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逆转:霍去病一个眼神就镇住了哗变匈奴将士

字体 -

 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匈奴军队一万人侵入上谷地区,杀死数百汉人。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命票骑将军霍去病率骑兵一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陇西出发北击匈奴,六天转战五个王国(不是一般的强),越过焉支出一千余里,又一次长途奔袭,击杀匈奴折兰王、卢侯王,同时俘获浑邪王的王子及相国、都尉,此役共歼敌八千九百余人,还夺取了休屠王用以祭祀上天的金人,收获颇丰。霍去病不愧是常胜将军卫青的好外甥,冠军侯是也,打仗的能力一点也不输给他的舅父,“帝国双璧”啊,还有此二人,西汉何愁不能大啖胡虏血呢?

汉武帝闻讯大喜,于是立马下诏增加霍去病食邑二千户,有功必赏,毫不含糊。

这年夏季,乘胜追击的霍去病又与合骑侯公孙敖率领数万骑兵,分兵两路同时从北地出击匈奴;卫尉张骞、郎中令李广也同时从右北平分兵合击匈奴。

这次又是飞将军李广的表演时间。

其时,善于短促突击的李广只带领四千精骑为先锋,距离汉军大部队大约有数百里,张骞万余骑兵殿后。

此后,打仗相当飘忽的飞将军李广就遇到了相当棘手的事,因为他遭遇了十倍军力于自己的匈奴左贤王的团团包围。眼前敌人黑压压的一大片,水泄不通的款式,看到这种阵势连骁勇善战的李广军士都感到十分恐惧,躁动不已。

当然,久经沙场的李广除外,他沉稳地命令儿子李敢率数十壮骑迅速穿越敌阵,然后从敌阵左右冲出后返回,以测试匈奴人的战力。李敢返回后向父亲复命道:依我看,其实匈奴兵没有想像的强大,很容易对付。有了李敢这大长志气的一套说辞,汉军情绪才稳定下来,不再那么恐慌了。

李广于是命部队面对匈奴兵列成圆形战阵,凭借着优势兵力,匈奴人也不打话,首先向汉军阵地发起猛攻,意图速战速决,一时杀声振天,箭如雨下,霎时汉兵伤亡过半,损失惨重,甚至于连箭也快用完了,形势不是一般地危急。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气定神闲的猛将李广也不着急,保持一贯的对匈奴人的蔑视,并不当一回事,即使是已经让部下拉弓搭箭,但却不让发射,而是由一箭能穿石的他亲自用特大号的黄色强弓,专门射杀匈奴将领,还一连射死了好几个,这战术太强了,简直是别出心裁,让匈奴人都看傻了,折了几员战将,匈奴人也逐渐变得心灰意懒,攻势明显缓和了下来,没有那种志在必得的信心了。

此时已是日薄西山,天色渐晚,汉军将士更加惶惑,全都面无人色,只有举重若轻的李广神情自若,根本不把强大匈奴兵放在眼里,当他们是透明的,还若无其事地巡视战阵,安抚军心,调整部署,全军上下全都钦佩他的勇武,军心也渐渐安定。

第二天,汉军又与匈奴兵进行一轮恶战,虽然己方死伤过大半,但敌人的伤亡数却超过汉军的损失,赚到了。

眼看着要全军覆没,恰在此时,博望侯张骞的大军赶到,匈奴人见势不妙,于是引军撤围而去。其时,汉军显得十分疲惫,根本无力再追击匈奴,最后也只能撤兵而还。

这一役,面对十倍于自己的敌军,李广取得的战绩相当不俗,不过我军伤亡也比较惨重,功过相抵,李广还是逃脱不了“难封”的命运,不赏不罚。而张骞更加倒霉,由于行动迟缓,贻误战机,让李广差点全军覆没,按照汉朝的法律差点被处死,赎身后被削职为民,如果这样死了,就没有两年之后他的第二次西域之行了。

而骠骑将军霍去病,却是吉星高照,一路凯歌。他带兵风驰电掣般纵深匈奴二千余里,由此与公孙敖部失去联系,未能形成会师局面。

不过,特别能战斗的霍去病即使没有援手,孤军奋战却用兵如神的他,还是率部跨越居延海,经过小月氏,抵达祁连山,生擒单桓、酋涂二王,丞相、都尉率众二千五百人投降汉军,此役斩敌三万零二百人,俘获小王七十余人,算是汉朝用兵匈奴以来的一个“神话”。

闻此大捷,汉武帝大喜过望,立马又增加其食邑五千户,同时爱屋及乌,连带封赏其部下有功将领,鹰击司马赵破奴为从票侯,校尉高不识为宜冠侯,校尉仆多为渠侯,太公分猪肉人人有份,大家皆大欢喜。只有倒霉的合骑侯公孙敖因中途逗留贻误军期,未能与霍去病胜利会师,按国法本应处死,最后也和背时的张骞一样,赎身之后成为平民,各安天命。

