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该如何对待圣诞节?

字体 -

那年的圣诞节雪下得很大,我们唱诗班的弟兄姊妹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终于在全镇的唱诗比赛中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圣诞节后的第一次聚会,弟兄姊妹仍意犹未尽地在议论着圣诞节得奖的事。我回想着那一天过节的情景,又唱又跳,场面很是热闹,可节日过后却感到心里空空的,灵里没有一点享受,也摸不着主的同在,还感到身体很疲惫。其他的弟兄姊妹也有一样的感受,我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时王珂姊妹忽然说:“咱们每年举办圣诞节时,都忙得热火朝天,可当时是挺热闹的,但过后心里却感到疲惫、痛苦,享受不到主同在的喜悦。你们说,我们过圣诞节到底合不合主的心意呢?如果合主的心意灵里怎么没享受呢?节日过后灵里怎么仍是枯干哪!”

王珂姊妹话音刚落,聚会点顿时像是炸开锅似的,许姊妹一脸不屑地说:“瞧你说的这是啥话?过圣诞节咋不合主的心意了?咱们都是主的儿女,咱给主过生日,主肯定高兴!”

胡老姊妹附和着说:“我信主都几十年了,年年都过圣诞节,一年比一年办得热闹,这不都是主的祝福嘛!”

“我们借着过圣诞节纪念为我们钉十字架的主耶稣,这怎么不合主的心意呢?”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说着。

这时一向说话比较谨慎的沈弟兄说:“王姊妹,你说的这个问题我还真没考虑过。咱们信主凡事都要以主的话为依据,如果没有主的话作依据,那肯定就是出于人意的。”一部分弟兄姊妹点头认可,表示赞同沈弟兄说的话。
我听王姊妹的话有道理,也开始思索过圣诞节到底合不合主的心意呢?这时,平时说话比较有见地的杨姊妹发言打断了我的思绪:“如果是出于人意的,那不就成了人的教导,人的遗传了吗?那我们这样做就有可能违背主的心意啊!主耶稣曾斥责法利赛人说:‘以赛亚指着你们假冒为善之人所说的预言是不错的。如经上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你们是离弃神的诫命,拘守人的遗传。’(可7:6-8)我们都知道,当初的法利赛人就是在律法以外加了很多古人的遗传,他们把人的吩咐当成律法来守,而废弃了神的诫命,用这些古人的遗传来教导人,还根据这些遗传来抓主耶稣门徒的把柄,说主耶稣的门徒用俗手吃饭,他们这些做法不仅没有得到主耶稣的称许,反而被主定罪为假冒为善的人,敬拜神也是枉然。可见,守这些出于人的教导,不也是在遵守人的遗传吗?应该是不合主心意的。”

圣诞节,聚会

杨姊妹的交通使我眼前一亮:是啊,主耶稣明明斥责法利赛人遵守人的遗传,而废弃神的诫命,这不就是在遵守人的遗传吗?一时间,聚会点哗然,很多人赞同杨姊妹的观点,还说这样交通有亮光,我看见许姊妹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这时,我抬头看到宋姊妹一直没有发表观点,就对她说:“宋姊妹,你今天第一次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你也谈谈你的看法吧。”宋姊妹微笑着,看着我们说:“那我也谈谈我的看法,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主耶稣有生日吗?”

“当然有了,谁不知道主耶稣十二月二十五日降生在马槽哩,这还用问吗?”许姊妹得意地抢着说。

“是啊,主不就是十二月二十五日降生的吗?”有的弟兄姊妹附和。

宋姊妹听了之后说:“其实啊,关于这方面,主耶稣作工时就回击了我们的这一观念。我们看马太福音二十二章四十一到四十六节:‘法利赛人聚集的时候,耶稣问他们说:“论到基督,你们的意见如何?他是谁的子孙呢?”他们回答说:“是大卫的子孙。”耶稣说:“这样,大卫被圣灵感动,怎么还称他为主,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把你仇敌放在你的脚下’?大卫既称他为主,他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一言。从那日以后,也没有人敢再问他什么。’约翰福音八章五十七至五十八节:‘犹太人说:“你还没有五十岁,岂见过亚伯拉罕呢?”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从主耶稣的话中看到,主耶稣根本不承认他是大卫的子孙,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因为主耶稣的实质是神的灵,他代表神自己,他是从亘古就有的那一位,是造物的主,他是大卫的主,也是亚伯拉罕的神。造物的主怎么会有年龄呢?怎么会有生日呢?而我们人却按照自己的意思,给神定了一个生日,这不是太荒唐了?这不是把主耶稣当成普通人了吗?这是不是在贬低神、亵渎神?”听完宋姊妹的交通,我恍然大悟:是啊,主耶稣是道成肉身的基督,就是造物的主,神是自有永有的,他怎么会有年龄与生日呢?我也经常看这些经文,怎么没发现这个问题呢?

