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是罪人

作者:罗博学

(1) 陕西藉作家贾平凹曾经有一个很出名的说法,叫做“我是农民”。农民是他的精神理想,代表着耕耘、奉献与默默无声。他是农民的儿子,骨子里渗透着农民的血液,豪爽不羁,朴实敦厚。他以一生精力倾情报答故乡对他的养育,以手中的笔终于给家乡留下绚烂无比意味深长的咏叹!他愿意一生仿佛农民一般,耕作于“黄土地”。而不同的是,农民所产生的,是物质食粮,而他想遗留的,是给家乡直至全人类的精神食粮。

(2)

年龄稍长,我却已完全改变对“我是农民”的初衷,我开始津津乐道于王蒙最强有力的说法,他说:“我是学生。”王蒙的话似乎更令我向往,并感动。人的一生,无论做什么,都是在无边的学习中自觉完满。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并不仅仅单指学校时的纯粹学习,真正的“学习”应当包罗万象:学习生活,学习做人,学习上帝赋予人的一切智慧和自由意志,并以“善”作为最初原动力。因此,王蒙说“我是学生”,他希望自己一生都是在“学习”中度过,并且保有学生的谦虚和卑微。这也是很难得的人生境界。

(3)

似乎从很小,我便开始了对人生永恒意义的思索。我的追问,在一部小说中也曾有过——“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然而,我最不明白的,即是“我是谁”。因此我会格外关注其他人对“我是……”的命题。

(4)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西毒欧阳峰最终疯狂了,他的武功已登峰造极,完全可以技压群雄。可是,他最后却依然不清楚自己是谁,由此而显得疯癫。他一遍遍呼喊着“我是谁”,那一幕充满着戏剧色彩。可是,却揭示出人的无奈和无知。我们需要重新审视“我是谁”,需要客观地认识自己,并且寻找自我。

(5)

我是谁?我是何物?我相信我不是纯粹完全的“人”,可是我是谁?只是“罗博学”的附庸体吗?我不相信。可是,我是谁?……我既成为不了“农民”,也恐怕难当“学生”的重任。可是,我是谁?……

(6)

当我接触了基督信仰,并且以诚实的心灵进入之后,我才明白了作为人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圣经上说:“世人都犯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然后,我相信是上帝的恩典,我在北村小说《愤怒》中对“罪”有了客观的认识:“人的罪有两种,一种是行为的,就是犯的罪行;另一种是心里犯的罪,你虽然没有做出来,但你想做,你在心里已经做了,这叫罪性。不一定要犯出罪行来,但每一个人都有罪性。”

我开始明白,我终于找寻到“我是谁”,我逐渐认识到我是罪人,并且只是罪人,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我本身并不存在“罪行”,但是圣经真理,上帝的话语照射进我心灵时,我才感受到我内心的污秽肮脏。并且,我发现,每当与上帝的距离越近,我灵魂的龌龊、卑鄙、贪婪、邪恶……就越发清晰地使我痛苦。以致我不敢仰望上帝的圣洁,无法呼唤上帝圣洁的名。

我只是罪人!并且只是罪人!如保罗所说:“在罪人中,我是罪魁!”我相信上帝已从尘土中创造我,赋予我鲜活的生命,这是父对他儿子的恩惠,是造物主以爱对待他的艺术品。的确,曾经,我看待我,包括一切上帝创造的生灵都仿佛艺术品,应当完美,无瑕疵。可是,如今呢,我以自己的瑕疵玷污了上帝的圣洁,“亏缺了上帝的荣耀”!我的罪愆何其大!即使上帝宽恕我,我却不能宽恕自己。这,就是我的难处。

我多次感觉到灵魂在犯罪,并且肆意地享受罪恶所带来的无边快慰或痛苦。可是我却躲避上帝的呼唤,他告诉我应当过“得胜、圣洁的生活”,然而,我却躲避他的面。他多次叩响我心灵的门扉,我的心门却紧紧封锁,我却宁愿沉迷于罪而不愿上帝的拯救。但是,我自己知道,我是需要上帝的,每一秒钟都不能离开他的同在。我可怜、可耻、可悲,我向全能的上帝隐藏了我的软弱,不愿向他敞开。

我需要忏悔,向慈悲的父上帝用心灵忏悔!即使跪在床前,任痛悔的泪水流成汪洋,也毫不为过。我相信,我从此知道了“我是谁”——“我是罪人”,并且我知道唯一拯救我的,只有我们在天上的父并救主耶稣基督。愿上帝保守我的圣洁,直到我归回他圣洁的国度……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