当时,像少年英雄霍去病这样勇冠三军的人显然很少,更加不用说能取得他那种辉煌的胜利了。

据史载,当时汉朝老将麾下的将士、马匹、兵器统统都不如霍去病的强,霍去病所部将士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特别能战斗,而且作为主帅的他也确实是胆识过人,特别会指挥军队打仗,他很喜欢孤军深入(还没有李广的飘忽,运气比李广更是出奇地好),经常身先士卒,走在大部队的前面,甚至于老天爷也似乎很眷顾他的部队,从来没有让他陷入李广们曾经陷入的困绝之境,顺利得让人嫉妒。

倒是其他老将却经常延误军期而不能建功受奖,有的还受到了重罚。志得意满常常打胜仗的霍去病由此地位也越来越尊贵,到了后来居然和大将军卫青几乎可以比肩了。

经过多次毁灭性的打击,被追得屁滚尿流的匈奴人也出现了内部的裂痕,大家互相猜忌的结果,直接导致了是年秋季匈奴浑邪王投降汉朝,算是新鲜事一桩。

当时,匈奴浑邪王、休屠王在西部被汉军杀得落花流水、满地找牙,一下子损兵折将好几万,面对如此惨败,很没面子的匈奴单于十分生气,立马迁怒于这两个倒霉的王爷,甚至于密谋把他们处死以谢众人。浑邪王与休屠王知道后,当然非常害怕,连命都没了,那还谈什么愚忠,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叛国投敌算了,免得拉出去祭旗。

于是,浑邪王先派人在边境拦截经过当地的汉人,然后让这些人帮忙捎带投奔汉朝的信息,以便通传给汉朝的最高统治者汉武帝。刚好大行李息正在黄河边筑城防御匈奴,居然迎来了浑邪王的使者,弄清来意之后,立马派人急报朝廷。

匈奴人的这一异动,连汉武帝听到消息都有点诧异,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原本曾不可一世的匈奴人,也有装孬种的时候,当年他们是何其意气风发地横刀立马,侵入汉地如入无人之境,那种耀武扬威还历历在目,何以经过汉军的几年征战就变得四分五裂,服软了?

所以精明的汉武帝起初将信将疑,怕匈奴人使手段诈降,然后偷袭边塞,为了慎重起见,汉武帝还亲命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常胜将军霍去病领兵去看个究竟。

果然,后来发生的事情印证了汉武帝的疑虑是多余的。

虽然匈奴休屠王对降汉之事犹豫不决,但浑邪王还是先下手为强把他干掉,然后收编了他的部属,以示投奔大汉的决心。

霍去病渡过黄河之后,旋即与浑邪王所部相遇。浑邪王将士见到汉军后,很多人却纷纷逃走,不愿投降,甚至要哗变。气吞万里如虎的霍去病当机立断,其时只有十九岁的他,只身带几名亲兵勇闯浑邪王大营,纵马驰入浑邪王大营,只一个眼神就镇住了要哗变的匈奴几千兵士。然后对浑邪王陈述厉害关系,并从容与其商量对策,先是将企图逃跑的八千将士斩杀,杀鸡儆猴,稳住局面,然后又让浑邪王一人乘车直接去见汉武帝,表示臣服。

在浑邪王去京都朝见汉武帝的同时,还让其部下众将士共四万余人(号称十万)一齐渡过黄河,投降汉朝,这是当年的一项政治军事大事,也彰显了在汉朝的不遗余力的打击下,匈奴王国的日渐衰落。

浑邪王一到长安,汉武帝大喜过望,立马封浑邪王为漯阴侯,赏赐数十万,食邑一万户,甚至于其部下小王呼毒尼等四人也都封侯,官位大甩卖的样子,毕竟曾经如此强悍视汉人为无物的匈奴王臣服中原王朝,都是一种很风光的事情。为此霍去病继续立功受奖,加食邑一千七百户。

拉风归拉风,一下子要“大出血”,连年不断征战的汉朝国力也逐渐枯竭,财力物力更加是捉襟见肘,而且为了迎接浑邪王归降时的仪式之开支,差点出了人命,

话说浑邪王到京城谒见皇上,当时汉朝计划征调二万马车,组成浩浩荡荡的仪仗方阵前往迎接,以显示我大汉天威。关键是经过连年征战,大汉的马匹也阵亡了很多,加上中央财政无钱,只得向民间伸手,要征用民间马匹。有的老百姓怕自己的马有去无回,所以便将马匹藏匿起来,结果马不够用,达不到朝廷征调的数目,这让皇帝很没面子。

于是,汉武帝大怒,认为手下官员征调不力,是大大的失职,甚至迁怒长安县令,要处死他以儆效尤。

以臣之见,征调任务没有完成根本不是长安令的过错,是因为老百姓吃亏惯了,不肯配合,所以要让老百姓交出马匹,我想只有将我杀了。最重要的是,匈奴浑邪王背叛他的单于投降汉朝,这种不忠不孝之人本身就没有什么要热烈欢迎的必要,只要汉朝按普通礼节按次序让各县传送就行了,何至于劳民伤财,让天下人不安来奉承取悦异族人呢!一向正直敢言连皇帝也不怕的右内史汲黯反对道。