宋姊妹接着说:“圣经中记载了很多神给人定的节日仪式,如:在旧约时神要求人守安息日,过住棚节、逾越节,新约中主耶稣要求我们掰饼、喝酒、受浸、蒙头、洗脚这些仪式,这些节日和仪式都是神给人制定的,都是有意义的。如:旧约时代的逾越节是为了纪念当时以色列人出埃及,神击杀埃及的长子时,越过了以色列人全家;新约时代的洗脚是为了守住主耶稣升天之前赐给人的命令,让主内的弟兄姊妹都彼此相爱,人守住了就能合神心意,蒙神称许。如果是出于人意的,就与神无关、与真理无关,因为出于人意的不仅没有意义,还有很多的偏谬、荒唐之处。就如刚才咱们谈到的过圣诞节这事。弟兄姊妹点点头:“这样一交通事实还真是这样,咱们还真没想到。”

宋姊妹拿出一本属灵书籍说道:“弟兄姊妹,我在一本属灵书上看到一段话,我给大家念一下。”说着她打开念道:“宗教界的‘复活节’‘受浸纪念日’‘耶稣诞生日’等等这些毫无道理的节日,都是古往今来很多人编排流传下来的,与神造的人类格格不入,是人丰富的想象,人的‘巧妙的构思’才流传至今,似乎没有一点破绽,其实,都是撒但捉弄人的把戏。越是在撒但群居的地方,越是陈旧、落后的地方,封建陋俗越是严重,就这些东西将人捆得结结实实,根本没有活动的余地。似乎在宗教界有许多节日是独具匠心,似乎与神的作工能牵线搭桥,岂不知都是撒但捆绑人认识神的无形的绳索,是撒但的诡计。其实神的一步工作结束之后,早将他当代的用具、当代的‘风格’一毁了之,不留任何痕迹,而那些‘虔诚的信徒’仍在敬拜那些有形有像的物质东西,把神的所有却扔在脑后,不作研究,似乎对神满有爱心,岂不知人早将神撵出家门之外,而将‘撒但’供奉在桌上。‘耶稣的画像’‘十字架’‘马利亚’以至于‘耶稣的受浸’‘耶稣的晚餐’这些,人都把它们当作‘天主’来敬拜,而且还口口声声喊着‘父神’,这不都是笑话吗?到今天,在人中间流传下来许多类似的说法、作法令神厌憎,严重地拦阻了神前面的道路,以至于对人的进入更是极大的损失。”(摘自《作工与进入(三)》)

读完后,宋姊妹说:“从这段话中看到,宗教界的很多节日外表看似乎与神的作工有联系,但根本不是出于神的意思,也没有神的话作依据,都是咱们人编排流传下来的,并非是神的要求。而我们守住这些节日和仪式,敬拜这些有形的东西,还认为这样做就是在敬拜神,就是在对神忠心,其实这些东西不仅不能帮助我们认识神,明白神的心意,还会成为我们认识神的拦阻和障碍。就像法利赛人,他们就注重在规条仪式上做文章,认为把这些守住就合神心意,就是敬拜神的人了,而主耶稣来作工时,他们不从主耶稣的话中寻求真理,也不考察主耶稣的作工是不是从神来的,圣灵现实的工作是什么?而是以‘主耶稣不守古人的遗传’为由,处处抓主耶稣的把柄,最终给主耶稣扣上种种罪名钉上了十字架。我们为了过好这些节日,绞尽脑汁,煞费苦心,这些节日和仪式成了我们心中的神,成了我们敬拜的对象,至于神现在在做什么,神的心意是什么,神现在对我们的要求是什么,我们却不寻求,也不明白,这些节日、仪式无形中不就取代了我们心中神的地位?这不正是撒但的诡计吗?我们这样走下去,岂不是离神越来越远吗?”

圣诞节,聚会

听了宋姊妹的一番话,我心里一惊,没想到我们守了多少年的宗教节日、仪式,不仅不合神的心意,还有这么严重的后果。那如果我们不守这些节日仪式,而去守主要求我们守的节日仪式,是不是就合主心意了呢?我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

宋姊妹不慌不忙地说:“圣经上确实记载了不少神要求我们守的节日和仪式,还有很多神要求我们实行的话,但是主让人守的都是分时期、分阶段的,并不是永不改变的。就如在旧约时代耶和华神说:‘你们务要守我的安息日;因为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使你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你们成为圣的。所以你们要守安息日,以为圣日。凡干犯这日的,必要把他治死;凡在这日做工的,必从民中剪除。’(出31:13-14)到了新约时代,主耶稣却在安息日里带着门徒作工,门徒饿了,还在地里掐麦穗吃。又如在旧约时代神与亚伯拉罕立约:‘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礼;这就是我与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创17:10)但在主耶稣复活升天之后,圣灵启示彼得给未受割礼的外邦人传福音,经上也说:‘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加6:15)从中看到,在旧约耶和华神要求人守的,在新约时代主耶稣却没有要求人再守。因为主耶稣来作工时,就带来了新的时代、新的工作,对人也有了新的要求,这些新的要求是根据当时主耶稣的作工给人提出的,也是根据当时人的需要提出来的,当人实行主耶稣现实的要求时,就能获得圣灵的作工,享受到主耶稣的丰富恩典,不仅对神有了新的认识,而且也从旧的规条中释放了出来。而那些在主耶稣作工时还守着耶和华神的要求的人,他们外表上看着对神虔诚,但却成了守宗教仪式的人,他们不仅没有圣灵的作工,反而成了抵挡神的人。

