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熱鬧一番

字体 -

今天是星期天,老家族中堂弟的二兒子小剛結婚的日子。幾天前就收到邀請,要我這個在城裏混事的大爺回家喝喜酒,更大程度上是回來幫幫人場,提提家族的人氣。

不到六點,手機的鬧鐘叫醒了睡夢中的我。拉開窗簾,晨曦中一縷亮光投進室內。於是手忙腳亂地收拾好,急忙下樓去開車。節至隆冬,頭上的天空蔚藍而深邃,還隱隱看到幾顆星星在眨巴著眼,露著半邊臉的月亮還戀戀不捨的俯視著大地。

天清氣朗,車子跑在公路上,視野開闊,沒有一絲霧氣,心情也格外清爽。不由得記起去年的這個時間,剛剛進入十二月份納豆功效,那是大侄子大剛結婚,路上霧霾非常嚴重,可視距離不足二十米,行駛的車子慢得象蝸牛。公路中間沒有隔離護欄,一路遇到交通事故就有三四起。到老家十五公里的路程走了一個多小時。今天卻大不相同,天氣出奇的好,國道308線剛剛改造加寬成雙向四車道,中間修建了鋼構護欄,儼然已是高速路標準。出城東行不久,就看到了路盡頭的又大又圓又紅的太陽從地面冉冉升起。迎著朝陽,車子越開離太陽越近。萬道霞光普灑大地,幾束金色的光柱透過前車玻璃直刺車內,我不得不打開前上方的遮陽板。十幾分鐘的功夫,便到了張燈結綵的堂弟家中。

在和堂弟寒暄一番後,便詢問迎娶的準備事項。堂弟說,村裏有理事會,所有事都安排得很周到,為了節約和環保,迎親車輛全部用的是電動轎車,因為新娘子家就在鄰村,村和村之間都通了水泥路,路況好著呢。鞭炮也選購的是紙屑環保的,不再貪便宜買那種泥土卷的,避免點燃後烏煙瘴氣。聊了幾句後,我便去四叔住的院子看望他。只見四叔端坐在堂屋八仙桌右側的老式圈椅裏,條几上方懸掛著大紅色紙底的福字中堂,特別顯得喜慶。四叔著一件也是大紅底色的  對襟綢褂,神采奕奕,見我進屋,他急忙起身,我見狀緊跑兩步過去握住他的雙手。表達了對老人家的恭喜祝福後,便聊到他的身體恢復情況。老人家半年前做了心臟搭橋手術,住了一個月的院。四叔告訴我,住院治療的錢除了那三個進口支架自己花錢痔瘡水解技術,大部分醫療費都通過新農合給報銷了。今年政府又給80歲以上老人長了養老金的數額,知足著呢。一旁陪著四叔說話的族中老牛叔接過話茬,說:“要是擱在過去,治好這個病還不花個傾家蕩產啊。”四叔回應道,“他嬸子早幾年得了那孬病,花了十好幾萬也沒救了她的命,還欠了一屁股債,五六年緩都不過氣來。”老牛叔說,“嫂子那是沒有攤上好時候啊”。

老牛叔並不老,也就五十出頭。聽說他最近包了村南徒駭河岸邊的一百多畝地,建設生態農業觀光園。於是,我疑惑的問老牛叔,是不是中了大彩票了啊?因為我聽說一般不大的農業園也得投資幾百萬元,資金哪里來呢?他呵呵笑著告訴我,國家支持力度非常大,僅貼息貸款就幾百多萬元,土地經營權也能擔保貸款了,另外還有農民的入股,資金不是問題。尤其現在土地承包權又延期了三十年,鄉親們心裏都踏實了。所以農業園建設進度十分順利,等來年開春就能夠開園進客了,並邀請我到時作為嘉賓出席哩!

與四叔和老牛叔正聊著天,突然門外鞭炮聲響起,是娶親隊伍回來了埋線。我於是攙扶起四叔和老牛叔走出門外看看小年輕們鬧洞房的熱鬧。農村家裏的婚禮幾乎和縣城沒有兩樣,一樣的婚慶舞臺,一樣的專業司儀,一樣的中西結合的內容。不一樣的的是,農村家裏院子更寬闊,大喇叭裏婚禮曲的嗩呐聲更響亮,鄉親們的參與熱情更高漲。

不知不覺中,到了喜宴開席時間。堂弟為招待來客,專門在新房大院子裏租賃安裝了喜宴棚,可以一次擺20桌席面。在另外一個宅院設了灶房,廚師廚具碗筷也全部是租賃的。親朋好友,大人小孩,歡聲笑語,人聲鼎沸,頗為熱鬧。我則陪著族中長輩和親家方貴客,推杯換盞,喝的有些微醺。飯畢,我雖然喝的不多,但也不能自己駕車了,由大剛代駕送我回縣城。

按照村裏習俗,喜宴開始的早,結束的也快。一般中午12點半就能吃飽,喝足,散場,返程途中路過的集貿市場尚在繁忙中。遠遠的便看到市場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於是讓大剛停放好車,順便逛逛市場。只見到各種果疏爭先擺攤,琳琅滿目,翠綠的菠菜鮮嫩著掛著露珠,圓圓的蘋果粉紅著臉龐,長長的豆角順順直直像小姑娘的辮子。一個寫著”自家產哈密瓜”的招牌特醒目。周圍聚齊了許多人在詢問價格品質,攤主手持擴音喇叭正眉飛色舞的推介:這是自家大棚生物技術種植,只施黃腐酸有機肥,不噴農藥,百分百的有機品。隨之大家一窩蜂的掏錢購買。恰巧一位六十多歲的大媽,在稱完瓜後一掏衣兜才發現忘了帶現金。面帶難色的大媽問能不能微信支付,攤主一邊招呼著一邊從攤位下麵取出一紙板,上面印有支付二維碼,隨即大媽掏出手機一掃,立馬完成了電子支付。站在一旁的我看得驚詫莫名,又無限感慨。

逛了大約半個鐘頭時間,買了三個所謂有機綠色生態的哈密瓜和二斤附有有機認證的韭菜,便與大剛開車回城。回味起今天的所見所聞,感慨良多。有一個問題一直縈繞在腦際:也許現在這樣的鄉村就是小康了吧!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被委曲的龍須樹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