听到汲黯如此一说,连没有正衣帽也不敢接见他的汉武帝都变得默不作声,不想来硬的了。

及至浑邪王等来到长安,汲黯又请求汉武帝在未央宫高门殿接见他,以便痛痛快快地表述自己的反对理由,他说:匈奴人数度犯边,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朝为了保家卫国,遂兴兵征讨,却由此死伤无数,还浪费资财高达数百万,正是匈奴人让大汉伤筋动骨,返为贫穷的,有不共戴天之仇。原以为陛下得到匈奴人,会没为奴婢,以奖赏牺牲于战场的将士之家人,所缴之物,也一并赏赐,安抚天下苍生,抚平百姓痛苦,这才是正道。殊不知,陛下不仅做不到,还变本加厉役使百姓,征调他们的马匹来取悦异族人,供奉他们好像供奉骄横的儿子一样,就因为浑邪王率数万人前来归降,国库财富用尽也在所不惜,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而且,陛下不能用匈奴的财物答谢天下就算了,还凭法律中一项不重要的条文,杀死与匈奴人做生意的无知小民五百余人,正所谓为保护树叶而伤害树枝,我觉得陛下这样做是非常不对的,是丢了西瓜来捡芝麻。

汲黯还真是吃了豹子胆,还想以死来明志,牛人也。面对如此尖锐的言辞,连汉武帝面子也有点挂不住了,拼命忍着,先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后来忍不住,不仅没有应许汲黯提出的建议。而且还恼羞成怒地训斥起汲黯:朕很久没听到汲黯的声音了,一开声就都在胡说八道!

      不久之后,为责安全,汉武帝还将归降的浑邪王部众,全部迁徙到边境五郡的旧要塞之外,同时为了稳定和招抚人心,所以继续保持他们原有的生活习俗,特意设立五个属国,没有强行汉化,也一定程度上稳固了边防。从此以后,金城河西岸,傍南山直到盐泽一带,再也没有匈奴人了,偶有匈奴探马出没,却也是非常稀罕的了,因为匈奴人经过大汉的十年剿灭,力量已经大不如前。

话说休屠王被浑邪王干掉之后,休屠王太子和他的母亲阏氏、弟弟伦都被汉家罚没为奴,公派到属于少府管辖的黄门养马,发挥匈奴人的特长。品行纯正的休屠王太子由此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有了一个很有喜感的插曲,并改变了他的命运,那就是见美女目不斜视。

有一次,汉武帝在皇家巨型游宴中要检阅马匹,皇帝的身边自然是美女如云,艳光四射,休屠王太子等数十人牵马从殿下走过,接受皇帝检阅,当时牵马人没有一个不偷偷窥视的(美女谁不爱看),除了休屠王太子之外。

据说休屠王太子身高八尺二寸,相貌堂堂,是一个异域大帅哥,而他所养的马又肥又壮,煞是精神。

汉武帝对休屠王太子甚感惊奇,这世上居然有见超级美女不动心的,于是十分好奇的汉皇立马召他上前询问究竟,一问才知是休屠王太子,血统高贵也。所以,自此汉武帝对这个不好色之人便另眼相看,摘了他的奴隶身份,还升了他的官,先是任命为马监,后升为侍中、驸马都尉,一直作到光禄大夫,运气出奇地好,连他自己都有点迷茫,弄不清为什么这样得宠。

休屠王太子从此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从未有过闪失,办事都是件件有着落,没有拖泥带水的,深得汉武帝的信任和爱护,出门时让他陪乘,回宫后还须臾离不得,随侍左右,形影不离的款式,赏赐累计达黄金千斤。这样的待遇连很多皇亲国戚都没有享受得到,很吃醋,所以常常私下抱怨道:陛下不知从哪找了个胡儿,竟然当成宝贝来供养了。嫉妒之心溢于言表。

对此种抱怨,英明神武的汉武帝听到后也不收敛,而是更加厚待休屠王太子,谁叫人家有见大美女也脸不红心不跳目不斜视的“忍功”呢,你们有他那么纯的品行就好了。因为休屠王曾制造金人用来祭祀天神,所以汉武帝后来索性赐休屠王太子姓金,谢主隆恩也。

总之,自从浑邪王投降了汉朝,汉朝悉得浑邪王辖地之后,陇西、北地、上郡一带外族侵扰锐减,老百姓得以安居乐业,一派和平景象,打了这么多年仗,也算是值了。因此,连年征战造成国库亏空的汉武帝,正好能将此三郡的屯戍部队裁减一半,最大限度地减轻老百姓的徭役负担。

币拍网最低价的华人充值平台www.cnypai.com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