下面我再给大家念一段话咱们听听:‘宗教人士最善于把以前所领受的神的话拿到今天,来跟今天神的话对号。把以往圣灵所开启的东西持守住来事奉今天的神,这就成了打岔的事奉,也成了老旧的实行,完全变成了宗教仪式。若你认为事奉神的人必须外表谦卑、忍耐……而且把这样的认识拿到现在实行,那这些认识就是宗教观念,这些实行就成了假冒为善的表现。所说的宗教观念就是指过时的老掉牙的东西(包括对以前神所说的话的领受,圣灵直接开启的亮光),若拿到现在来实行就是打岔神的作工,对人没有什么益处。’‘神作工的原意本是新的、活的,并不是旧的、死的,他让人持守的是分时代、分阶段的,并不是到永远的、一成不变的,因他是使人活而新的神……’(摘自《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从这些话中我们看到神是常新不旧的神,他的作工也是常新不旧的,他作的任何一项工作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根据咱们人类的需要,根据他作工的计划来作。就像神的名字能叫耶和华,也能叫耶稣;他能是灵的形象,也能成为肉身来在人中间与人实实际际接触;他能带领人守律法诫命,也能给人提出高于律法诫命的要求。而我们受造人类的本分就是跟随顺服,神的工作到哪儿我们就顺服到哪儿,神现实的要求是什么我们就实行什么,这才是跟随羔羊脚踪的人。如果在神新的时代我们还守着以往旧时代神的要求,那不就是悖逆神,与神背道而驰吗?就像法利赛人一样,他们在主耶稣来作工时还持守着旧约的律法,还拿这些旧约律法来定罪主耶稣,抓捕那些跟上神新工作的主耶稣的门徒,结果犯下了抵挡神的滔天大罪,遭到了神的惩罚。所以,如果我们不认识神的作工原则,总是套规条,走老路,跟不上神的作工步伐,是很容易抵挡神的,大家说是不是这样?”

很多人点头认可,不时地说:“这样交通还挺有亮光的,原来每个时代,神对人都有不同的要求,神让人守的是分时代的。我还是头一次听这么实际的讲道。”

我点点头说:“这样交通,我心里透亮了一些,我们如果在神新的作工中还守着以往神旧工作中的要求,就是在搞宗教仪式,这样做就容易抵挡神。宋姊妹,我这样领受对吧?”

宋姊妹高兴地点点头:“是这样。弟兄姊妹,我们都在盼望着主来接我们,主耶稣再来的预言基本上都应验了,这是事实。虽然我们有时守住了主耶稣的要求,也按主的吩咐受浸、掰饼、喝酒、洗脚,却享受不到圣灵的作工,感受不到主的同在,很多信徒信心冷淡,讲道人无道可讲,都像迷路的羊一样在黑暗里摸索,看不到主的带领……”宋姊妹的话说到了我们的痛楚,我心想:是啊,我信主多年外表也吃苦付代价,努力守主的话,可内心深处却常常软弱无力,像是被主撇弃了一样,真是不知路在何方。宋姊妹继续说:“其实,这种现象不只是一两处教会有,而是整个宗教界的普遍情形,任何人都扭转不了,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我们反思啊,主为什么会离弃我们?主的心意是什么?”

一时间,大家面面相觑,会场里没有人回答,许姊妹在皱着眉头翻看圣经,这时沈弟兄说:“刚才宋姊妹的交通我听了心里很亮堂,她这样交通合乎圣经,这是以往我们认识不到的。她谈到宗教界的光景也是实情,我们确实是失去主的同在,落在黑暗之中了……宋姊妹刚才问这里面神的心意是什么,我忽然想到了圣经阿摩司书里面的经文:‘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摩4:7)现在宗教界荒凉这么长时间了,任何人都无力扭转,不正是像这经文说的神使雨停止了吗?我就想是不是神在什么地方作了新工作?借着荒凉迫使咱们寻求神的脚踪啊?”

我心里一惊:新工作?神作了新工作?

“诶,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主耶稣来的时候圣殿不就荒凉了吗?有可能神就是在别处作了新工作。”王珂激动地说。

弟兄姊妹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时许姊妹站了起来,不耐烦地说:“主来肯定会警醒我们的,我看咱们还是要多看圣经,主会带领我们的!”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生气地说:“十点了,该散会了,咱们都回家吧。”有三两个人站起来要走,可大部分弟兄姊妹却没有站起来,我也是越听越兴奋,要是以往这个时候,我早就瞌睡了,可今天我却没有一点睡意。只听有弟兄姊妹说:“刚讲到关键地方怎么能走呢?”“好不容易听一次这么实际的讲道,解决了我们不少问题,这样的道恐怕神学院的牧师也讲不出来。”“我干渴的心灵得到了浇灌,就是听一夜我也愿意。”许姊妹看了看我们,气呼呼的和那三个姊妹走了。

他们走了,我们仍继续探讨着,那一夜的聚会,真是终生难忘啊!

河南省   小齐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