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人群

字体 -

不管是 道德還是 法律,我 都支持“ 常回家 看看”, 然而我要說的是,今年我又回不了家。

我的父母當然不會怪我,更不會起訴我。然而正如誌輝所說,權利的放棄,不意味著義務的當然消失。我其實很想履行這個義務,時時刻刻!

有人還說,不常回家看看的人是沒有良心的。我想讓自己有良心,但誰讓我能有良心。

我拿什麽來支持妳,我的老年法!

心理壹直很痛,因為我看過村裏的壹位老人被籮筐擡著去醫院,老人已經臥床不起半月有余,兒子是飛行員,飛著赫赫有名的蘇-27.兒子不能回家看看的原因,在這個平臺,我不能給大家壹個解釋,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兒子夢裏都想回家照看下生病的父親。我的老年法,妳忽視了中國那何止百萬的特殊人群!

還看過好多“傻根”,在不知疲倦地刷灰,抹墻,擡石子,半夜裏,外面黑風呼呼,他在被窩裏樂滋滋地盤算今年可以存下多少錢,加上過年不回去,明年,後年,就可以回家娶媳婦了。我親愛的老年法,我不知道妳要如何對他進行處罰。

同事前幾天開了個玩笑,說打算和父親商量,讓父親去法院起訴自己,好讓自己能休假回去。大家哄堂大笑,我不明白這笑聲,是笑自己,笑別人,還是笑了老年法。

不能再說了,說多了,同路人報以同情,歧見者會說我矯情甚至無病呻吟。

是啊,面對著老年法,我只能酸溜溜地說那麽壹句: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妳不撒嬌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