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喜圆功夫梦

字体 -

本来不想写《功夫熊猫》了。毕竟是以前的片子,但是也看了首映。到处浏览的时候,偶然看到这个帖子,写的还是很中肯的。转过来喜欢熊猫的朋友一起再回顾一下。 好莱坞的动画片,一般都会宣扬“相信自己”、“寻找真我”之类的精神,比较符合美国佬追求个性解放的基本信念。但是,过分的“相信自我”,则可能演变成很滑稽而荒诞的情形,就像“美国偶像”或者“舞林争霸”海选中那些“极品”人士们,他们口口声声也是宣称“相信自己”。可见,“真我”并非宣称的,而是得联系那个具有潜能的兴趣点才行。

  《功夫熊猫》中的阿波(Po)就找到了这样的兴趣点,确切的说,是他的师傅(Shifu)找到的。相对于表面上看得见的图像内容上的“中国风 ”,个人觉得“因材施教”这点,更得中国功夫片的神韵——特别是港片中表现清末民初时期的功夫片,这些在洪金宝、成龙和元彪的作品中都有很多的体现。

  不过,更仔细考虑的话,阿波的“功夫”,还和“因材施教”又稍有不同。材质可分天生的与后天的,阿波这两样都不沾边,对功夫而言,他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材质,至少在最开始是如此。这样一来,阿波的故事,其实变成了一个“挖掘潜能”的故事,属于“超越自我”,这是中国人和一切具备哲学思维的种族爱搞的玩意,和老美流行文化中“发现自我”有着不同的意境与道路。然而,“发现自我”这个东东很狡猾,永远存在狡辩的可能性:当你说你做到某样之前不可能的事情,是“ 超越自我”的时候,它就可以说其实这不是“超越”,而是发现一个“更真实”的自我,让你简直没脾气。

  不过,俺觉着吧,即使抛开“超越自我”与“发现自我”的混乱,单从武术修为上来说,阿波的成就也超出了一般“高手”的境界。比如说“虎胆五侠 ”虎、鹤、猴、蛇、螳螂吧,他们将符合各自形态特色的形意拳练到巅峰还不算最厉害的,最厉害的应当是超越自身条件,精通迥异于自身条件的武术类型;如果螳螂能打出虎拳的雷霆威势,虎能使出蛇拳的灵活身段与柔力,那才是高手中的高手,那才能让人有“惊艳”的感觉。

  无论怎么看,阿波都不太可能会成为高手,更不用说成为高手中的高手。但事实上他偏偏做到了,这是因为他的“兴趣激发潜能”的途径,暗合片中“神龙诀”的精髓,那就是以无法入有法,以无限为有限:当你想争夺一个包子时,使什么招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抢到包子”这个结果。由于阿波同学对于“吃”有种近乎着魔的痴念,所以就会有极大的动力、会自动运用师傅教的各种技能去抢夺,暗中又契合了“打破招式套路壁垒、信手拈来挥洒自如”的境界。更妙的是,片中阿波拿到包子之后行为的表现,已经不止是“收发自如”,而是“无妄无执”的境界了,可算是编导小小的神来之笔。

  当然,对于非功夫片爱好者来说,以上这些似乎都没啥意义。但是像小可这样有些不着调的功夫情结的,总会忍不住为片中那一处处暗合“中国功夫” 经典设定的细节而着迷不已。单从这些歪七八想的东东中,已经体现出编导向中国功夫致敬的诚意与用心,其亲切程度,比那皮毛都沾不上的《功夫之王》要好得海了去了。

  其他视觉上的东东,也没啥好说的,说了大家也没法看了。因为片中场景并不多,所以“露馅”的机会很低。现有的场景都是些稍微有点知识的老外都喜闻乐见的亭台楼阁、窄街店面之类的,大致都还真实。唯一让人稍微有些意外的,是“和平谷”居民的成分,基本上以鸭子、兔子、猪猪居多,看起来和迪士尼的达菲鸭、猪小弟、兔宝宝还确实蛮像的,不知梦工厂动画师们是否玩着玩着又手痒了,忍不住要恶搞一下迪士尼?

  比起场景来,令人赞叹的,是影片的动作设计与表现。《功夫之王》打着双J的噱头,其实是拿花架子敷衍人,亏得同胞们还寄托了那么多希望。不过说实话,单论具体的分解动作的话,《功夫熊猫》也没啥傲人的资本,除了“师傅”偶尔表现出的“太极”功底外,他教给熊猫的,以及大反派“大龙”、正派弟子 “虎胆五侠”们的招式,都是功夫中的大路货,类似于太祖长拳之类的。也就是说,“虎胆五侠”的形意拳特征并不明显,这点颇让我吃惊,我原以为会大大表现一番的。

  后来一想,这也不难解释。因为人类打形意拳是为了模仿动物的动作,而片中五位大侠本身就是动物,还能怎么模仿自己呢?适当地展现一下蛇的“游走”、虎的“威猛”、鹤的“舒展”、猴的“敏捷”就行了,影片也的确是这么做的。最难的是“螳螂”,人类演戏此动作时,是以“伏身竖肘屈腕三指成抓”为标志性动作的,可人家螳螂本来就长得那副德性,实在是没法让人家“更螳螂”了。再加上螳螂与其他作为动物的角色之间体形的差异,更难表现招式拆解之间的微妙细节,所以但凡螳螂兄弟出招的时候,影片一概以对手的反应该掩盖过去了。还好,幸亏螳螂在本片中本来就是个喜剧角色,动作上的缺乏表现损失也不大,更何况人家在“针灸”时表现的好玩,比其他四侠更大大地出了回风头呢!

