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对冲基金:黄金价格大幅波动的原动力(下)

  上一次商品牛市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其根源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尼克松新经济政策使美元脱离与黄金的挂钩,从而导致出现世界性的通货膨胀。本轮商品牛市的强度和运行时间要大大强于上次。不可否认,本轮商品市场的牛市仍然发轫于双赤字压力下的美元贬值,美元对欧元2001年初最高时为0.8220美元/欧元,2004年底贬值到1.3美元/欧元,同期美元指数亦贬值25%以上。能源市场、黄金白银、金属市场、软商品市场等都出现了100%-300%的暴涨,由于期货市场的保证金制度使得期货财富出现了本金10倍到数十倍的转移。商品市场的低点出现在2001年,牛市起步于2002年,我们从身边房价的三年暴涨可以间接地理解和感受到商品期货市场的冲天牛气,要再次提醒的是,这样的暴涨是在只付出10%左右的保证金下出现的。

  普遍认为本轮商品牛市之所以强于上次,是因为增加了中国因素这个第二引擎。中国因素一词首次出现于摩根士丹利全球首席经济师史蒂芬·罗奇2002年10月的一份名为《中国因素》的经济分析报告中,从此风靡全球至今,凡中国需要的就是暴涨的,而中国属于出口国的玉米、铝等期货价格却相对极为乏力。1998年为抵抗东南亚金融风暴,中国开始执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偏松的货币政策,到2004年已由中央政府投资递进到各地方政府的大干快上、赶超成风并进一步蔓延到企业层面的盲目投资,2003年钢铁、电解铝、水泥投资分别增长了96.6%、92.9%、121.9%。加之中国逐渐成为世界工厂和快速进展的城镇化,中国出现惊人的能源、原材料消耗,据统计,2003年中国消耗的能源、原材料占世界总产量的比例分别为:煤炭占31%,发电量占13%,钢材占27%,铜占19.7%,水泥占45%,棉花占32.7%。中国单位GDP消耗的物质资源数量远高于发达国家现有水平,粗略估计,约为印度的3倍,美国的10倍,日本的20倍,德国的6倍。2003年,中国消耗的各类国内资源和进口资源约合50亿吨,而创造的GDP仅相当于世界的4%。巴西、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进入增长快车道也支撑了本轮商品牛市超级循环浪。

  考察本轮商品牛市,尽管有美元贬值、中国因素来作为现成答案。但面对美元的阶段性走强和中国的宏观调控,全球商品市场牛气更盛,显然还存在另外的一些解释。
1977年经济学家沃什发表《汉堡包大悖论》考察类似的通货膨胀,引用牛津大学布朗与霍普金斯两位教授的千年浪(公元950-1954),认为商业革命和工业革命等世界性的变革是导致出现超级浪的根本原因。同样,美国道指在80年代长期整理,之所以在90年代初短短几年就从3000点暴涨到10000点,一个根本性原因是:二战后的东西方冷战格局以苏联解体、东欧巨变和美国一支独秀的胜出结束,导致了资本向美国的大量流入。笔者认为世界各国的利益斗争已经逐渐从战争这种野蛮的方式逐渐演变为主要依靠经济竞争这种更残酷的方式,而经济竞争的主要斗争方式一是消费市场的低价倾销,一是原材料市场的高价垄断竞争。

对冲基金的发展壮大在趋势行情中强化了趋势,虽然个别基金会前仆后继的倒下,但却使市场趋势具有了更强的自我生命力。宏观基金在本轮商品牛市中的买入持有策略极大地打击了现有期货技术分析的作用,对市场现有的各种市场分析理论和操作理念均产生了极大冲击。一个简单的道理是,当某种技术方法产品理念逐渐被大众所接受的时候,其边际效用一定递减。看着本轮商品市场牛市中成片倒下的技术派,我想:当广大投资者逐渐熟悉并掌握了市场K线理论、波浪理论等技术分析手段后,是不是技术分析理论也到了需要质变的时候呢?

浏览本专栏更多文章, 请点击WWW.51.CA /无忧专辑/ 另类投资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理财 (全局),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