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回乡记之十七

字体 -

走过储藏室,穿过天井,一个台阶,跨过门槛,吱嘎一声,便进入客堂间。

天井也才七八个平方,夏天的时候,三家人家都在这个地方吃晚饭,大人有大人的规矩,小孩嘛,就管不了这么多啦,盛了一碗饭,哪家的菜好就坐在那家了,其实那个年代,家家户户的菜也差不了多少,无非是丝瓜蛋汤和西红柿蛋汤的区别,也有小孩的共同的劳动果实:青蛙,龙虾。夏天游泳的时候,常常顺便能抓到几个青蛙龙虾,偶尔也吃剩下的黄瓜番茄拿回家。农村的小河边有很多的黄瓜田和番茄地,往往是边游泳边偷吃,结果是过一个月,地里还是这么多,不知道是吃得太慢还是长得太快。一群小孩常常在天井里下棋打牌,听大人讲故事。记得有一次大人出了道九宫算术,3*3九个格子,把1到9填进去,要加起来竖相等横相等,一群人就在地上算开了。尽管那时没有空调,也没有电视电脑。生活很普通也很平淡,然而在现在社会里也很难再找到了。

大门真的很大,由三对六扇小门组成,整个墙面都是门。这门好像也从来不关的,门闩当然是有的,三个小的一个大的。大的有五六米长,小时候一个人是搞不定的,当然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是搞不定的。因为来来往往的人实在很多,这门也就虚掩着就是了。实在要出远门几天,这才要关上大门小门,然后还要告诉左邻右舍。这跟城里的生活完全不同,城里人的高楼大厦,外面有保安,里面有铁门,住了三年都不知道隔壁姓啥的。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在现在人看来:肯定是落后的村落,要被与时俱进了,或是被称为封建残余或是四旧迷信,当然也可以称为古迹文化开发利用。同样的东西,开发有开发的理由,拆迁有拆迁的道理。今天看了个新闻说,广州新建了个城隍,号称是古广州的一个古迹,连市长都去拜拜了。就是好玩。报纸上网上常说和谐社会,盛唐再世等及及歪歪形容词,感觉就是城里人在瞎编,其实田园生活就在身边不远之处。因为人人都尔虞我诈,才想念朴素无华。好像老子的道德经里也这么说的。

大门从来不关,熟人常客都知道,只有生人才敲门,往往敲了半天也没人应答,因为十有八九是病家,大都是慕名而来的,尽管镇医院离我家也才三四百米路而已。这个江湖郎中的招牌也有近百年了。大门从来不关,好像也没听说小偷来访。来的病人有各种各样的,男女老少,从未足月的婴儿到八九十岁的老人,有邻居,有亲戚,也有素不相识的人,当然来的时候也是不知道的,最夸张的一次是大年夜来的,全家都在吃饭,居然有人敲门,一桌十几个人啊,都晕了。还没等起身开门,那人就进来了,手里提着一只羊腿,也不知道他说了句啥,放下羊腿就走了。等大舅追出大门外,那人已经骑车没了踪影。一桌人笑死。应该是个常客。

吱嘎一声,推开大门。真的很寂静。最热闹的时候,有四代四家十多个人,而今只有二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本想贴张照片,可惜电脑里找不到,让表妹再传一张吧。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旅游 (全局), , 生活 | RSS 2.0 | Trackback |

2 条评论

  1. 2010年11月3日 10:11莽牛

    老茶给镇政府写封信建议把老宅作为民俗历史遗迹保存下来,一般老百姓说政府不太重视,但对海外爱国华人的话应该能重视一些。

  2. 2010年12月15日 10:06五瓣丁香

    错过这么好看的文,真是罪过,罪过! 很有医德的家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