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急切

字体 -

中午出去吃飯,看見壹送外賣的男子,剛剛在四樓的門口將外賣放在架子上, 給對方打完電話,就匆匆的跑進電梯,我想,他是怕慢了,電梯錯過了,又得多等壹會兒,或者是就得走路,為了這壹會兒的時間,匆忙壹點,也是值得。

走進電梯的時候,他變很急切的按了很多下電梯關門的按鈕,樣子好像是那樣立即就能關閉,只是這電梯似乎並沒有聽他的,依然在緩慢的進行著自己原有的程序,他的急切,只是他的,不是我的,甚至不是所有其他人的。

也許他這壹快的時間,可以讓下壹個人多壹分鐘吃到飯,可以多送壹天可以多送幾份出去,就已經很好,這種急切的背後,隱藏的似乎是對生活資料迫切的需要,是壹種對於生存對於物質極大的虔誠。

電梯走到三樓的時候,他就急匆匆的跑出去,結果發現,還只是到三樓,可能是三樓某個人懶得等這個電梯,自己走下樓了,看出去了,才看見那是三樓,我聽見他很煩躁的說“整什麽鬼”,又趕緊跑回來,像是在追趕時間,進來之後,依舊還繼續著他的絮語,“整什麽鬼”,電梯重新往下,快到壹樓,在電梯還沒有落地停下的時候,他就開始按電梯開門的按鈕,和按關門的按鈕壹樣急切。

電梯依然沒有聽他的,緩慢的才將門打開。打開之後,他跑向了另壹棟樓,不見了。

但他說的那句話,卻好像壹直在我的心裏,拷問著我的靈魂,我們是在搞什麽鬼,我們的人生是在搞什麽鬼?這麽匆匆忙忙是在搞什麽鬼?

電影《無問西東》正在熱播,好多文章在寫,在追著第壹波的熱點,為了博取更多人的眼球,為了壹篇爆款的文章,可能也有很多人守了很久。

我在這裏,每天如此這般,做著自己的事情,將壹本書翻開,將壹個故事重新翻出,甚至,將壹個又壹個的意識拿出來,擺在壹起供人選擇,看上了那個我就對哪個重新進行修飾,看不上的,我重新丟掉,也是從這裏到那裏,從此岸到彼岸。

但是,這些都是在搞什麽鬼嘛?這中間有壹個物質的鬼,充滿了壹個欲望的鬼,虛榮的鬼,還有壹個無知的鬼,就是這些鬼,讓我們失去了原有的從容。將日子過到匆忙。

所有不管是追熱點,還是像外賣大哥那樣,或者是如我這般,找出壹些觀點,供人審閱。其實,最後的目的都是壹樣的,壹是生存的能力,二是生存的物質。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