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回乡记之七

字体 -

整整三十二年了。

真的是一回首而已。昔日的同学已是中年了,昔日的老师也已经快八十了。

问候,再问候。描写老人家的长相,如何热泪盈眶,好像不是我的长项。四人拾级而上,终于来到了杨老师家。

那是一栋八十年代造的老式公房,合用厨房,合用卫生。水龙头是最古老的那种,好像在加拿大都没见过。家里居然还有碗橱,上面是带纱窗的,一格放菜,一格放碗,中间二个抽屉,放筷子和调羹的,下面是放茶叶,木耳类东西的(真不知道各位看官家里是否还有碗橱)。左手边是水龙头,右手边是厨房,中间是走道,(可能有二三个水龙头吧)。再往里走便是她的家了。从右手开始围绕四墙依次是双人窗,五斗橱,书橱,老式缝纫机,阳台,沙发,中间是个吃饭桌,大概也才18到20平米吧。没有空调,好像也没有电脑。冰箱有没有倒是没有留意。是啊,都退休快20年了,能如何呢?

原来在高楼上猛吼的是杨老师的先生。我们是开着车进入小区的,是不可能注意路边的人的,何况另外二个同学也26年没见她了。也没料到她会下楼到弄堂口来等我们。

是啊,前一天,我的大伯风雨里,在地铁口等了我们30-40分钟,而今杨老师又在35C高温下,弄堂口左顾右盼了十几分钟。大概我们老了也会这样的。人老了,就怕寂寞,有人来看望的话,。。。。。。

问候,坐下。杨老师居然拿出一本某同学于1984年赠送给她的日记本,上面写着30多个同学的名字和相对应大学的名字。一所无名小学的学生,六年后能有60-70%进入大学深造,真也稀奇。居然还有个方同学也来到了加拿大,真不知道是否也在看这博克。于是就按着这份不很全的同学录一个一个回忆,点点滴滴,千丝万缕,甲乙丙丁,子丑寅卯。其实很多人都是在进入大学后失去联系的,进了大学也就不再常回小镇了,以后毕业成家,就失去联系了。唯有那些没考上大学的,还在本镇工作。当然教务长是大学毕业毅然回小镇工作的。小镇的变迁是如此的大,人的变迁也不小。唯有这小本子还记忆着我们年少的岁月。看见这些名字,都会想起一段段美好的记忆。

杨老师又拿出一本相册,是她二年前拍的金婚纪念照。有她年轻时候的照片,最接近我们记忆的大概是68年的照片了,她曾经在72-77年教了我们五年。好像相册里没有那段时间的照片。

小坐片刻,就一同前去吃饭。另外二个同学也分别从新华医院和嘉定中心医院赶来了。后来问了他们一下,也几乎是高中毕业后没再常住小镇了。

以下是其中一个同学的简历,网上google的:

男 主任医师 教授 1966年出生 硕士生导师 1990年6月获医学学士学位1995年7月获医学硕士学位 目前临床医学博士在读1998年5月起任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新华医院消化科主治医师2002年6月起任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新华医院消化科副主任医师2006年破格晋升主任医师

其实很多同学都可以在网上查到,从3M总经理,银行行长,复旦教授,主治医师,中学校长,私营企业家,饭店老板,茶叶贩子,烟贩子,盐贩子,FDI主管,到二级谋杀犯,都是我同学,同班同学。等到写其他同学聚会时再慢慢道来。写回乡记,只是感受颇深,毕竟在加多年,远离中国,不了解社会,最多时看看新闻而已,看看同学的生活,理论上是最贴近生活的,或分别三十多年,或分别二十多年,或分别十多年,还有二三篇是写舅舅家和大伯家的故事,从年薪百万到月薪六七百,都是同一个父母生出来的。唯一遗憾是没去浙江诸暨山下湖。

很多同学的名字也已经记不太清了,只是记忆中还有个她或他。大概还有近十个同学依然在小镇生活,或是普通工人,或是下岗了,也有常年生病,当然也有中学教务长的。后来的二个同学都是是主治医师。那位新华医院的同学好像是消化科的专家,他的专科门诊是要排队的,下午一点开始,隔天半夜就开始排队领号了,这是普通门诊,一周二十五个。还有专家门诊,一周十个。

继续聊天,讲讲童年的趣事,成长的烦恼,社会的变迁。同样是主治医师,社会观点大不相同,只因一个在市区,一个在郊区,好像他们大学也是同学,现在算来都同学了18年噢,好像彼此之间也少有来往。四个同学里有三个毕业后没换过单位,二个是医生,一个是教师,还有一个就是跳啊跳啊跳。越是生活在小地方,生活就是越简单,思想好像也是越固执。四个同学人人有车,人人有房,居然也都是子/女承父业,都去了老爸当年的中学。

终于要回程了,将杨老师送回府上,有撇了一眼安亭老街,因为车停在那里,其实这时候的景色跟小时候就相差不多了,已经能听见远处的青蛙声和知了声。沿着曹安路一直往前走,微风吹来带着泥土的芬芳,除了路灯以外,大都是黑黑的,唯有远处的忽亮忽暗的灯火,二侧的办公楼一片漆黑,前不见车,后不见行人,感觉行使在404高速上。

弹指一挥,三十二年了。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 生活 | RSS 2.0 | Trackback |

15 条评论

  1. 2010年8月22日 21:28zhangblue

    写得真好!赞一下。

  2. 2010年8月22日 21:53same

    小学同学相聚真不容易

  3. 2010年8月22日 22:06加国无为

    原来是小学的同学,我只看了后两集,确实不容易。写得好!

  4. 2010年8月22日 22:06他乡路

    嘿嘿,杨老师老了,又能变什么呢?人老了,只求每天能屙屎了,人的理想就是从改天换地,到挣钱吃饭,到有个女人或男人,最后就是今天还能自己吃饭屙屎

  5. 2010年8月22日 22:53紫雨风弦

    老茶念旧,小学同学能聚在一起真不容易。

  6. 2010年8月22日 23:07舞在枫林

    小学同学还能相聚,的确不简单。

  7. 2010年8月22日 23:41还是那片枫叶

    老赵还真的很幸运。回乡还能见到小学的老师,枫叶去年回国的时候去以前的高中看了看,早已经没有一个原来的老师了,校园也面目全非了, 也没有一点记忆中的痕迹了。。。

  8. 2010年8月23日 00:06Simon ZZ

    我比茶馆主人早几年,记得那时小学同学几乎全是邻居,后来又被划入同一所中学,课内课外十几年在一起,那种感情真是深,远超后来的大学同学。现在每次回国小学中学同学必见,在这里还经常与老同学们通话,四十年的手足交情啊,闭上眼睛都可以看到童年的景象,忘不了!

  9. 2010年8月23日 01:02知道我是谁

    杨老师要情绪激动些日子啦。多给予这样的机会吧。

  10. 2010年8月23日 08:11乐陶陶

    总觉得最早拥有的是最好的。我一直能维持的友谊也是和小学同学之间的友谊。每次回去都能聚聚和看望当年的老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