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太公世家

字体 -

齐太公世家

这一篇可算是部历史大片,从姜太公立齐国开始,到田氏放逐齐康公,近七百年的历史。通篇看完,果真最大的感想就是,任是腥风血雨,功名利禄,如何繁华盛世,霸业雄图,最终都是荒丘一冢。

看历史,这样几百年浓缩在三十六页书纸的看法,是很容易得到这样的感想吧。

说是腥风血雨,这一篇真是让我感受到了。前几篇看到的,我还看得怪不舒服的“让”,在这一篇是踪影全无。阴谋、以怨抱怨、兄杀弟、臣弑君,七百年来轮番上演。“太史公曰:吾适齐,自泰山属之琅邪,北被于海,膏壤二千里,其民阔达多匿知,其天性也。”这样一块富庶的土地,这样阔达智慧的民众,为何有如此的暴力忤逆暗藏其中,又是有什么样的故事未被记载下来。

只说一个统计数字,就可见这七百年齐国历史的血腥吧。自太公至康公三十二位齐国国君,非正常死亡的,有十三位,另加三位争夺王位失败的王子。我是一行行看下来,这样的残杀太多了,已经没什么感慨,此时倒是动用数字比较能说明问题了,于是我看到一个记下一个,这些惨死的国王、王子,一共十六位王室成员:

哀公,胡公,厉公,襄公,无知,纠(王子),无诡,孝公子(王子),舍,懿公,牙(王子),庄公,晏孺子,悼公,简公,康公。

除了这些惊心动魄到令人麻木的数字,此篇还是有些人物引起我的兴趣的。

首先自然是姜太公钓鱼的故事。这姜太公又是位神奇到不像真人的人物。就是太史公在此篇,也用了两个“或曰”,足以说明这人的事迹极可能是传说:“或曰,太公博闻,尝事纣。……或曰,吕尚处士,隐海滨。”偏这钓鱼的故事,写得倒像是真事一般。文王出猎,算卦,“所获霸王之辅”。周文王是《周易》六十四卦创始人,算卦自然是非常之准。我是觉得这姜太公“以渔钓奸周西伯”的姿态很是奇异,后人都说“愿者上钩”,上钩,总有点引诱欺骗的意思,这太公用这姿态等待明主,没有一点不恭敬吗?所以我更觉得这也是个传说故事而已。

《史记》看到现在,我发现了一个新乐趣,那就是注释也很精彩,不可错漏。就在钓鱼这段之下,注释有:“吕氏春秋云:‘太公钓于兹泉,遇文王’。郦元云:‘磻磎中有泉,谓之兹泉。泉水潭积,自成渊渚,即太公钓处,今人谓之凡谷。石壁深高,幽篁邃密,林泽秀阻,人迹罕及。东南隅有一石室,盖太公所居也。水次有磻石可钓处,即太公垂钓之所。其投竿跪饵,两膝遗迹犹存,是有磻磎之称也。其水清泠神异,北流十二里注于渭。’”这一段细致描述,出自郦道元《水经注》,读来如听溪水潺潺,如见树影依依,怎不令人心向往之!“两膝遗迹犹存”,这事想来是真的吧!

要说中国的历史文化叫人着迷,真不在刀光剑影、改朝换代,而在这隽秀文字,这山水之间,虽过千年,唯其不变声色,世世流传,只等后人探访。

越是读,越是愿望,在尽了人生之责之后,能去实地看看这些我在史书上认识的一个个地名,走到哪,歇在哪,哪就是归宿。

说齐国,不能不说齐桓公,将齐国发展成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这里的故事倒是和《管晏列传》里的管仲篇接上了。故事两面看,两位人物都立体了许多。

在襄公和无知相互残杀之后,国中无君,公子小白和公子纠争立。管仲当时是辅佐纠的,并且在拦截小白回齐途中射中过小白的衣带。小白诈死才骗过了管仲,得先机而胜。小白得国成为齐桓公后,欲杀管仲。此时鲍叔进言,“君且欲霸王,非管夷吾不可”。难得的是,齐桓公真听从鲍叔进言,不仅没有杀管仲,还“厚礼以为大夫”。能成霸业者,真是要有非凡胸襟和高瞻远瞩的智慧的。

