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 的存档信息

愿遇見的人都是幸福的

關於遇見,我不知道用什麼樣的筆墨來描繪,也許是因為它太美,總是怕因找不到合適的語言,而俗了那份真。 生命是一種緣份,緣起時,如春風拂面,緣盡時,莫問來去,一切,皆是定數。緣,是銀碗裏盛雪的素清,是紅泥小火爐的溫暖,無論是心中藏著一片蔚藍,還是人生初識的那一眼凝眸,最美的是相遇的過程。 張愛玲說: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 (阅读全文)

記錄下雪的時光

終於等來了一場小雪。有多麼小呢,告訴你吧,院子裏的梧桐樹上沒有一點雪,乾巴巴的枝葉在冷風裏搖擺,一點雪也沒有沾在它的身上。 地上有雪了。一片一片的雪花落下來,一片疊上一片,慢慢就白了。停在院子裏的車子的頂上也白了。這你才知道,真是下雪了。 雪花還在雪。很細、很稀。要盯著窗子看,不眨眼,才能看見極小的雪花倏地飛過窗前,不見了。 天上的雲成了一團團,乘著… (阅读全文)

柴火留下的記憶

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能夠排在首位,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參加工作前,一直居住在山裏,打小與山結下了不解之緣。而山裏的衣食住行,每日也少不了與柴火打交道,即使如今電器化流行,液化氣進入千家萬戶,農村仍有不少事情離不開柴火。像逢年過節時的釀酒、蒸粑、做豆腐等都需要很多柴火。 山裏人蓋房子大多選擇在冬季,一則地裏農活忙完了,大家都有空;二來樹木適合… (阅读全文)

被委曲的龍須樹

我這人愛賞花,但不太好養花,因為曾幾次養花,都不隨人願,不是枯萎凋零,就是中途夭折。鑒於此我常對朋友同事開玩笑說:“你們養花養得好,是有花運,可是我沒有。” 雖是沒有花運,但有時還想室內還是有點綠色好,於是養了幾盆吊蘭,這個潑辣,平時不用管它。搬入新家後與妻特地買了一棵龍須樹,妻平時呵護得很,我看它也很喜歡。主幹不高,也就是六七十公分,只是一個頭,很… (阅读全文)

回家熱鬧一番

今天是星期天,老家族中堂弟的二兒子小剛結婚的日子。幾天前就收到邀請,要我這個在城裏混事的大爺回家喝喜酒,更大程度上是回來幫幫人場,提提家族的人氣。 不到六點,手機的鬧鐘叫醒了睡夢中的我。拉開窗簾,晨曦中一縷亮光投進室內。於是手忙腳亂地收拾好,急忙下樓去開車。節至隆冬,頭上的天空蔚藍而深邃,還隱隱看到幾顆星星在眨巴著眼,露著半邊臉的月亮還戀戀不捨的俯… (阅读全文)

轉眼又是一年

這個冬天,我以為是暖冬。小雪節氣過後,飄過一場雪,當時也是紛紛揚揚的大雪花鋪灑下來,但因氣溫過高,沒有給大地留下痕跡。過了大雪節氣,又過了冬至,卻感覺氣溫更高了。好象人人都在期盼雪,男人女人,老人小孩,無一不愛雪。雪純粹而深邃,用慷慨低調的胸懷覆蓋人間的一切污穢,使我們放眼之處一片和瑞清寧。其實,人人內心都如雪花一般潔白慈悲。 去年的雪比今年稍多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