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回乡记之四

字体 -

由于本人在发布博克时的失误,导致了前面二篇回乡记都没有分类,这次再给个连接。更感谢 他乡路 的留言和来访。

http://blog.51.ca/u-74775/2010/07/30/回乡记之二/

http://blog.51.ca/u-74775/2010/08/04/回乡记之三/

转眼快到了午饭的时间,突然想起堂侄女好像也不上班,于是就约她出来一起吃饭。上海的地铁也真方便,从五角场到徐家汇也需要40分钟就搞定了,好像才一个地铁就到了。

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到她,上一次见她时,她才七八岁吧,现在已经是硕士毕业了。她也常上MSN和QQ,因而等她上了大学之后,沟通也就慢慢多起来了。她是一个典型的80后的一代。

曾经在网上讨论过一个问题,她问道:你和我的父母是堂兄弟,应该是同一代人,为何你可以上大学再出国,而我父母不可以呢?(她爸出生于56年)我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你老爸运气不好,该读书的时候没机会读书,错过也就错过了,不过你把你父母没读的书都读遍了。不料她回答道:我妈说是爷爷奶奶不让我爸读书的。我没料到她会如此答复,也知道其中的奥秘,也只能回答:66年你老爸十岁,全面文革,应该就没书念了。你妈说的未必都对,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改变不了的。(因为这种婆媳关系,二家人家已经有十多年没有来往了)。当然在网上争也不会有啥结果,就发了个笑话给她,让她转告她老妈:

文革时有一领导给上海民兵发枪(我堂兄曾是上海民兵),说道:

“现在要为大家发枪,一人一支枪”

众鼓掌。

领导丝调慢理的又说:“是不可能的”

又说:“两人一支枪.”

众又鼓掌,

领导又说:“也是不可能的”

顿一顿又说:“三人一支枪”

众还是鼓掌。

领导终于说:“是可能的.”

众雷鸣般大鼓掌。

领导说:“不过是木枪。”

三天后,她在网上告诉我,她妈能将这故事倒背如流。

 

终于又见面了,亭亭玉立。

要点菜了,先来壶水吧。服务生提醒道:先生,28块钱一壶。我没立马晕倒。三个人的话,八十多啊,我不渴了。小姐又善意道:加一个杯子10块钱,不过只能加一个。我回了她一句:再添3个空碗。我哥,堂侄女和服务生都笑晕了。点菜吃饭聊家常,本是自家人,何必浪费呢。结果一壶茶再加一个冷饮。

 

以下是一些对话:

你为何还要读研究生呢?

因为搞了保送直升名额,一不需要考试,二不需要学费。

研究生读得如何?

导师啥都不管,课题自己找,论文自己写,导师就是负责到处拉经费,我做的不能写,只要听导师的话,他负责帮你答辩通过。

你本科搞了个华东理工优秀毕业生,研究生不搞一个?

这要送礼的,本科只要成绩好,就可以了。研究生要送礼的,评个优秀毕业生还有希望入上海户口呢。我已经是上海户口了,何必再占一个名额呢?记得有一次一同学放假后返校,我正办公室跟导师一起讨论问题,他送了一大堆礼物给导师,导师尴尬地收下了,忙把小吃特产拿出来跟大家分享。我边吃边尴尬。

是啊,这世界,送礼的不尴尬,不送礼到是尴尬。那你为啥不送啊?

是啊,我妈也问这问题,要不要送给导师啥东西啊?是人家给了你读书,还免了你的学费啊。我回答我妈:你看看家里,有啥值钱的,你一个退休工人,(她45岁就退休了),我爸就是个印刷厂小管工,好不容易省吃俭用有一千块钱,人家还不当回事,送也白送。

你去教会吗?

不常去,不过他们有活动就叫我去,上洗礼班,过啥个节,总叫我去。

是三自爱的还是家庭教会啊?

二边都叫的,有空就去,一个是官方的,一个是民间的。

天主教还是基督教啊?

好像有圣母玛利亚的吧。

你受洗了吗?

党员不能受洗的。

谁说的?

牧师说的,党员不能受洗。党组织也这么规定的:党员不能信教。

 

你对你爷爷奶奶有啥成见吗?(同在上海15-17年未见面了)

笑笑,没回答。

假如你想去的话呢,现在是一个好机会。首先你也终于毕业了,也算是一个交差。以前算是学生,现在工作了,成年了。他们二个也都八十多了,不去看的话,下一次是否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不知道。何况你二个叔叔都从国外回来,也要去看看你爷爷奶奶。反正下午也没事,他们也都在家里。礼物我们都备着。假如你老妈回头知道发现的话呢,你也可以把责任推到我们头上。去的话,我们就电话约了。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 生活 | RSS 2.0 | Trackback |

7 条评论

  1. 2010年8月8日 10:29莽牛

    女同学都爱说沙发,俺也不管沙发不沙发的,老茶的文读着亲情浓浓,舒服爽快。

  2. 2010年8月8日 12:39德州扑克牌手

    毕业照真漂亮。

  3. 2010年8月8日 14:14还是那片枫叶

    回国的亲情和温馨感觉真让人羡慕。。。

  4. 2010年8月8日 20:08他乡路

    “导师啥都不管,课题自己找,论文自己写,导师就是负责到处拉经费,我做的不能写,只要听导师的话,他负责帮你答辩通过。”

    好不好?以前一直有人管,到研究时终于可以有自己的ideology,哈哈,也许反而不习惯了

    记得,80年代初,复旦一高材生在美国留学写道,初到学校读master,居然要自己选课,好一阵抱怨,一二周听了一圈课,终于定下几个教授的课,教授发现你常常来,就要你发言,于是照本宣科,教授大吼,do not speak my words, your ideology, 高材生写道多么伟大的字眼ideology,全中国才有一个毛主席ideology,我也有ideology?

  5. 2010年8月9日 09:38[email protected]

    在上海呆过,离开也有二十多年了,不知现在变得怎样了。

    发枪的笑话小时候也常说,只是我们的版本的最后一句是:“不过是木头的(滴)”。 :-D

  6. 2010年8月9日 12:46zhangblue

    后来她去了吗?

  7. 2010年8月10日 19:32五瓣丁香

    写得很好!爱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