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两难的选择:加息还是减息?(上)

字体 -

两难的选择:加息还是减息?(上)   当利率上调和增长趋缓刺破房市泡沫,级债风波扫金融市场后,面对杯盘狼藉的宴会残局,美联储不得不重新面对这样一个略显尴尬的问题:是收拾起空酒杯(加息),还是重新给它加满美酒(减息)?也许这都不是一个选择.联储前主席马丁曾这样形象地描述中央银行的职能:政策制定者的工作就是在宴会如火如荼之时,悄悄拿走诱人的酒杯。

论是个性的格林斯潘还是冷峻的伯南克,似乎都将前辈的金玉良言抛到了九霄云外。面对本世纪初宽松货币环境下激情的房市狂欢,他们或是乐此不疲地加入其中,或是若无其事地袖手旁观。而当利率上调和增长趋缓刺破房市泡沫,级债风波扫金融市场后,面对杯盘狼藉的宴会残局,美联储不得不重新面对这样一个略显尴尬的问题:是收拾起空酒杯(加息),还是重新给它加满美酒(减息)?也许这都不是一个选择。

在短期,美联储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如何通过政策调整和信息披露来使动荡不安、人心惶惶的国内市场过难关,并最小化危机对长期物价稳定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美联储实际上面临着双重博弈的复杂局面。最新政策变化和市场相关反应表明,美联储分别收获了一个最优均衡和次优均衡。

优均衡来自于美联储和本国市场主体内部的心理博弈。作为博弈的主导方,美联储在利率政策上有三种选择:加息、减息和维持利率不变。加息压力来自于国际通货膨胀的潜在抬头,近期,国际原油价格再次以创纪录的方式徘徊于70美元/桶以上的历史高位,所以核心通胀的温和依旧无法让美联储放松对物价稳定目标的高度关注。

减息压力来自于级债风波对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直接和间接影响,信贷市场在危机冲击下的流动性匮乏和实体经济在风险释放中的活跃度下降都需要宽松货币环境加以缓解和中和,减息的市场需求普遍存在。作为博弈的另一方,市场主体可以选择信任或者不信任美联储控制危机扩散、管理金融风险的决心和能力,而市场主体的选择将影响预期的方向变化和危机的发展方向。对于洞悉博弈结构的美联储而言,在进退维谷、冰炭在怀之间选择无疑是异常困难的。

终,伯南克选择了一套颇为特别的政策搭配,一方面,伯南克通过在87货币政策会议上维持现有利率、并不表露任何减息动向的方式,稳定了通货膨胀预期;另一方面,通过在89日和10对市场流动性的直接投放,美联储有效传递了直面危机的态度,适度平缓了危机造成的恐慌心理,有效增强了市场信任度。通过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搭配方式,美联储的内部博弈收获了抑制通胀抬头和防止危机恶化的最优博弈均衡。

优博弈来自于美联储和欧洲中央银行外部的政策博弈。美国和欧盟是级债风波的两大重灾区,通过政策先动,欧洲央行在这场反应能力和市场信誉的直接角力中微微胜过了谋定后动的美联储。在这场类似于斯塔克伯格模型的政策博弈中,抢先行动的一方对市场预期的影响力总是要略高于被动行动的一方,89日和10日,欧洲央行和美联储累计分别向市场注入了1558亿欧元和620亿美元资金,两者不仅资金调度的规模上相差甚多,更重要的是在时间上也先后有别,美联储连续两天的行动都晚于欧洲央行,这使得市场对欧洲央行更加充满信任感。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