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简体字歌谣 and more

字体 -

2010年11月13日讯】近来互联网上盛传一首《讽刺简体字的歌谣》,不知何人所作。长期以来,大陆内部一直不乏批评简体字过度简化字形而丧失原意的声浪,此次出现讽刺简体字的歌谣,网友纷纷转帖并跟帖补充。香港甚至有网页转载,改题《讽刺大陆垃圾残体字歌谣》。 有民众说,在当今汉字繁简之争方兴未艾之际,它的出现,为繁体字助威,为简化字添堵;也有人说,现在用手写字的没几个人,都用电脑输入了,所以简体帮助书写速度没什么大意义了;更有人赞美道:“写的人真是天才!”赞赏起调侃功力之佳。 讽刺简体字的歌谣: 细雨蒙蒙(濛)没有水,开(門)门关(關)门不见门; 乌云(雲)密布不下雨,台(颱)风刮(颳)来哪有风? 战斗(鬥)英雄战大斗,难怪豪杰(傑)不算人; 听(聽)字有口没有耳,到底是说还是听? 采(採)花不须用手摘,相爱(愛)何必献真心? 白猫(貓)黑猪(豬)皆属狗,老板(闆)原是木头人。 干(幹)部看来都干(乾)瘪,会(會)上人云我亦云; 秋千(鞦韆)只宜秋季荡,冬冬(鼕鼕)鼓声冬日闻。 面(麵)粉不须麦子磨,穷人从此不挨饿; 更有高人好武艺,一棒打去犬成龙(龍)。 读讲说谈(讀講說談)不开口,声(聲)音何须耳朵听; “四舍(捨)五入”是什么?四间房舍五人进。 劝君莫吃猪内脏,内脏(臟)肯定都肮脏(髒) ; 山谷里面没太阳,稻谷(穀)在此难生长。 别人尽做别(彆)扭事,买个萝卜(蔔)卜凶吉; 工厂(廠)设备都掏光,广(廣)州也唱空城计。 丑角容貌并不丑,唱曲应在喝曲(麯)后, 胡须(鬍鬚)头发(髮)不长毛,不妨试试101 网友跟帖补充 我最不喜欢的两个简体字:相爱(愛)没有心!相亲(親)不相见!如何亲爱? 无草无木何生叶(葉),十口齐开长出来。 古怪圣(聖)贤无口耳,晓义 (義)高人似叉烧。 拾贝堆土筑大坝(壩),难怪连年闹洪灾。 凤(鳳)轻如风(風)随处飘,龟(龜)残缺爪往哪爬? 红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蕭”郎是“肖”郎。 约略解释几句: “葉”(叶)是植物,却没了草花头,也没了树木,难道就凭十个口也可以长出来? “義”(义)是中国人重视的品质,在简体字里却不知成了“乜叉嘢”(粤语)! “鳳”(凤)的鸟身不见了,“龜”(龟)的四肢也被斩断,丑恶至极! 堤“壩”变成“坝”,只剩泥土和贝壳,令人失笑。 在文革年代,姓“蕭”被强迫改做“肖”,到现在还没完全纠正过来。 原诗是崔郊的《赠婢》:“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 . . .

通胀猛于虎,同胞感同身受,互联网上新词迭起,「豆你玩」、「蒜你狠」、「姜你军」、「苹甚么」、「糖高宗」、「油不得」、「药你命」等等,道尽房奴、车奴、菜奴们对物价飞涨的无奈与酸楚。 通胀真有那么可怕?祸兮福之所倚,换个思路看世界,百物腾贵恰似一项全民健身工程,利国利民,功在千秋。君若不信,容笔者慢慢道来── 米价疯涨,饭堂食肆尽推「瘦身餐」,大碗变中碗、中碗变小碗、小碗变小盏。如此一来,全民投入瘦身,北方人饭量改成南方人,南方人饭量向日本人靠拢,无论你是风骚蛮腰,还是虎背熊腰,人人受惠。 花生油涨价,油炸食品成为稀贵,这是高血压、高血脂、高胆固醇患者的福音,当今中国青壮年有几人与「三高」无缘?油让人敬而远之,岂不善哉? 白糖涨价,面包、蛋糕、蜜饯、糖果紧随其后,强行抑制国民对糖的摄入量,不用卫生部号召,一场全民预防糖尿病运动蓬勃掀起。白菜涨价,北方百姓冬天不用天天吃白菜,避免营养结构单一,饮食搭配合理,实在求之不得。 汽油涨价,巴士交通费应声上扬,愈来愈多的打工仔加入骑单车、跑步上下班之列。运动与上下班相结合,成千上万的民众自觉锻炼身体,磨练意志,重新实践毛泽东当年的号召「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 一场世纪大通胀成功转型为全民健身工程,难道不值得高兴?「粮油与汽油齐飞,大米共白面皆涨」,又算得了甚么呢?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教育 (全局), | RSS 2.0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