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两难的选择:加息还是减息?(下)

字体 -

两难的选择:加息还是减息?(下)    在中期,美联储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如何通过风险转嫁和政策施压来分摊级债风波带来的经济增长受损成本。级债风波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并不局限于短期的理由主要有三条:一是房地产市场业已进入深度调整阶段,与新增住房销售萎靡相伴的,是现有住房库存升至15年来最高点的窘况,再加上预期看淡、收入下降和房价下跌的持续循环,房市在中期内的萧条难以避免。二是消费收缩日益严峻,受到房市泡沫破灭的负面影响,抵押消费急剧收缩,经济信心的匮乏同时潜在抑制了美国人的透支消费需求,2007年二季度美国消费年率增长仅为1.3%这是2005年末以来的最差表现,鉴于美国的消费经济增长贡献近于七成的重要性,美国中期经济增长动力不足。三是就业形势渐趋恶化,7月份美国失业率高达4.6%,失业性质由摩擦性失业向周期性失业和结构性失业转变的趋势意味着美国经济的中期调整业已潜在开始。 联储中期货币政策选择中的微妙之处在于,级债风波形成的经济增长桎梏主要套在作为风险积聚源头的美国身上,中期内欧盟所受冲击相对较小,而新兴经济体由于市场分割和制度约束受到的影响更是间接和微弱。这种世界经济的不对称增长结构,意味着美联储可以通过搭便的方式让其他尚存加息空间的经济体分摊其危机经济成本。

由于全球性通货膨胀对各国施加的作用具有关联性,只要欧盟和其他国家继续和通胀斗争,美国就可以在保持利率不变,甚至是减息的同时分享全球物价稳定不确定性减少的利益,并给经济再度复苏营造货币环境。当然,在中期中复错误是很难令市场信服的,所以刚刚为负利率政策埋单的美联储在中期中维持利率水平变动微小甚至不变的可能性更大。

鉴于欧洲央行在96日将基准利率由4%提高到4.25%基本可以确定,美国中期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可能就是通过各种直接或间接手段对独立性较低的新兴经济体货币当局施加更大的货币紧缩外部压力。

长期,美联储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如何通过政策理念变化最小化类次级债危机发生可能,并实现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的合理权衡。首先可能转变的是对资产价格的政策态度。善意忽视是过往的习惯,在伯南克的学术研究和政策思量中,甚至根本不存在泡沫词,这种倔强或是狂妄被级债风波证明是不合时宜的,因此,更加关注资产价格,甚至将资产价格加入政策目标菜单很可能将是美联储痛定思痛后的重要转变。

其次可能转变是对经济波动的政策反应风格,相机抉择是过往的习惯,格林斯潘和伯南克都是随机应变、利用前后不一致性的行家里手,这种善变和随意被级债风波证明是风险较大的,因此,从相机抉择适当向单一规则的尺度偏移很可能是美联储亡羊补牢后的重要转变。也许,弗里德曼说的多少有些道理:们需要的不是把经济之车的方向盘转向不可预期之路上的高超政策司机,而是需要作为稳定物坐在后座上的政策乘客。”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