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八月,枪手案

字体 -

好久没涂鸦了,查了查上次涂鸦还是四月份的事。唉,时间过的也真快啊,再不得瑟几句都八月了。五月回国,六有训练,七月滥竽充数,忙忙碌碌的。再盆友圈了偷盗了这么多照片也反馈给大家,看远方美景如画。

 看着网上鸡飞狗跳的,大家都在骂骂咧咧的,莫非骂几句世界就会变好似的。说信仰的人越来越少了,谈道德的人越来越多,像我这样每天明目张胆的说自己的工作就是抢钱的没几个,世界毕竟是假冒为善人的天下。

 慢慢有近到远遐思吧。镇惊多伦多枪杀案就在我抢钱的地方,就隔一天马路,估计就是十到十五米吧。昨天跟餐馆的老板聊天,他说他亲眼目睹了部分过程,看着枪手开了五枪,看这那个小女孩倒地。也看这几十辆警车飞驰而过。他原话这么说:唉,中国人就是傻,一开始的噼噼叭叭都以为是鞭炮,定神一看所有的用餐者早已经爬在餐桌地下了,用电话开始报警了。

 又一起凶杀案,家属立刻说是神经病。现在的多伦多已经是谈木色变的政治正确的氛围了。居然凶手的身份都知道了,还是不敢公布名字。公布以后三级领导也不敢屁话,真他妈的一群神经病。是不是穆斯林看看名字就知道了,有没有跟ISIS有关,没有大脑的用蛋蛋也能够推理啦。反正将来这类事件还会更多。白痴总理还高调说欢迎ISIS的加拿大籍人员回国,到底谁改造谁。政治家嘛,就是谴责谴责再谴责,到底谴责谁呢?一月份的那起莫须有的头巾案,大家都谴责了莫须有,木木们都高调发声,结果是呵呵事件。于是权当一场舆论演戏。

 上次央街凶杀案是神经病,这次又是神经病,头巾案属于未成年。看样子多伦多神经病是越来越多。本来就是,刚来加拿大的时候,人家就告诉我多伦多三多,雪多神经病多某某多,某某是啥,不能说,这叫歧视。连说个真实的现象都是歧视。

 说到某某,就该说说周立波,戏子就是戏子。舞台上演戏,生活中也是演戏。侥幸从美国脱罪,立刻回国演戏,搞得鸡飞狗跳的,枪啊,毒品啊,其实这强在国外只要有证就是合法的,至于毒品,各个国家的法律界定都是不同的,至少在加拿大种大麻买卖大麻抽大麻都是合法,只是不要带这大麻上国际航线就可以。八卦媒体还像真的一样去一个个采访,找真相,感觉美国的法律都是假的。枪到底是谁的,毒品到底是谁的,人家懒得说。于是周立波四人组相互搞来告去,科学家律师戏子某某,没有政治没有女人没有色情,最多就是男同性恋而已。

一页快满了,说说战争吧,四月写的中美贸易战终于打响了。谁能告诉我战争的原因是啥?谁能告诉我战争的胜负标准是啥?谁能告诉我战争如何结束呢?二战的书电影这么多,抗战的电影看了这么多,战狼也鸡血了100亿,既然是战争肯定有结果,肯定有胜负,肯定有结束的时候。那到底是啥呢?盆友圈里这么多能人谁能预测一下,我可以在下一次涂鸦中给大家一个答案。

至于假疫苗,无非是一个人血馒头而已,我查了查我的涂鸦,红黄蓝幼儿园谁记得啊?温州动车案谁记得啊?三鹿奶粉谁记得啊?人大毕业生大保健谁记得啊?孕妇跳楼一死二命谁记得?不写了,抢钱时间到啦。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生活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