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七月,南海

字体 -

不久前,微信上看到一个同学在晒旅游日本的照片和感概,我照例点赞,刷刷存在感。点完之后,想起这同学以前的很多革命观点,于是留下一句:打倒日本军帝国主义。不料他也回复道:对,不能忘记日本侵华的事实。我一看,耶,上钩啦。继续留言道:打倒伪满。打倒满清。为啥留这个?因为当年这小子考大学,也不知道哪跟神经短路,上海四五十所大学不填,偏偏要去哈工大。十年前他痛骂日本鬼子的时候,我就说:你丫为何不记得满清的嘉定屠城扬州屠城啊,二星期也有三十二万,满汉势不两立啊,为啥还去满清读书啊。其实三十年前高中时代大家都没有啥政治观点,就是好好读书考大学。三十年后,经过风风雨雨,大家都自己的政治观点,其实也无所谓对与错。只是记得十年前,这小子痛骂小日本如何如何,如今去了日本又感慨万分。说白了,老百姓一谈政治就是一个白痴。

 

记得八年前北京奥运会前期,51博客上打嘴战,那时候大家都知道北京奥运烧了很多钱,于是就出现各种观点,一方说烧钱是对的,理由如下:(。。。),另一方说:白痴啊,理由如下(。。。)。总之,左派永远占上风,我被人骂得狗血喷头。说白了,一万公里以外的国家烧钱,管我们啥事。自己政府要烧钱,我一个土人也无奈何,只有纳税的资格。前不久,我想复习一下当年打嘴仗的帖子,唉,不料都被博主们删掉了。只记得有个博友很义愤填膺地驳斥我,我为他的理直气壮所感动: 你完全可以当国务院发炎人啊。当然我是故意把发言人写成发炎人,当然楼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哈哈哈哈。只可惜,八年后看不到这帖子啦。

 

政治这玩意儿,一般要过十年二十年回头看看才比较有趣。一腔热血的感情就是一群花痴。自己都不知道在说啥。每次长江发大水,总要讨论一下三峡大坝的故事。都说长江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类似人身上的血管,浇灌了炎黄子孙。你想想,假如把人身上的一根大血管扎紧10%,啥后果?远端血液循环变差,近端血液堵塞。没有知识总有常识,没有常识多看看电视也可以啊。

 

奥运又要开了,四年前看伦敦奥运,就感叹:这么简单的,一点气派都没有,英国人真他妈的小气啊。再过一个月,巴西奥运也来了,不用多看,这种开幕式,比天朝全运会的都差好几个数量级。加拿大人根本就不关心奥运会,除了冬奥男子冰球,其他都是可有可无。各国的移民后裔都只关心各国的自己的成绩,只有CBC才会报道加拿大运动员的战况,加拿大就二三块金牌还是靠别人的失误。每次看奥运,总会有人说:那年我们的奥运如何风光啊。要不要youtube上再看一遍啊?要不要再一次热泪盈眶啊?要不要再讨论一次北京奥运烧钱值不值啊?

 

看了最近几天的南海仲裁案,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个帖子,义愤填膺,理直气壮,道貌岸然。说白了,就是为了几块石头,几滴海水,大家费了很多的口水。自然界万物本来就是为人类利用的,被人类所管理的。争吵的人的子孙都死了好几代了,南海诸岛依然纹丝不动;民族利益啊,国家利益啊,民族都混了十几代了,国号都该了十几次了,海水依然平静。南海要打,打谁啊?唉,有空多看看电影,疯狂的石头,据说比较搞笑,我顶你个肺。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生活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