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晏列传

字体 -

这一篇不长,还是两位人物的传记:管仲和晏子。两人都是齐国名相。管仲助齐桓公称霸春秋,晏子事齐灵公、庄公、景公三世。两人放在一起写,倒是方便读者把两人做个对比了。

尽管篇幅不长,既然两人都是名相,少不了对他们的行政风格做阐述。不过这不是我感兴趣的方面。除了了解到“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原来是管仲说的,而“上服度则六亲固”和现今的“法制治国”倒有异曲同工之处之外,对男人怎么施政,我并不以为然。好的理念中国自古并不缺,自有数不尽的饱读圣贤书的文人献计献策,但要实施成功,需天时地利人和,对某个人的个人力量究竟起了多大作用,评价需谨慎。

我着眼看重的,还是太史公三言两语间对人物的勾画。这管仲,照太史公的描述,我是很觉得其人品可疑的。文章是侧写鲍叔不计较管仲瑕疵之处,仍然大力保荐提拔他,从而体现出管仲鲍叔之间的深情厚谊,和鲍叔对管仲的知遇之恩。体现是体现了,但也让我得以窥见管仲的为人问题。别的方面不说,诸如谋略不成功,做官多次被免职此类,这些的确和时机有关,不可强求。但以下这两点,我觉得不能轻易放过:“管仲曰:‘吾始困时,尝与鲍叔贾,分财利多自与,鲍叔不以我为贪,知我贫也。’”,贫,就可以“分财利多自与”吗?“吾尝三战三走,鲍叔不以我怯,知我有老母也。”,有老母,就可以从战场上逃走吗?还三次!军法哪里去了!细节决定成败,品德上这样以自我为中心,缺少根本的诚实守信,这样的人,在我看来是根本不可为友的。

到这里又出现了那个著名的“让”。“鲍叔既进管仲,以身下之”,鲍叔让管仲做了相,自己做他的下属。实在几篇看下来,对这个“让”有些不耐烦了。这个儒家的精髓,很难说服人。识人是很可贵的一种能力,但也不至于一下就让到这么高的位置,是不是有为得贤名而置责任、置社稷于不顾之嫌呢?儒家衰落,该好好反思一下这个“让”文化,既不利于个人发展,也不利于社会发展。公平竞争,有法必依,才是正理,法外破例,即便以“让”之名,也是生乱之源。

此管仲果然做官做得富可敌国,“管仲富拟于公室,……齐人不以为侈”,人民却不认为他奢侈。我想象不出真相是如何,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是反腐对象吗?为什么人民不追究,照样爱戴,我归结于这样的人民是被权力统治惯了,爱戴的是权力而已。另一方面,齐国当时是盛世强国,仅这一条成就,就足以让人民原谅很多不可原谅之处了。

全篇结尾“太史公曰”中有“管仲世所谓贤臣,然孔子小之。”,太史公没有引用孔子原话如何“小之”,但已经让我很得意,原来在对管仲的看法上,我与圣人看法相近啊。

相对管仲,晏子让我觉得更令人敬重。第一其节俭,不仅自己节俭,对家属也管理严格,“食不重肉,妾不衣帛”。想当然,这即意味着清廉吧。第二其礼贤下士,知人善用。以国相之位高权重,做到这两点就很不容易了。以致太史公也感叹:“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忻慕焉。”,叹自己没有好运气遇到晏子这样的领导。

说到晏子,第一让人想起的是”晏子使楚”的故事。这应该是史上记录下的他的最著名的事迹了。太史公在此并未提及,为此解释为“世多有之,是以不论,论其轶事”。这也是太史公笔法灵巧之处,对世人熟知之事,不复赘述。

而太史公在晏子这篇里论的一个“轶事”,让我觉得是本篇最为精彩之处,我一读之下都不禁笑出声来。阅读能到这样的快乐,实也是可遇不可求。

说的是晏子的车夫的老婆,有次在车夫为晏子驾车出行回来之后,突然提出要跟车夫离婚。车夫纳闷,问为什么。原来这女子“从门闲而窥其夫”,从门缝里偷看她老公工作时的神情,那是“拥大盖,策驷马,意气扬扬甚自得也”。这个画面写得实在生动,眼前活泼泼一个志得意满的车夫策马扬鞭的景象,好不神气啊!这一下就让我推此车夫为全篇最可爱之人了。

这有什么问题呢?女子说,人家晏子身为国相,尚且谦卑低调,你一个车夫,怎么能这么得意洋洋,我要跟你离婚!

这女子的见解很是令我意外,在我看来,车夫这么知足快乐地工作,在家也一定是知足快乐的,人生最难得就是这四个字,女子不珍惜,反求去,所为何来?更令我意外的,是“其后夫自抑损。晏子怪而问之,御以实对。晏子荐以为大夫。”车夫听了老婆的话,真的从此自我压抑损贬起来,而晏子竟然因车夫的这个变化,把他荐为大夫。

要让我从这一结果中找出一个积极的结论,那就是,听老婆的话,没错的。老婆洞察秋毫而机敏,领导风格就是低调,所以低调就是前途。除此之外,我是很可惜一个意气风发的快乐车夫变成了一个乏味的士大夫的。女子也许是如了意,夫君从此也跻身仕途,面上有光了,但会不会也有一些疼惜,老公在新岗位上要能做得长久,得多少低头哈腰啊!以他“身高八尺”之躯,终日如此,很是辛苦啊!

太史公写这一段轶事,是为了显示晏子恭谦高尚,我却是深刻记住了这位车夫的生动形象。车夫的妻子,更是我的《史记》之旅开始之后,所见到的第一位有言行记录的女子。虽说这女子仍然是作为丈夫的附属出现,但已经是很有见解胆识了,难能可贵。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