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生活在这个世界一个人所追求的不外乎就是发自内心的幸福感,不是来自外在的丰衣足食。这种发自内心的平安喜乐是因为内心精神世界的丰盈。丰衣足食,获得的是人生生命存活的最基本的需要,为不再缺衣少吃的境况担忧;而内心精神世界的丰盈,获得的是灵魂的满足,温暖,爱与被爱,浪子回家的归属感。为着地上衣食丰足人们往往不停追赶,无法让人停歇下来从容赶路,而一个内心心灵丰盈的人会感到黑夜长途却看见脚前的灯路上的光引领走出黑暗进入光明。

陶渊明在《饮酒》这首诗中云: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人所处的环境就是为追求更多看得见摸得着的而成为车马水龙,但是陶渊明在这首诗里却说要想得到没有“车马喧”就需要人心在幽静之处,一切的嘈杂就自然远去。

人的痛苦就在于在车水马龙中喧嚣中得到丰衣足食中仍得不到满足。有时候不是看不到自己需要什么,而是贪心让我们看到太多的了。每天在生命的行进中,看到太多的不公平,看到的很多都是一个个为什么。为什么他比我学历低却比我挣的多?为什么他的房子比我的大和漂亮?为什么?这种比较愤愤不平的心让我们便开始方寸大乱。信主以后,慢慢才明白这一切的根源来自人的罪性。这是人固有的属性之一。 从古至今,从君王到百姓,人人都不愿被指责为有罪,更不愿承认自己是个生来的罪人。我们中国人更是不愿听到沾上罪的内容;其实人的社会性,却将这样的一种人的罪性和罪行互相影响,因此整个世界充满了罪的泛滥和危害,人人都生活在罪的环境中,都有犯罪的倾向,同时也成为罪的受害者。

罪性让我们有了骄傲,贪婪,自私,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约翰一书2:15-17)。而这些情欲和骄傲是扎根在人心灵中;“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毁谤。”(马太福音15:19)“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17:9)。以此来看,古今中外没有一个人是义人;人人皆是罪人。因内心的不平衡就是原罪的结果,是一个人内心宕动和迷乱的根本。因此一个人无法安放的,是这颗原罪污染了的心。从而让身体进入了罪的行动之中。

本来一个人办公司或跳槽是想让生活好一点,可是当赚的越来越多的时候,已经早早忘了开始的想望。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设想未来有一间屋子做婚房就不错了,只要两人相亲相爱能盛得下欢心和爱就行。后来却发现,房子越换越大,车子越换越高档,我们需要的远远不止这些。其实,这些大大超出我们的需要。“因为我们没有带什麽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麽去。 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 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慾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 (提摩太前书 6:8)

当我们把我们的想要当作我们的需要来对待时,就会将我们陷入在世俗沉重的背影里,还让我们在其中不知其然,直到一个个处境临到。在追逐外在虚荣的道路上走的越远,就在其中被放逐,挣扎和捆绑的越多,再被罪性难以承受的东西打趴并一败涂地。罪性争夺了我们心中最美善美好的本真。当人们一般在世上寻求不到自己的想要的时往往都会去外部找原因,诸如家里没有钱势家境不好,工作单位的老板不好,周围共事的人都与我作对等等,但是岂不知真正的问题往往来自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生命改变,让我们在地上自己做不到的,无法适应的,借着耶稣基督为我们的救赎,变被动为主动,变逆境为动力。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罗马书8:1-2)。 活出一个不一样的生命,一个有信心,盼望和爱的生命,从而知道一切源自神的恩赐,神的供应。不知你仔细想过没有,连我们最最基本的空气,阳光,水和食物都是祂的赏赐。我们只要在祂里面,凭感恩的心来领受,快乐和满足就源源不断。上帝让我们从贫穷拥有最盛大的富有,便是内心丰盈。我们原本有快乐美善的形象,却因着罪性在追寻自以为更大幸福的路上,把快乐丢了。这种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做法让我们辛苦奔忙绕很大一个弯最后只是为了寻找到起初的起点,归回到温暖的家。

让我们把心底的那份畅然自由在改变了的生命里尽情释放出来。让上帝成为你生命里的最大!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叁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