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何 「 文明 」 的腳步漸行漸遠?

一天,我帶著三歲的女兒出門,上了電車後,我們走到了專為 「 老弱病殘孕 」 準備的優先席區域,看到那裡坐著三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一個閉著眼睛,一個拿著鏡子在化妝,一個低著頭看著手機。年幼的女兒因著沒有位置坐只能站在旁邊,兩手抓著扶手。可這三個年輕人就像沒看到我女兒似的,中途竟沒有一個人讓座。過了一會兒,後面有人拉了一下我的包,我回頭一看是一位要下車的… (阅读全文)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