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教会牧养 | 悲痛的深刻度

在牧养教会弟兄姐妹中,我们常常会花时间与有需要的人互动,或装备会众以关心关怀周围那些有需要的弟兄姐妹。这就特别需要我们在与这些弟兄姐妹们互动时,将让我们格外去了解他们内心真实的需要。这样才会让他们看到在他们需要上我们何等关注和把爱带进其中。

刘弟兄是一位当地华侨,其实我在过去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他。他去年六月患有晚期肝癌,家人一直没有告诉他。家人带他到香港,越南和泰国都去看过病,当然是越来越严重。教会一直为他祷告。一个月前,Ping去探访,腹水严重,他们就去越南治疗。他们的中文非常有限,他们是第二代华侨,当地话好过中文。他们与儿女谈话都是柬语。在他回天家的那个晚上,我去了医院急诊室等待和他说话,但是不知何故,法国医院里挤满了病人,满地甚至路上都躺满了病人。急诊室门口都挤不进去。这是正是新冠紧急期,没有人戴口罩,我们戴口罩。一两个小时后,刘弟兄从急诊转到临终关怀病房,我才有机会见到他。他的孩子们和太太给我讲述了太多刘弟兄对这个家的重要性。我们在一起的祷告从他们那里听到的是让神医治。我就在祷告里求神赐给他心里平安,让他明白在主里的确据,明白我们在地上都是客旅,都是短暂,而等待我们的永恒在天家。后来,进入病房,他的女儿告诉我,他有一点害怕。于是我与他分享了在神里面的美好,神是要把我们放到祂的美好中。求耶稣基督的宝血赐他平安。那时他已经无法说话,但可以点头。在他痛苦中我就不断在祷告中把他交托在神的安稳和确据中,与家人一起保持沉默。他们非常担心他走了。实质上他们一直否认要失去刘弟兄的现时。与他们在拥挤嘈杂的环境中几个小时,认真倾听,不时的祷告夹杂其中。虽然我这是第一次见刘弟兄和他的家人,但我听到很多弟兄姐妹谈论中的事情,于是我不时提及刘弟兄在教会去年退修会中各样的帮助和活跃的情景。让他们不要在这种高压情境下能够对刘弟兄有积极回忆,这引发他们对刘弟兄对一家人勤守持家一辈子辛勤片段描述。从他们的孩子们身上,愿意每天为父亲输血和24小时守护都可以看出他们对他们父亲的敬爱。他们对教会派人来到医院看望刘弟兄也怀有美好的感激。所以能够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需要受安慰之人的身边以及有一段时间陪伴,以及近距离体味他们那份内心焦急担心难过,因着我们一起祷告,在神的灵里,求神的同在和陪伴将让他们大大看到神的爱和关怀。在与他们的交谈中提到一些话题能让他们更多地去思想永恒的事物。

在神的永恒中今生的生活并不是一切。虽然他们对天国的内心体验不同。但要让他们知道神永不会做错事情,这是因为神的本性是慈爱怜悯。我自己在这种场景中,心中也不可避免地情绪化,在我的脑海中心中萦绕着将要失去刘弟兄,联想到我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安息主怀后在主的怀抱里等待我们将来相见的美好,这份经历产生了共鸣。从心底里一份同理,同感受谦卑和慈爱的表达。在爱和关怀这些教会弟兄姐妹中也要正面指引他们在基督里有永恒的盼望,就会在真诚的关怀中,让我对这些苦难的现实表现出更大的敏感性。虽然每个受关怀的人是不同的,且表达以不同的方式悲伤,这也提醒我们需要更多从神而来的智慧,才能让我们更加明白与遭受痛苦的人互动的最好方式。失去的广度是广泛的,悲痛的深度也是深刻的。

我觉得当我们处理和关怀那些患有慢性疾病,不涉及死亡的弟兄姐妹们时,他们因长期疾病失去健康,孤独,没有人关顾,交谈而感受到的悲伤和忧郁,以及那些因在婚姻里情感破裂而感受到的痛苦,被虐待,被遗弃的后遗症,以及与父母的矛盾,与儿女互动的问题等。甚至那些已经患有忧郁症和郁狂症的弟兄姐妹们,都要从情感和属灵上要注重不同的方式方法。核心是当我们愿意倾听时,他们就大大得到释放,更是看到从神而来的爱浸透其中。无论如何,我们的关怀不是建立在人自己,也不是为要把人带到人跟前,而是要让被关怀的带到神面前。这是神要我们牧养软弱羊的核心。

2020-03-31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