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十一月,酒国

字体 -

日子慢慢过,总算有心情了,安静下来读本书,写篇读后感了。

小时候写作文,很多题材就是读后感,看个电影,看本连环画,那个年月没小说,何况认识的字也不多,能看懂东西就不错了。大凡读后感,先要写读了看了啥东西,然后去内容提要里把故事情节抄一篇,然后再写一二个场景,说些久久不能平静的废话,学习英雄的伟大事迹。董存瑞炸碉堡,邱少云事迹,记不得是电影还是连环画了。

时代不同了,现在写读后感就是博克留言而已。写得好的就捧捧场,写得不好的就扔几块砖头而已。读后感嘛,不就是这样的嘛。

当然也有专业写读后感的,五毛党?政治的东西不评论。只是昨天看新闻说于丹被北京大学的学生轰下舞台了,那个是昆剧的研讨会,主持人本想让于丹来吆喝几句,不料被不懂礼貌的学生喝了倒彩。本人感觉是北大自成立以来,北大学生作得最正确的事情之一。于丹啥出身?不就是专业写读后感的人嘛。她把诸子百家都读遍了,还写了不少读后感,风靡神州大地。记得古人说过:半部论语治天下。她去昆剧研讨会干嘛?这么有才华的人,难道不应该当选十八大常委?至少也是个国师吧,当个教育部长不为过吧。这帮北大的学生仅仅做了一半,把她轰出昆剧研讨会是应该的,更应该把她轰到政治局里去,这才是北大学生下一步应该做的事。要不然,于丹也这么多古书也白读白注解了,像孔夫子一样,坐着马车或是驴车,带着几个圣贤周游列国。有好事者追问于丹小姐被人轰下舞台啥感想?想不到经纪人说她出国了。哈哈哈哈,二千年前,说论语写论语的是这样,二千年后注解论语的也是这样。你还想读论语嘛?

上次去华文书店看了看,还是买本书捧捧场吧。于是就拿了本莫言的酒国。作者花了3年时间写的东西,我花了6个小时就看完了。现在的小说也不知道为啥没有内容提要,我也只能从网站上copy/paste。

内容简介:省人民检察院的特级侦察员丁钩儿奉命到酒国市去调查一个特殊的案子:酒国市的官员吃掉了无数婴儿。但到酒国市的人没有能经得起诱惑的,丁钩儿虽不断提醒自己不喝酒,最后却醉酒淹死在茅厕里。

莫言认为“它是我迄今为止最完美的长篇,我为它感到骄傲。”《酒国》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单一的意义指向,它的意义是滑动的、变幻不居的,在话语方式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反讽、戏仿和悖缪的手法。 这是一部小说文体的“满汉全席”,它集侦探小说、残酷现实主义小说、表现主义小说、象征主义小说、魔幻现实主义小说、武侠传奇小说、抒情小说、结构主义小说于一体。

以上都是网上写的。我看了一遍,其实真的不咋的。现代的长篇小说我也看了不多,至少莫言的酒国真的不咋的。跟灵山废都白鹿原,都明显有距离。只能说那是部满汉全席,全书十章,九个短篇,十八封书信,再加一个中篇和一个游记。至于他的代表作丰乳肥臀,还没搞定,也不知道有没有再有时间静下心来看。

诺贝尔文学奖又不是啥了不起的东西,一百多年了,有几部获奖小说是风靡的,成为文学经典的。十年前多伦多各大中文书店都卖灵山一个人的圣经,十年后我们只能在谷歌地图上去探索灵山,是个地名吗?到底在哪里?反过来,哈里波特啥奖也不需要,作者也进入富豪榜,不知道天龙八部的人肯定不是中国人。

Copy/paste一段酒国的文字吧。

离汽车老远就听到女司机在马路上咆哮: “你他妈的到黄河里去提水还是到长江里提水?” 放下水桶,他摇摆着麻木酸痛的胳膊说: “我他妈的到雅鲁藏布江里去提来的水。” “我他妈的还以为你掉到河里给淹死了呢!” “我你妈的没淹死还看了一部录像片。” “是他妈的武打的还是床上的?” “我你妈的不是武打不是床上是稀世珍品鸡头米。” “鸡头米有什么稀罕,你他妈的怎么张口就是你妈的你妈的。” “我你妈的要不你妈的就得堵住你的嘴。” 丁钩儿一把拉过女司机,双臂紧紧地搂住她的腰,把一张甜酸苦辣的嘴巴紧紧地压在她的嘴上。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生活 | RSS 2.0 | Trackback |

13 条评论

  1. 2012年11月18日 19:17麦咸居士

    建议不用浪费时间在乳臀上了。介绍一个印度裔诺贝尔文学奖(2001年)作家- VS 奈波尔。看过他的旅遊文学「印度三部曲」——《幽黯國度》、《印度:受伤的文明》及《印度:百万叛乱的今天》。非常喜欢,有点余秋雨的风格,但深刻得多。

  2. 2012年11月18日 21:12远方无声鸽

    美食多的地方,就有美食家,也就有了美食评论员。博文多了,就需要评论一下,免了别人误入歧途! 于丹早该轰下去了,她的东西跟可口可乐差不多,迎合大众口味,但没多少营养。无形中损害了真学问。

  3. 2012年11月18日 21:19虎小九

    这“你妈的””你妈的”也太不庄严了,改成时下流行的“你妹的”吧

    “离汽车老远就听到女司机在马路上咆哮: “你妹的到黄河里去提水还是到长江里提水?” 放下水桶,他摇摆着麻木酸痛的胳膊说: “我妹的到雅鲁藏布江里去提来的水。” “我妹的还以为你掉到河里给淹死了呢!” “我你妹的没淹死还看了一部录像片。” “是妹的武打的还是床上的?” “我你妹的不是武打不是床上是稀世珍品鸡头米。” “鸡头米有什么稀罕,你妹的怎么张口就是你妹的你妹的。” “我你妹的要不你妹的就得堵住你的嘴。” 丁钩儿一把拉过女司机,双臂紧紧地搂住她的腰,把一张甜酸苦辣的嘴巴紧紧地压在她的嘴上。”

  4. 2012年11月18日 21:25虎小九

    不明白大陆写小说为什么一定要色情?

  5. 2012年11月19日 00:44seaweed

    很多人只不过想通过赞美和评论他人, 来炫耀自己的鉴赏能力和不同凡响的水准罢了.

  6. 2012年11月19日 02:20绛雪

    楼上的,想你呢,哪去了?

  7. 2012年11月20日 00:29午夜茶-茶水博士

    皮衣穿好了没?

  8. 2012年11月20日 00:42奔远

    正想写几句赞美的话,突然困惑起来

  9. 2012年11月20日 09:23麦咸居士

    到处轰轰声,疑是回到文革时?不愧是聂元梓和马楠的学弟学妹啊。

  10. 2012年11月20日 16:00三妮

    拜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