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天婴: Hide me in Your Holiness

虽不太敢在“彩虹”上参与辩论,害怕自己口无遮拦,伤到弟兄姐妹,但每天都在看“彩虹”,也为“彩虹”祷告,也常常为“彩虹”睡不好觉。这两天,“彩虹”的讨论很热烈,也很想参与,但祷告的时候,这一首“Hide me in Your Holiness”就在我脑海里反复回响。

“Hide me Lord, in Your Holiness Every sin I now confess Praise to You, forgiving Lord Hide me in Your Holiness Hide me in Your Holiness

Take my life, an offering All of me to You I bring Praise to You, O spotless Lamb Hide me in Your Holiness Hide me in Your Holiness”

92 年的时候,我认识一位姐妹,一位神呼召出来的使女。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很反感,不喜欢她的“修女”样。但她总是“盯”着我,请我每周到她家去,和她一起读《圣经》,和她一起唱赞美诗,跟她一起祷告,每次去的时候,她都做好多的菜,等着我,我觉得她很“奇怪”,在很多人的眼里,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但她却持之以恒地带我读经祷告。每一次祷告的时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总是说:“主啊,求你把我隐藏在你十字架的下面”。

94 年的时候,我认识一位来探儿子的老姊妹,匆匆几面,没有什麽深谈。2000年,弟兄一家从加州搬到佛罗里达,邀请我们去他们家渡假,在那里,再次见到那位来探亲的老姊妹,我们临走的那天,老姊妹拉着我的手,眼里含着泪,对我说:“姐妹,我感谢主,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每个星期五就为你禁食祷告,求主改变你,使用……”

上个星期天,我们慕道班按进度讲到《路加福音》第十八章,9-14节,主耶稣讲的法利赛人和税吏在圣殿祷告的比喻。我虽然是讲课的人,但我知道,这是主对我讲的。那个税吏来到圣殿,知道自己hopeless & helpless,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求主开恩怜悯。法利赛人比税吏做的好,对税吏的罪也看得清,所以,他就像“浪子的比喻”中那个大儿子一样,自以为义。其实,主耶稣知道税吏的光景,就像浪子的父亲知道浪子“和娼妓吞进了你的产业”一样,但那个父亲看重的是浪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

“凭爱心讲诚实话”可以讲的很诚恳,很动听,但是,它实在是一个在恩典下的行动,在恩典中只有爱,没有刑罚,只有祝福,没有咒诅。在肢体之间,我们更多的是要彼此认罪,互相饶恕。卢云有一段灵修笔记,他说:“The desert fathers said that judging others is a heavy burden, while being judged by others is a light one. Once we can let go of our need to judge others, we will experience an immense inner freedom. Once we are free from judging, we will be also free for mercy” – [Bread for the Journey, Henri J. M. Nouwen]

上周上班的路上,听广播里一个关于非洲饥荒的节目,播音员说:“We can not change the world, but we can pick one person to help”, 同样,我们无法改变教会,也无法解决教会中所有的问题,但有一件事我们可以作,求主改变我们自己,在恩典中学习彼此接纳,彼此认罪,彼此服事。

每当我想到,像我这样败坏的人,主竟不放弃,主竟乐意使用,心中就满了感恩。虽然不配,虽然软弱,愿人透过十字架的光辉,看到主的完全和圣洁。

注:这两天“彩虹”又是刀光剑影,忍不住,又想发言,但主有恩典,让我想到这一篇体会,愿主坚固和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