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 的存档信息

淅淅瀝瀝飄著雨

話說,“待我長發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可是對於我,長發及腰是件困難的事,更別提何時有人娶?留了快兩年的長發,去年接近春節時,還屁顛屁顛跑去燙發染色,花了大半天時間的無聊和折騰。終於一起一伏,一跌一宕,如波浪般閃著金黃色卷發總算大功告成。看著鏡子裏陌生自己,還有幾分女神範兒。 可是好景不長,所有的美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頭發也是如此,尤其是卷發。平時需要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