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生活 的存档信息

回乡记之十三

这个十字街头,本地人明显多了,以前的集市是塘桥,尤其是买卖菜的自由市场。自从七宝成为旅游景点之后,整条北大街塘桥南大街都被旅游客所占领了,很少听到本地人的口音了,本地人都转移到电影院附近来了。 人总是这样的,过惯了城市的生活又开始想念农村的生活了,农家乐农家菜居然成了城里人的热门喜好,这大概叫返璞归真吧。城里人吃饱了,总要出来折腾折腾,于是乎乡下人…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十二

暮然回首,灯火阑珊,本是个很好的回乡记的结尾。无奈无意之中的一通电话,一年前的惨案终于判决了,三十五年,二十年不得假释;无意中的一本书,新京报改革开放30周年——日志中国;无意中的一个电影,唐山大地震,继续往下写吧。 牌坊,北大街,塘桥,南大街。跨过小桥,趟过流水,步入人家。 南大街的尽头,是条不知名的小街,尽管也走过三十多年,从来没有记忆过,只是知道… (阅读全文)

Marmora

小镇Marmora,多伦多东北,150KM 土特产 自产衣服 自娱自乐 烈士纪念碑 昔日的铁矿,现在成了个湖 瀑布 戏水 炊烟 篝火边聊天 农家菜 篝火 晨曦 感谢主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十一

走下塘桥,左手第一家就是老虎灶。记得高考那年,成绩欠佳的同学寒假居然还要补课,苦读三九,金榜题名。因为没几个学生,学校的锅炉房不再提供热水,每日下午就必须迢迢千步,顶着寒风,到这家老虎灶来泡开水。那个岁月啊。一不留神,热水瓶还砸破了;一不留神,晚上自修课时,热水被盗;一不留神,已经过去二十六年了。  紧贴着老虎灶的就是茶馆,一群老头从早到晚就坐在那…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十

塘桥。北方的古镇是古道西风瘦马,江南的小镇就是小桥流水人家。七宝有无数个小桥,唯一有点看头的就是塘桥。走上塘桥总要环顾一下四周,朝北是北大街,面南南大街,脚下是古石板,左侧是古镇,右侧是开发的新区,满眼都是白墙黑瓦,现在还有红灯笼。 塘桥,三孔石拱桥,一个主孔,两个小孔主孔跨度11.25米,高5.2米,两个小孔跨度均为5.6米。桥身总长29米,南北各设20步台阶…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九

以前的小镇是很朴实无华的,很少有人家破墙开店的。人们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着,虽有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从城里到乡下的末班车下午七点十五左右,实在记不清了,从古镇返回城里的是八点二十,后来由于城里人多了点,延后到九点多。市区的起点站在万体馆,很久前在第六百货那里。乡下的起点站从七宝中学,后来延到了农学院。古镇不缺文化,重点中学,重点大学都有。其…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八

每次去大舅家,总要走一下北大街南大街,尽管到他家的路很多,出租车能直接到他家门口,公共车站也离家不远,现在居然还通地铁了。尽管北大街南大街已经走过上千次了,回老家总要走走老家的路,只是为了走走。 小时候很多个暑假都是在这个古镇度过,后来考取了古镇的中学,又生活了三年,再以后或是看同学,或是逢年过节都来古镇。 照例坐车到七宝中学的原址下车,原中学已经…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七

整整三十二年了。 真的是一回首而已。昔日的同学已是中年了,昔日的老师也已经快八十了。 问候,再问候。描写老人家的长相,如何热泪盈眶,好像不是我的长项。四人拾级而上,终于来到了杨老师家。 那是一栋八十年代造的老式公房,合用厨房,合用卫生。水龙头是最古老的那种,好像在加拿大都没见过。家里居然还有碗橱,上面是带纱窗的,一格放菜,一格放碗,中间二个抽屉,放筷…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六

地铁出了曹家渡,感觉人就少了。很久以前,曹杨路就是市郊分割线,一边是农田,一边是城市,现今都融为一体了。人多人少大概也只是一种心理感觉而已。看着窗外的景色,高楼,商品楼,商业楼,没有任何空隙。 地铁继续往前走,人确实少了,确实到郊区了,终于能看到远处的农田了。地铁里人们的打扮也朴素多了,聊天的口音也都明显带有乡音了,普通话明显增多。 南翔到了。真的…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五

我那堂侄女和她祖母之间没有任何成见是不可能的。记得在MSN曾问过她这个问题,她回答:我永远记得她说过:你永远不要再进我的家门。应该是十多年以前的事了。 她几乎立马答应了,只是有个条件,不能让她妈知道。 于是立马打电话预约。10分钟电话下来,居然没人知道他们二老住哪里,因为老房子临时装修,二老暂住一地,电话打到二老家里,他们居然也说不清,因为只住二个月而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