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底,我们一家人回到中国。我因为工作的缘故待了六个星期就回来了,而太太和两个小的,阿康和阿乐,将在九月底才返回这里。我们每天在早晚的电话里有一些沟通。关心他们的读经进展,灵修日志和祷告。我将这里代祷事项告诉他们,也在他们面临一些难处和生病的时候,在电话上一起祷告。求神让他们无论在何处心都保守在神的怜悯和恩典中。 每次通电话,阿乐会讲个没完没了。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