公主,祂藉着拯救我,让我恢复了位份,我应该自豪才是。” 自此,因着她突然看到神给她的感动,明白自己的地位,也明白服侍家,照看孩子们也是在学习服事神,再也没有过去的那份心里的结,欢喜快乐的二十年过去了。现在三个孩子成家的成家,上大学的上大学。几天前,我还问她:“如果让你重新选择在家照看小孩还是出去工作?”她不加思索地回答:“我宁愿在家照看孩子们,和他们一起成长,把他们带到神的面前,好过一切其它的决定。上帝让我们看到我的位份,看到在祂里面的形象尊严,看到在祂里面做任何事都是为荣耀她。”我感谢神,神让她在忧郁和挣扎中看到作为上帝的公主的形象和位份,把她从狭窄和瓶颈中释放出来,从此自由欢喜地在祂里面敬虔度日。感谢神赐给我们的形象样式,能有来自祂的尊贵和尊严,让我们自信的好在神的美好之中!

 

改革宗神学认为,上帝不仅是天地万物的创造主,也是人类历史的主宰。上帝要在人类历史中彰显祂的旨意。祂的旨意不仅仅是拯救灵魂,而且要建立神圣的社会并在全地荣耀祂的名。上帝的主权应该在世界的每一个领域得到彰显。也就是说,教会和个人不仅有福音使命,而且有文化使命。创世纪1:28节中的“生养众多,遍满地面”的意思就是要发展社会,“治理那地”就是要按照神的智慧和能力去驾驭自然。还认为这就是上帝赐给人类的文化使命,因为创造我们的本来目的就是让我们去创造文化,建设文明。上帝赐给人类的文化使命,并没有因为人类的堕落而改变。治理全地依然是上帝赐给人类的使命。这一点与时代论前千禧年派对于文化持十分消极的态度完全不同。他们认为,这世界卧在那恶者的权下,正在一天天败坏,世界就是一艘将要沉没的船。主耶稣再来的时候,这艘船要完全沉没。教会和信徒的唯一使命,就是拯救灵魂,被动的等待耶稣基督的再来,改变社会或文化是在浪费时间。

 

加尔文主义则是更多是从对罪的约束的角度来看待普遍恩典,即使人在这罪的败坏本性中仍存在一些上帝的形象样式,虽然靠这一点没有洁净人的本性,却仍约束人的恶行。普遍恩典是人类文化的基础,因为上帝对于造物的计划是通过普遍恩典完成的。人虽然堕落了,但因着上帝的恩典,人仍然能行出部分良善,人借着科学的发展仍然在恢复对自然的统治和管理。世上的万物能够在人类的治理之中向前发展,荣神益人,这样基督信仰归纳为一种完整的生活体系,浸透和涵盖生活的所有层面。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的每一个层面都应该荣耀上帝,彰显出上帝的荣耀。管理自然界和一切受造之物是神赋予我们的神圣职责,这也正是神在创世之初所吩咐人要做的。咒诅并不在这个世界本身,而在罪上以及罪带来的恶果。人生的正道不是从世界逃逸进到深山老林只建立自己与神的关系,人的责任应该是在世界上、在生活的每一个层面上侍奉上帝。做光做盐就是这个意思。无论这个世界变换的如何与神的心意不同,抵抗有多么的激烈,神圣洁的命令,无论是律例典章内在秩序关系联系,都是要在个人,家庭、学校、工作场所,国家中被重建起来,把圣经和万物所见证的上帝的形象样式雕刻在这个由人所组成的群体和国家的良心中,直到整个国家重新回到上帝,回到圣经,回到顺服和敬畏上帝。

 

当耶稣借着十字架上的死成就了救恩并从死里复活之后,祂对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太 28:19—20)这里,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就是形象样式的一个面,都是我主耶稣基督的。我们藉着主耶稣生命从死里复活的时候,祂就将已经把被魔鬼篡夺的形象样式夺回再次赋予我们。以致我们无论在什么样的处境,健康或生病,成功或失败,黑夜或白天,自由或捆锁,逼迫和苦难等等,因着神的形象样式,因着神的智慧力量,因着与神的关系,我们都看到神的心意和爱与怜悯。有神的形象样式并没有让我们去象神一样去统治世界的各个领域,而是祂赐给了我们大使命。大使命不仅仅是传福音给万民听(福音使命),它还包含使万民做主的门徒(文化使命),给他们施洗,教训他们遵守主所吩咐的一切。做门徒遵守主的教训包括在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与社会相关联的社会文化中各个领域见证上帝的荣耀。耶稣基督的儿女其文化使命就是在世界上做光做盐,怀着对新天新地的盼望,在社会生活中为耶稣基督作美好的见证。它不仅仅是建立在普遍恩典之上,也建立在特殊恩典之上,建立在十字架上。耶稣升天之前对门徒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 1:8)。这里,我们所凭的就是圣灵降临和之后得着的大能,是完全来自神的作为,而没有一点点人的聪明和智慧。

 

2019-02-29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