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五月,中医

字体 -

写篇中医吧,也对得起许老头,都读了快半年了,当然他是不是看我就不知道了。

十二年前的五月,冒着春雨去York读CS,读了也没用上,只是挂了个洋文凭的狗头而已,谁也不会请一个满头白发的人去写code;十二年后的五月,又背起书包学中医,据说中医师是越老越值钱的。我同学在唐人街看了家诊所,每周日有个九十多岁的老中医坐诊,也就那天了,六点半就要排队了。从来没听说过九十多岁的西医医生还坐堂问诊。西医的与时俱进的高科技把它们的医生都淘汰了。

我这把年纪学中医,一出来就是老中医了,就不用染头发了。记得有一次去理发,去的时候楼下的小孩还叫我叔叔,等理完发回来,人家都叫我爷爷了;还有一次理发回来,roommate吃惊的问我,外面是否下雪了;更有一次因参加重要社交活动,理完发又派出几十文钱,染了一下,踌躇满志,在parking lot里还没走到自己的车位,但听到“bang”的一声,有车撞了,又是个女司机,纯属巧合。反正从此以后理完发,戴顶帽子比较安全。

学中医,为啥学中医?谁在学中医?这个问题嘛。一年前学按摩的时候,一个班级近三十个同学,居然有60-70%的同学都是在国内学过至少五年医学背景的,骨科医生,产科大夫,中医主任,日本中医注册师(不是这么称呼的,相当吧),老师在上面讲错一句,就有可能被人扔版砖,真是鸭梨山大啊。其他的同学嘛,有坐拥几个SPA的老板,有长期做按摩的,像我这样到处混钟点的人毕竟还是少数。为啥学按摩牌?或开业,或签单,我就是想找份饭碗吃饭嘛。到底谁在学中医呢?一个教室,近二十个同学,至少有十个注册按摩师,据说隔壁班级还有个家庭医生,真的是喝咖啡的和吃大蒜的干上了。既然有了一张政府颁发的资质证书,还要搞张非政府的呢?又是四五千大洋啊?说得高尚点:大医精诚,讲的通俗些:养家糊口。

多伦多的中医界,三国鼎立,群雄并起。多伦多地区中医界大概3000人左右,大小团体二十几个,较大的三个分别简称“学会”,“协会”和“联会”。原本中医团体只有一个,即学会,会长张金达。1994年,副会长朱天荣,麦时任等不满张金达长期任会长独揽大权,遂提出民主选举制,建议没被采纳后造反,拉出超过半数会员分裂出来成立了“协会”与“学会”打对头;不到一年,“学会”内部因政府一项24 万元的资助又起纷争,秘书长袁晓宁再拉出部分骨干会员另立山头,成立了“联会”。从此,中医界三国鼎立。

历史上的三国被西晋统一了,多伦多中医界的三国统一的时间表也快出来了,2013年4月1日将正式成立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到时会发布已经注册的、可以合法执业的人员名单。加拿大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联盟(CARB-ACOR)正在开发1个全国性的中医考试。估计这个考试在2013年底可以开始,临时会员及新毕业的学生,可以通过这个考试后,申请成为正式会员。

BC中医早立法了,居然还可以中文考试。魁北克中医也立法,必须达到法语N级,一把难倒中国人。安省呢?惨淡经营,担惊受怕,呕心沥血,一穷二白。

一页涂鸦满了,六月再写。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生活 | RSS 2.0 | Trackback |

4 条评论

  1. 2012年5月29日 16:34徐茂公

    藏龙卧虎啊!有志者事竟成。

  2. 2012年5月29日 21:39午夜茶-茶水博士

    糊口真不容易啊!

  3. 2012年5月29日 21:53随心画

    中医还要求达到法语N级,那改做法医好了。

  4. 2012年5月29日 23:04他乡路

    哈哈,让我想起来了,国内一个朋友问我,中国人为什么内斗,我说,中国人本来就不是一个国家的人,他们只是讲同一种语言有相同文化的不同省份的人,不同协会的人, 哈哈,日本史学泰斗和青田说,中国人没有国家概念,更多地是“老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