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Tom和Kate住在我们斜对面。常常在楼道里碰到,会站下来和他们有一点问寒问暖和近况交换。他们曾经在多伦多旁的Mississauga市工作和住过一二十年。所以我们一谈起多伦多和安省的事情,他们都非常熟悉。自从他们半退休以后,一年里有半年在各处旅行。他们在密执安州有自己的葡萄园和酿酒厂。他们自己也是专业品酒师。昨天他在我们和各家门上别上一个小纸条邀请大家在第二天晚上的lobby有一个楼层赏酒会。他把自己保藏的四五十种酒按红白和糖分不同依次摆好。自己还买了两个大披萨饼和使用的餐具。六点半各家带着一些小点心和自己的酒杯就聚在这里。Tom也邀请了两家新来的住户,他们是在游泳池边新认识的。我和太太做了些锅贴和酱料来到那里。Dave 和Tom已经在那里,Kate看见我们就问我们要和哪一种酒。我们说对酒不在行,于是她以品酒师的角度为我们进行了讲解。于是她建议我们挨个一个个试,就可以初步品尝到不同。我和太太就先从低糖的白葡萄酒到高糖的冰酒。之后又品尝了同一种牌子不同产地,也会有不同的味道。不一会,很多人已经在那里。我们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一边换着不同的酒喝着。

我们也向他们将要离开这里去柬埔寨宣教的消息。Richard是最早知道这件事的,他也一直在为我们祷告。当然他问到我们的状况和准备的情形。我们告诉他们房子已经卖出,八月底交房。剩余的两个月我们去短租一下。John是Tom认识的新朋友,他住在五楼。我们在一起聊的时候才知道,他是一个主里的弟兄。他说我们是主内一家人。很自然谈的都是教会和神的事情。他说他在联合循道会教会教主日学一辈子。他也问我们神如何呼召我们,我们如何回应以及准备情形。我们也谈论到Tim Keller和Billy Graham的太太Ruth出生在中国。我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他离开时对我说:我会为你们每天祷告。

Barbara 和他的先生Chunk也参加这个聚会。他们搬到这层也只有半年多。她看见我们总是要和我们拥抱一下,问寒问暖。几个月前Chunk被诊断出前列腺癌晚期,所以他在旁边的St. Clair医院做了手术,化疗和放疗。身体非常的弱,鼻孔里还插着氧气管。大家顾着谈话却把他放在角落里,由于每行动一步都要一只手拎着氧气瓶。所以他取食物和添酒都不是很方便。我走过去坐下来和他有一段时间聊天。他告诉我他在高中教书三十年,亲眼看见三十年学生渐渐不爱读书,讲求吃穿攀比,校园毒品泛滥。接着说到:美国今天衰落绝对与人们把生命和盼望的基石,那就是基督信仰丢了的结果。今天人们生活的水平提高了可是家庭和社会内在的平安喜乐在肆无忌惮的追求人权和个人享受中没有了。我表示同意他的意见。他接着说:他过去三十年的PCP(家庭医生)去年患癌病去世了。他说该医生是一个基督徒,是他一生中遇见的最好的医生,见证了他的信仰。他时时处处为病人着想,在病人的心中留下一个爱人爱神的生命。我说:你现在处在一个最艰难的时刻,相信治疗会有好的结果,我也会为他祷告,求神与他同在。

一开始我的邻居Ray打扮的非常正式,抹着口红,雪白的头发上别着一朵鲜花。当她出现在在大家中间时几乎所有的人都“Wow”发出赞叹。她没有喝酒,自己带着瓶装水。她和她的先生Jerry已经九十多岁,虽然不是我们这栋楼里最年长的(楼下有一个102岁的,自己一个人住),但她是我们这层楼里最年长的。我们虽然只住了两年多,但与他们建立了美好的关系。他们有两个儿子,一个在Florida州离这里较远,另一个在OhioCleveland离着三个小时车程。他们的孩子都比我们年长。我们与两个老人交往中对我们就像他们的孩子一样。他们有什么想要与我们分享,无论是食物,水果,蛋糕,书,报纸,贺卡等等,都会放在袋子里包装好挂在门的把柄上。我们也是做一些他们喜欢的食物挂在他们的门上。有时他们一次吃不完,他们就分成几份,包装好后挂在其它人家的门上。爱就这么地不停传递着,成为美好。他们九十多岁,也不让我们帮忙。仍然每天一早一起游泳锻炼从不间断,一起开车购物一起上餐馆吃饭。他们的精神生活也很充实,为各类医学基金会和儿童研究项目不断捐款,知道他们是犹太人也是在实践爱神爱人的生命。当RayJerry听说我们要离开去柬埔寨时,很明显眼泪在眼眶转动。我告诉他们:我们的差派教会就在这里,我们会1-2年回来述职分享,届时会回到这里看望大家。大家还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声地说着话,一份无边的爱和温暖在这样的聚集中浸润在其中成为美好。

感谢神,让我们在这样的汇聚中再次体会按照神的形象样式而造的人尽情表达生命的美好!

2019-05-29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