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語言的文化

字体 -

六歲時從蘭州搬來天津,胡同的小夥伴把我叫“小侉子”,可見那時說的是一口西北話或帶有西北口音的普通話,什麼時候學會了天津話不得而知。

天津人把吃早飯叫吃“點心”。那時心想,天津真好,天天早晨可以吃到點心,等端上來一看,就是豆漿油條,很是失望。天津人一語不合,就愛說“你給我玩蛋去”“哪涼快哪呆著去”。我心裏說,天津人真好,吵架還讓你玩去。一次聽兩個大人打嘴仗,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說“東南一指,你給我玩蛋去”。我就奇怪,為什麼不去西北玩蛋去,蘭州多好玩啊,東南有什麼好玩的。

天津人不分老幼把女性都叫姐姐,十來歲的女孩叫“小姐姐”。歲數大的叫老姐姐。我去問姑奶奶,姑奶奶是老北京人,她鼻子哼了一下不屑一顧地說:“那是沒把你當外人”。

天津的姑爺女婿結婚前把丈母娘喊媽,有了孩子後立馬改叫“姥姥”。我的老丈人和我老爹也都是老北京人,一次老哥倆聊到當今物價上漲時,我老丈人氣不打一處來,罵了一句“姥姥”。姥姥在北京人那裏又成了罵人的話。不但姥姥,就是“大爺”也是如此。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北京人喜歡罵“我x他大爺的”,後來嫌啰嗦,就省略為“他大爺的”。這點讓天津人自愧不如很沒有面子。還是北京人有文化。

但我們天津人不服輸。八十年代初,我從大慶回津探親,路過下瓦房街道居委會看到幾張大字報,於是駐足流覽,內容是敘述兩鄰居因瑣事翻臉的事。寫到“……我動手打他事出有因,因為他罵我BKD……”這讓我拍案叫絕,我們天津人就是有智慧,還原了事實又解決了這幾個字典裏都查不到的生冷偏澀的漢字。再看看現在那些網路文章,“他媽的”用TMD的替代,我就看不慣。明明是正式漢字語言,非要用英文字母表示,這些人真TMD沒有文化。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