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六月,变化

字体 -

本想继续写杨绛,看了一条广告,读了一个新闻,改变了观点。人大概就是如此,随着环境的改变,岁月的变化,思想总会变的。

 

当然还是从杨绛说起吧,为了写她,还特地查了不少文献。反正杨老太一走,立刻杨绛版鸡汤铺天盖地,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写字啊。反正鸡汤总需要一个名分的。名份越好听就越贵,买卖房子也一样,风景房上千万,真的买得起的人,其实根本没时间去欣赏它,抢钱没这么容易。

 

话说杨绛,也不知道谁开了个头,说她是先生,于是都说杨绛先生,于是又有文章说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够称谓先生。反正我是越看越恶心。就是在消费死人,一不用上税,二没有纠纷,就是贴金嘛,有啥不好。反正我看了恶心。记得八卦新闻里,每次提到范冰冰就是称范爷。为啥没有人写篇啥样的女人才能称爷呢?女人就是女人,何必忽悠呢,这类文章直接翻过。假如有干露露豪放八字奶的新闻,我是绝对会去点开的,尽管我知道啥也看不到。那天我看了李宇春的广告,都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是在叫春哥,人家是女的,依然还是,是女似男的打扮,十年了居然还是没有嫁出去,十年了居然还是平胸,也不见哪个丰乳产品去帮助一下这个明显发育不良的小女生。大概没有胸的都可以称为哥。这世道啊,女的都尊称为先生,爷,哥。男的都叫伪娘,傻逼。

 

说到女人,前几天又看到九十多杨博士出场,八十二熬到了九十多啦,人家二十八的也活到了三十八啦。十年前,大家都惊讶好奇谴责嘲笑挖苦。十年过去了,人家还活着呢,超出想象啊。假如再十年,杨博士也活到一百多,二十八也不得不将就到五十岁。那时候,八卦是否会变成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呢?是否会号召大家学习模仿这崇高神圣的爱情呢?

 

前几天无意之中,又拉了一个微信群,都是二十年前的同事,是我大学毕业后第一个国营企业的兄弟姊妹,很多人已经二十多年没见过啦。整整二十多年了,往事历历在目。记得当年贾哥哥跟林妹妹谈恋爱,为了护送林妹妹回家,错过了回家的最后一班公车,结果一个人走了四个小时回家,从天黑走到天亮啊。第二天把丈母娘心疼的哦,贾哥哥的父母,林妹妹的父母也在同一个单位里。那时候真的好淳朴吧。连出租车都没有。当然也没有洗脚店,即便走了四小时也不用担心雷洋一样的结局。问了问昔日的工友,原来大多数人都离开了,只有个别人还在原单位,一万人的工厂也就只有一千人了,轰轰烈烈的三十万吨离子膜烧碱也走进了历史。记得当年刚进厂,领导让我去认识一下厂区的大小,我拿着十张领料单,把厂里的仓库一个个走一遍,从九点出门,回来已经是吃午饭的时候啦。

 

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大型国有企业,春节回去,才知道,一路上的吴泾化工厂,焦化厂,电化厂都已经熄火啦。那个牛逼烘烘的黄奇帆居然是焦化厂的三班工人。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生活 | RSS 2.0 |

4 条评论

  1. 2016年6月9日 00:44夕子

    端午节快乐!!快祝我生日快乐,哈哈

  2. 2016年6月9日 10:33过客

    好像说了很多,好像又什么都没说。好像多了很多变化,好像又什么变化都没有。

  3. 2016年6月9日 17:41呱呱

    信息量太大。

  4. 2016年7月12日 18:29望璞歸真

    老兄像在上海呆过?为黄奇帆做过项目,钱被他赖掉。他是市经委综管处长。是个典型政治流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