  真正圆俺心中功夫梦的,是影片对于动作的表现方式,正好是弥补了《功夫之王》的最大不足,那就是功夫的“韵律”与“节奏”。这两点其实是根植于任何功夫类型中的,而中国功夫电影的拍摄又尤其是以这两点为核心、并由此区别于老外拍的西洋镜功夫片的。如果缺少了这两点,再好的单个动作,连贯起来,也会显得很生硬难看。对于电影表现来说,中国功夫的这种韵律与节奏,就取决于动作指导和导演相互配合、用什么样的镜头轨迹以及画面节奏去表现功夫。类似于《功夫之王》那种滥用慢镜头的方式,看似表现了中国功夫的美感,其实只是一种花架子的形式感,完全失去了内在的美感。《功夫熊猫》在这方面要做得优秀得多。

  “虎胆五侠”在“海选龙战士”的出场招式,就初现了动静结合的玄妙。试以“虎妞”的动作为例,她落地后一个大动态的比较舒展的缓慢动作,继而接以迅猛收官的亮相动作,显示出动若脱兔、静如山岳的风范来。后来第一次让观众——至少是让我——惊艳的,居然是“乌龟大师”,他那招“乾坤点穴手”真是帅呆了,快慢镜结合得天衣无缝,既有雷霆一击的力度,又有优雅从容的法度,果然不愧是超一流高手。而这与他平时的身形与动作又是那么的不协调,这种强烈的反差,在震惊之余更透出好玩的趣味来。此后每一段格斗场景中,都有这种令人心旷神怡的韵律与节奏存在,剪切与快慢镜的配合都妙到毫巅,即使不是功夫迷的观众也会被深深地吸引。

  在镜头表现力上,影片更是借助于动画的便利,发挥出无所不能的功效。动画迷们应当还记得《圣童降临》里动作场景中上天入地、飞旋环绕的镜头轨迹,基于表现内容的不同,《功夫熊猫》的机位与视角变化还没那么复杂,但是同样优雅而富于变化,将空间感与方位感都传神地交待给观众。当镜头在场景空间如羚羊挂角般飞腾时,银幕画面似乎具有了更为辽阔的景深,仿佛要把观众整个吸进去。IMAX影院欣赏的效果当更为精彩,由此更令人好奇:如果本片制作成立体电影的话,那效果又该如何地震撼!其中如“大龙越狱”和“索桥狙击”两段,都是场景与镜头调度的经典范例,俺个人最喜欢“虎妞”和其他“四侠”私下前去迎敌时的场景,镜头时而追踪,时而又环绕反拍,时而又拉成远景,时而又从众侠身下贴体穿过,极富动感。那种令人激动的节奏,让我想起《卧虎藏龙》中“屋顶追逐”一段,很有如痴如醉的快感。

  声效的配合,更让本片的效果如虎添翼。虽然本片的音乐并没有令人特别印象深刻的主题旋律什么的,但回想起来也没啥突兀而不合适之处。关键是音效剪辑与合成做得极其优秀,“大龙”牢狱幽深的空间感、筷子拼斗交接的细节、兵刃飞舞的方位感、阿波坠地以及大龙猛攻时的震撼低频,都做到了令人感动的级别,迷于此道者将来当收入此片的蓝光碟,作为演示炫耀的法宝。

  让俺稍有不满的,是配角的生动程度。“虎胆五侠”基本上沦为龙套,即使是最大牌的、由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配音的“虎妞”也没多少表现的时机,其实她与师傅以及大龙之间的恩怨情仇,是可以稍微深入地描绘一下的,不用太多,多一两个情绪的瞬间,就能让她的形象更为丰满起来。不能说编导没想到这一点,因为有闪回的对比镜头暗示了,但是后来却放弃了。其他四侠中,螳螂因为是抵死好玩的塞斯罗根(Seth Rogen)配音,所以想不抢镜都难,“针灸”的场景中对阿波的那最后一把恶整,让影院里所有的人都笑得抽筋。其他三个可就连这样耍嘴皮子的机会都没有了,“鹤”好歹还说了几句话,刘玉玲配音的“蛇”则形同摆设,成龙大哥的“猴”更是彻底浪费了,俺甚至不记得他在片中是否出声!阿波的老爸(别问他是什么动物,哈哈,反正不是熊猫)也应该可以有趣些,加些神经质的大条或者帮倒忙,也许会更好玩;一众“街坊邻里”,似乎也弄个把有惊艳表现机会的龙套,那些会使影片抵死的程度大为增加。差点忘了,本该是龙套的犀牛牢狱们却个顶个傻得挺可爱的……

  当然,这些都是小缺陷,属于可以“锦上添花” 的类型;没有这些花,《功夫熊猫》这块饱含中国风的织锦也是一个至尊娱乐,对各个年龄和性别的观众都有超强的杀伤力。其中杰克布莱克(Jack Black)、给“师傅”配音的达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和给“乌龟大师”配音的邓肯(Randall Duk Kim)居功至伟。“乌龟”绝对是本片中除主角外表现最突出的“黑马”,他那不知是糊涂还是智慧的幽默,每每让人忍俊不禁。霍夫曼也贡献了他近年来最好的演出(无论是台前还是幕后),“师傅”不仅被他演得很可爱,还因为对徒弟们的无私关爱而让人有稍稍感动。杰克布莱克则完全将自己融入到阿波这个角色当中,自《摇滚学园》(School of Rock)之后,好久没看见他如此神采焕发同时又细腻传神了。

  从娱乐的角度来说,《功夫熊猫》几近完美。而它对于中国功夫的展示,从精神到动作又都是如此地传神,让每一个中国观众都无法不被其打动。这个夏天,能看到《功夫熊猫》,真是一种幸福。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