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爸爸,再见,直到再相会

天婴

2月的西安,刮着冬天的风,刀割脸似的疼,加上超过24小时的旅途颠簸,真想钻到被窝,热热乎乎地睡了,但是,要和父亲相见的渴望使这一切皮肉之苦显得微不足道。我知道,这一次的相见将会和父亲说“再见”,但是,“再相会“的盼望伸出坚实的翅膀,拥抱着我,使我勇敢的,毫无惧怕的走进父亲的病房。

“我感谢上帝,赐给我一个好女儿……”,父亲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想坐起来,但是,由于激动和软弱,插着氧气的父亲,喘的厉害。我冲过去,捧起父亲消瘦的脸,透过模糊的泪帘,抚摸着他的前额,无法想象父亲所经历的是何等大的煎熬,我的泪和父亲的泪很快就溶在一起了……。

“爸爸,我爱你,从小到大,我从没羡慕过别人的父亲,我一生以你为我的父亲而骄傲”,父亲哭了,他的眼睛温柔而安详,他的呼吸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第一天晚上,我们没有说太多的话,父亲已极度疲劳,从早上开始就不停地问:“几点了?”,我知道过去的24小时,每一分钟都是和父亲一起过的。

第二天一早,父亲的精神很好,我坐在他的床前,听他说最后的话。 “你10月份回来的时候,我还可以陪你逛商店,现在我动不了了……我很高兴,你能回来为我送行。”父亲虽是断断续续地说,但可以听出来,父亲的底气还是很足的。 “不要为我难过,我已经很知足了,过去的三年半,每一天都是赚来的,我没有什麽不满足的,除了你妈,也没有什麽不放心的,你要好好地照顾妈妈。”父亲一字一句慢慢地说。 “后事要从简,你和你妈不要太累了……”父亲一生都是这样爱护我们。

“爸爸,你疼吗?”看着皮包骨头的父亲,我心痛,巴不得能替他分担一些, “不疼,只是难受,但是可以忍受”,此时的父亲,还没有用任何的阵痛剂。据说,胰腺癌是最疼的一种癌症,父亲只是到最后的两天才注射了三针杜冷丁。记得他住院的时候,对我说:“我不怕死,但是我受不了疼。”,我对父亲说:“我们祷告,求主减轻你的痛苦,不让你受你受不了的疼”。 “我舍不得你们”,父亲有些哽咽。 “爸爸,我也舍不得你,但是我们有永生的盼望,我们还会再相见的”我轻轻地擦父亲的泪。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父亲一字一句地大声地背诵主祷文,然后,便平静下来了。以后的每一天,父亲每天都是像这样背诵主祷文,直到说不出来话了。我相信,父亲一定是心里默诵着主祷文去见主的。

“爸爸,我给你唱歌吧?”我对父亲说, “嗯,”父亲温柔地点点头, 我打开《圣经》,一首一首唱着我熟悉的经文诗歌,也给父亲读《圣经》中神给我们永生盼望的应许。不一会儿,父亲开始打鼾了,象个孩子,在主话语的安慰中睡着了,我的心也被主安慰和坚固,我知道当主耶稣再来的时候,我和父亲将要再次携手高唱“哈利路亚”。 我们有请一位照顾父亲的护工,是一位佛教徒,每一次,我和父亲唱诗和读《圣经》的时候,她的眼都是湿湿红红的,当她看父亲不太舒服时,总会对我说:“大姐,你给大伯唱诗歌,读《圣经》吧,我发现,每一次你给他唱诗读经的时候,他都很安详”。我知道,我们的神是独行奇事的神。

2月20日,从上午开始,父亲看上去就不太有精神,话明显少了许多,整个早上多是在昏睡。 “我难受,……叫医生给我打针……”父亲已经无法完成一个完整的句子了。 “是不是很疼?”我不忍心看父亲受苦。 “不是,只是难受”父亲很吃力地回答我 “哪儿难受?”我想,也许医生可以做些什麽 “哪儿都难受……”父亲的声音越来越弱 “爸爸,我听一位弟兄在临终的时候说:肉体和灵魂的分离是很痛苦的,你现在也许是在经历这个过程吧,我这就叫医生给你打针,我们也祷告主,减轻你的痛苦”。 “我们在天上的父……”父亲开始呼求主,我含着泪,在父亲断断续续,一字一句的祷告声中,冲向医生办公室。

父亲睡了一会儿,大概一顿饭的工夫,醒来了,母亲坐在父亲的床前, “为我祷告,求主接我回家……”父亲拉着母亲的手说, “你还有什麽话要说吗?”,母亲问。 “没有了,都说完了,老伴儿,我先回家了”父亲摇摇头,深情地望着母亲 “平平安安地走吧,我们还会再见的”母亲温柔地抚摸着父亲的脸

整整一天,我和母亲守候在父亲的床前,等待那最后的时刻,我们求主桉他的时间,平平安安地接父亲回家,求主怜悯,解除他的痛苦。虽然分离是割心的痛,但是,我们知道父亲将要和主永远地在一起,再没有痛苦,再没有眼泪,再没有疾病,再没有煎熬,我们真是盼那个时刻早一点儿到来。

晚上,6点钟以后,父亲的眼睛看不见了,但头脑海还很清楚。我拉着父亲的手,抚摸着他曾经牵引着我的手,小时候,每一天,父亲领着我,他的大手暖着我的小手,走上学下学的路。长着麽大,父亲的手,只有爱,没有刑罚。现在,我多想牵着父亲再走一段,让我来爱,来呵护,来回报。看着父亲的呼吸一点一点地慢下来,从一分钟几十次,到一分钟十几次,我拉着父亲的手有一些颤抖,难道这就是最后吗?难道父亲没有最后的话吗?

2月20日,晚8点55分,挚爱我的父亲,我的启蒙老师,我最好的朋友,完成了他最后一次,最后一分钟一次的呼吸,静静地,安详地,在主耶稣的怀抱中睡了。

父亲走了,正象他自己说的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的“悔恨”和“遗憾”,在病榻上,在他最后的日子,他饶恕了对他一生伤害最深的人,靠着主的恩典,他终于可以甩掉缠绕他一生的包袱,在神的爱中,饶恕了他的母亲;父亲走了,他没有让我成为孤儿,他知道,我天上的父亲会继续牵我无助软弱的手,父亲知道,有一天,他要再牵我的手;父亲走了,他没有给我们留下绝望,我和母亲都知道,我们会在神的家中再相见。

有人说,我们的一生好像上帝亲自撰写的一部小说。我们也许会经历人生所谓的“悲剧”,死亡会辖制我们,但我们的人生永原不会是以悲剧结束,无论我们一生的旅程多麽崎岖坎坷,我们肉体曾受过多麽大的煎熬,我们的离别是多麽的难舍难分,我们最终的结局都是安息在主的怀抱,永远与主同在,这是何等大的喜乐和恩典!

在父亲的追思礼拜上,我唱了一首来自天上的歌:

MP3

“时空不能隔绝他的爱 因他爱我直到万代 世界不能阻挡他的爱 因他爱我永不更改 他的爱,胜过死亡阴霾 他的爱,驱走忧愁悲哀 让主爱浇灌我们的心 喜乐泉源涌自心底 忧愁不再,我们有喜乐的生命 让主爱充满我们的心 生命火花来自心底 泪水不再,我们有永恒的生命。”

http://67.15.48.205/articleReader.php?idx=111770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