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08年6月26日 的存档信息

为了忘却的纪念–米罗,采菊

我很想写些东西,来[email protected]已经一个月了,最初就是看了采菊东篱家的讨论才开的,而今她歇业了,留下往日的文采,还留下最后几篇文章,尤其是最后一篇,大概算是对所有网友的留言:一群白痴。跳出辩论,冷眼看世界,我想她依然还在不停看各位的blog,只是懒得发言。找到她好像并不难,她依然在http://artssalon.com/ 发言,留下痕迹,只是不再愿和白痴讨论问题了,她大概认为4… (阅读全文)

米罗和趴趴私奔前的对话

米罗,我问你, 你的家乡在哪里? 我的家,在山西, 过河还有三百里. 我问你,在家里, 种田还是做生意? 拿锄头,耕田地, 种的高梁和小米. 为什么,到此地, 河边流浪受孤凄? 痛心事,莫提起, 家破人亡无消息. 米罗,莫伤悲, 我的命运不如你! 为什么,趴趴, 你的家乡在何地? 在东北,做生意, 家乡八年无消息. 这么说,我和你, 都是有家不能回! 仇和恨,在心里, 奔腾如同黄河水! 黄河边,定主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