在管仲篇里,提到“桓公实怒少姬,南袭蔡,管仲因而伐楚,责包茅不入贡于周室。”桓公是因为一个女人而生气,去袭击蔡国,管仲却借此伐楚,理由是楚不向周纳贡,一下子齐国就成了正义之师了。同样的手段,却借用一个更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事很有管仲的风格。我看不上管仲的人品不重要,君主大概是极需要这种人才的。所以齐国在管仲行政管理之下,成为春秋霸主。

桓公因为一个女人而生气的故事,在这一篇里,写得很详细,读来也颇有趣味,很见桓公个性。“桓公与夫人蔡姬戏船中。蔡姬习水,荡公,公惧,止之,不止,出船,怒,归蔡姬,弗绝。蔡亦怒,嫁其女。桓公闻而怒,兴师往伐。”这个桓公,经不起夫人玩笑,不但真生气了,还把夫人退回了娘家,退了又不休。人家娘家人也生气了,就把女儿又嫁了。这个桓公就因此出兵杀伐过去了。

往好里说,这个桓公算是个性情中人。往不堪里说,为这点私家事出兵,是有点不上台面,何以成大事,所以也难怪管仲这样的人才有用武之地。

但在干涩的历史里能读到这么一段,是很有趣味的,怕是只有《史记》才能有这样的生动。

尽管成了泱泱大国,齐国争立国君之乱却从未消停。 “桓公病,五公子各树党争立。及桓公卒,遂相攻,以故宫中空,莫敢棺。桓公尸在床上六十七日,尸虫出于户。”这一段读来很是凄凉。纵是一代霸主,身后也是万事皆空,世人只认权名,哪管去位故君。

此篇第三个引起我注意的人是崔杼。这个名字,觉得在哪里读到过。及至读到此几句“齐太史书曰‘崔杼弑庄公’,崔杼杀之。其弟复书,崔杼复杀之。少弟复书,崔杼乃舍之。”,想起来了,在李承鹏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前言里读过这个故事。齐庄公私通崔杼的妻子,崔杼因此弑君。齐太史如实记录,崔杼连杀几任太史,太史不屈,最终崔杼放弃。李承鹏用这个故事为他的“尊严”主题作引,这我很同意,要说这个故事里值得敬重的,就是这几任用生命维持了文人尊严的史官。但在此篇,则是给了崔杼一个多面空间。

这个崔杼最终是“乃舍之”了。不说他杀调戏自己妻子的庄公其实也是维持了自己的尊严,单说他最终“舍之”,就很值得人联想他人性中的某些品质,他显然不是心狠手辣到极点的人。不然以他在当朝之威,至少在当朝,让所有文人都闭嘴,并不难做到。自古至今,这样的事例绝不罕见。

《管晏列传》中的另一位名相晏婴,与这崔杼是交锋过的。就在崔杼杀了庄公之后,“晏子伏庄公尸哭之,成礼然后去”,有人让崔杼杀了晏婴,崔杼曰:“民之望也,舍之得民。” —- 放了晏婴,会得民心。

民心,这个崔杼,所忌惮的,是民心。这是作为一个专权的人很复杂的一个心理。民心和专权,是不相容的两极。或许正是这种复杂,造成了他最终被另一专权之人庆封灭门。未知庆封结局如何,此篇说他逃至吴国,还被吴国厚待。看来至少在此篇,专权又顾忌民心,是败给了专权至极的人。

此篇读完,是有些心情不能平静的,残杀太多了。中国历史,就此为血腥争权所充斥。也难怪五帝时代为人称颂怀念,前几篇里我说“禅让”虚伪,读完此篇我又有些犹豫,因为让我下定论,这样的血腥就是真人性,我也是不能。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