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问题反思 | 行公义,好怜悯

 

教会是否应该倡导社会怜悯和公义?有些人认为,如果教会把重点放在社会慈善事业上,就会容易失去对传福音的关注。我们怎麽看这个问题?如何根据耶稣和使徒对教会所说的话来阐述这个的观点?

 

如今是个歧视充斥的破碎世代,全球仍频繁发生很多不公不义的事件。打开新闻每天都充斥着政治逼害、种族屠杀、司法与警界对有色族裔的不公和暴力、枪枝暴力、校园或网路bully、家暴、人口贩卖、性暴力、性骚扰。反观历史几千年,似乎这一切的问题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这个中间不公义导致受害人承受极大的心灵和情绪伤害。

 

从历史中看见,在这些数不尽的不公义面前,人往往只有两种应对方向:不是迴避就是反击;不是逆来顺受,就是以暴制暴。迴避是被动且负面的回应只会容让施暴者变本加厉。在邪恶的世代里,漠视无异於助长黑暗权势!以暴力回击带来的只是冲突,流血与伤亡,受欺压者最终成为施压者,社会形态也由另一施暴系统取代原来的施暴系统。历史上许多的政治革命起始立意为遭迫害的草根民众争取利益,只是以武力换得权柄,却也轮回继承了腐败,继续剥削、欺压成为新统治阶级。这也是耶稣时代和今天时代一直面临的问题。

 

然而,神却在道成肉身中以牺牲的爱结合公义与怜悯走向救赎的十字架。弥迦书6:8说到:“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这里指出任何公义、怜悯行动的起点,是谦卑体贴神的公义与怜悯。耶稣在叁十岁公开出来传道的叁年多中,广泛接触了当时遭受政治欺压、经济剥削及宗教滥权的社会各层面的人,在与他们的互动中以言语和行动立下“行公义、好怜悯”的榜样,将道成肉身真实地行动在祂留下的身形足迹所有层面。

 

马可福音5:22-43 “有一个管会堂的人,名叫睚鲁,来见耶稣,就俯伏在他脚前,再叁的求他,说:我的小女儿快要死了,求你去按手在他身上,使他痊愈,得以活了。耶稣就和他同去。有许多人跟随拥挤他。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在好些医生手里受了许多的苦,又花尽了他所有的,一点也不见好,病势反倒更重了。他听见耶稣的事,就从後头来,杂在众人中间,摸耶稣的衣裳,意思说: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於是他血漏的源头立刻干了;他便觉得身上的灾病好了。耶稣顿时心里觉得有能力从自己身上出去,就在众人中间转过来,说:谁摸我的衣裳?门徒对他说:你看众人拥挤你,还说谁摸我麽?耶稣周围观看,要见做这事的女人。那女人知道在自己身上所成的事,就恐惧战兢,来俯伏在耶稣跟前,将实情全告诉他。耶稣对他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罢!你的灾病痊愈了。还说话的时候,有人从管会堂的家里来,说:你的女儿死了,何必还劳动先生呢?耶稣听见所说的话,就对管会堂的说:不要怕,只要信!於是带著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同去,不许别人跟随他。他们来到管会堂的家里;耶稣看见那里乱嚷,并有人大大的哭泣哀号,进到里面,就对他们说:为甚麽乱嚷哭泣呢?孩子不是死了,是睡著了。他们就嗤笑耶稣。耶稣把他们都撵出去,就带著孩子的父母,和跟随的人进了孩子所在的地方,就拉著孩子的手,对他说:大利大,古米!繙出来就是说:闺女,我吩咐你起来!那闺女立时起来走。他们就大大的惊奇;闺女已经十二岁了。耶稣切切的嘱咐他们,不要叫人知道这事,又吩咐给他东西吃。”

 

马可福音 5:22-43讲述了两个耶稣好怜悯的事情:治愈患血漏的女人和复活睚鲁的女儿。睚鲁是犹太人会堂的领袖也就是说属于社会名流,他的十二岁爱女病危,哀伤痛苦无助无力之际听到耶稣行神迹的事情就前去求耶稣医治。耶稣接受了请求,赶往睚鲁家路途中刻意放下这紧急担忧的事,却为一位患血漏的妇人停下脚步。此妇人按犹太人的规矩看为“不洁净”,多少年过着被歧视和被远离的悲惨生活。然而,耶稣一反当时的文化传统,以慈怜的带有能力的言行医治她的身心灵,除去歧视,恢复她的尊荣。祂向当时社会所表达的,是以爱为出发点的怜悯心肠,为底层民众赢得公义的对待,除去歧视,恢复尊荣,重建受伤者和被压迫者的生命。主耶稣在这里的行动向今天我们这些祂的跟随者也就是祂的儿女看到一个榜样,那就是祂显示的怜悯,不是从有特权的位置向无特权的人弯腰,也不是站在高处向低处的人伸出援手!也不是施舍者心灵得到某种安慰的举动,而是祂的怜悯是直接进到受苦的个人或群体中,与他们同起同坐,同站同行,同哭同悲,同痛同苦,同死同复活,把一颗爱人的心充分融入受苦人的心中。

 

行善不是为业绩,住在我们心里的圣灵一直在默默看着我们。认识神与我们时时同在,就会在一切的社会服务和爱心活动中享受神的同在,在践行和行出来中见证神的同在。刚信主的那一年,记得上班路上出地铁口必定看到一个homeless坐在那里。胸前放着一个牌子,非常安静。每天一出地铁站,抬头就看见他。特别是冬天下着雪,满身白雪覆盖,我心里非常的痛。渐渐我会有感动,就放一些小钱,他也没有任何笑容。后来听人讲他们其实有政府的shelter,吃住都包。要钱是为了喝酒和抽烟或卖毒品。结果我再次看到他时那份怜悯的感动渐渐消失。偶尔放一个burger或肉夹馍或几个锅贴纯粹是为了聊自己心里的安慰。再过一段时间一个大冬天早晨,他坐的地方放着几支花和一个写homeless牌子的下面大大地写着“RIP”,就知道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站在那里好久,眼泪忍不住流出来,我心里责备自己为什么听了别人的说法而堵塞了神给我怜悯的心。为什么不走过去问问他真正心灵的需要呢?和他坐下来聊一聊把耶稣介绍给他呢?其实,这也让我学会了一个功课,在看到周围的弟兄姐妹或朋友时,除了客要一味的款待,也要在问寒问暖中明白他们的心灵需要,在关怀中把神的话语带给他们,愿意来更深地认识神,这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这里也让我们看到怜悯之路亦绝不醜化社会不公者和施暴者,而是看到社会大众的心灵需要,我想这里官宦大人会堂的领袖睚鲁也是一次生命的冲击,对受害者与社会阶层权贵者以同等深刻的人道回应,让欺压者与受欺压者生命同样得到重建和疗癒!这是神给我们今天的启示,也是和我们今天各个教会面对这类社会民众需要和帮助中应该学习的地方,不要在辩论,在探讨和寻找方式方法,在无意义的担心停留上花太多的功夫,而是“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直接看到需要行动起来,同时把神的生命救赎表达完全。让怜悯扶助之中让任何阶层的人们看到回到神家的需要。

 

2019-04-20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