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神学探讨 | 碎片化研究上帝的整全

   

标签:神学探讨 批判性研究 摩西五经 整全的上帝

2018-08-24 10:22 星期五

 

神学探讨 | 碎片化研究上帝的整全

 

在过去一两百年里,科学的发展,特别是科学的系统化和分门别类具体化都要求一切发生的事情前后都有一个实质性的联系。这一点也也反映在以碎片化和批判性地对于摩西五经进行的研究。单单从这样一个入手看,似乎很科学,似乎让人觉得有根有据。可是在这样的文字比较,段落比较,甚至五卷书中用词比较看到的不同和差异,却忽略我们在五经中所发生的事情,不是好像只是在想象有限的时空状态里研读圣经,而忘记了需要在人物和事件所发生的处境中,真正要表达的一种比科学批评要高达高深的多的维度和出路。

 

自十七和十八世纪启蒙运动的理性思潮代表着一股以为精确和科学的批评论述以及一次提出的所谓的理论学说却大大限制了文字中被上帝的灵所启示出来的语境和对灵里激发出来的对心灵的作用。他们的假设前提不是建立在信仰和相信的基础上,不是以圣经是上帝所默示的。而是以所谓的对奇妙生物的碎片式研究来解释地球上的生命起源,用无法证明的猜测来假设千万年进化演变。这种影响渗透到很多的方面,包括语言学家追溯人类语言的历史进展和脉络发展;考古学家建构人类远古背景和进化设想。当然,对圣经学者也是想用同样的方式对圣经各卷书的自然与历史的批评比较中提出与圣经主题研经不同的意见。

 

有限的人对一个由无限上帝所启示的话语自然有他不能理解和完全明白的地方。从人的角度,我们有时间进程,有历史的经历,我们看到在圣经中表达的似乎也是按照这样一个方向,岂不知上帝对各卷书的启示是站在没有时间,永恒无限的状态下。看上去圣经的写作跨过了约三千五百年四五十个作者,可是上帝却看这个过程只是无限中的一个点。人和学者看历史过程有各样的事件发生,可是上帝却是看到人的犯罪,看到人应该回到上帝的美好情景,荣耀赞美祂的奇妙,一切关乎从有限,历史,人的本位恢复到与神同在的,以心敞开给上帝的那份实在中。圣经之所以不是完全按照现今历史的方式写就,也没有完全以文学想象写就,是因为中间要凸显上帝的心意,当然那些无关的枝叶就不会写入。一个无限的上帝比我们知道那些更重要,那些对我们更需要的文字让我们明白祂的跳跃性的时间脉络,并对这些内容和文字赋予能力来作用我们的心灵来看到这位又真又活的上帝。

 

创世记一章1节到二章3节,上帝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如此宏大场面的图画。祂按着祂的顺序依次在我们人所能理解的七天里创造了天地。祂总是说,事情就如此成就,看为美好。这段惊心动魄的描述上帝的大能,祂创造天地万物,从无到有,还按着祂的形象样式造了人。在二章4-25节,经文描述上帝取了尘土,造出第一个男人,吹了一口气,成为一个有灵的活人。又从这个男人身上造出第一个女人。虽然在称呼上帝上用了不同的名,碎片化分析认为这是拼凑。却不知前一个场景中看不见的上帝有创造之大能,话语一出事就那么成了。而后者感觉上一个从看不见的上帝到了实实在在来到祂创造的地方亲自创造人类,好像我们肉眼看见上帝,用祂的双手成就更为美好的情景。

 

所以,在上帝之中把我们带入祂的书行之中。碎片化的分析研究中实际上人本性里罪性要把中间我们要看到的神的心意分离分散,看不到整全的上帝。虽然用我们能够理解的各样手段和方法入手去分析研究圣经,无论是历史的,文学的,科学的,批判的,寓意的等等都有它的局限性。唯有我们进入到神的里面,怀着想要理解上帝的心思去读,就会在以信求知的过程中上帝让我们在有限的孔径中敝见永恒真实的上帝。这才是整本圣经上帝要我们做的。

 

“凡求告耶和華的,就是誠心求告他的,耶和華便與他們相近。”(詩篇 145:18)“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 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約翰福音 4:23-24)既然圣经是神所默示给我们的,我们去解经去理解去思想去指导我们的生活实践,也需要用心灵诚实对待。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