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我们上大学(5)—同窗的妳

字体 -

5.同窗的妳

    高中同班中,考取重点大学的还有一位是女同学,与我的平淡顺利不同,她的遭遇典型地折射出那个年代的人生沉浮,她的经历即使算不上传奇,但也不简单。

    她父亲解放前在南京国民党机关里做过事,妈妈是南京人,由于历史问题,被遣返到这里他父亲老家,母亲成了农民。因为那时规定子女跟母亲户籍,所以那女同学也是农村户口。但她从小跟着城里爷爷奶奶生活,加上父母的遗传基因,身材气质出类拔萃,比城里女生更像城里人,更出众的是她的功课,在我们班上,她唯一可以与最好的男生媲美,我们考试稍不注意,会被她拔了全班头筹。但她这样出身的,如果没有那场社会转变,难有出头之日,上大学根本不可能,会枉费她的才貌。

    她也属于第一批初步录取的10人之一,不料因她父母历史问题被取消。但她并没放弃,半年后再考得全县第一,这时已废除成份论,比我就晚半年,终被录取成了浙江大学78级学生。

    遗憾的是她至今还是单身,作为女人可能太强了。大学毕业后,她分配回到我县城里的省属发电厂,不久担任副厂长。那厂属县团级,与地方政府同级,在那小地方,哪能遇到学历和级别能相配又合适的人,一晃就变成了老姑娘,后来调过许多地方,地位也一升再升,现在在省能源公司做领导,过继了妹妹的孩子当女儿,她的生活大概就这样了,除了个人生活,她无疑是个成功者。

    说完女同学,要提一提我班一位特别的男同学,虽然他没参加高考,但他与我们很有渊源。他也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可他的家庭情况与我的女同学恰好完全相反。

    他父亲是山东南下干部,某局的局长,她妈妈在银行工作,听说年青时是地方上出名的大美人,可谓是这里的名门望族,上有两个姐姐,他是幺儿小衙内一个,除了家庭优越造成的小毛病外,他学习好,聪明能干,也英俊,高考一定没问题。可是没等到听说能高考,有门路的父母早就张罗他去参了军,后来他母亲看我上了大学,一直懊悔不已。

    后来他转业到家乡的银行,没几年作为年青培养干部被提到邻县任人民银行副行长,也就在25岁左右吧,这在老人当政年代很是轰动。但不久却因男女问题出事,起因是他在家乡订了婚,但到了邻县肯定光芒四射,可能追求者不少,被别人爱上了,未婚妻闹到组织上,那时非常在乎这种事,他却坚决不吃回头草,于是被撤职为民,本来他的官运也就打上了句号。但他竟又一步步爬起来,做到我们县人民银行行长,现在是市银监局局长,这也许与他家庭背景有关,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能力才干。

    那时我们算是班上成绩最好的三个同学,也是那个时期,男同学的爸爸做过我父亲的上司,而我父亲不久去基层,又做过那女同学爸爸的领导,父母辈有很多关联,但他们的后代却南辕北徹。

    几十年后,在最近同学聚会上,那男同学喝多了发酒疯,搭着仍单身的女同学脖子叨叨,说当初喜欢她,当年在后面常踢她凳子恶作剧,她却瞪眼不睬他等等。女同学推也推不开他,于是满桌的人起哄,笑问他是不是真的,不会是酒后乱说吧!我这两个高中同学,当年的家庭地位虽天上地下,但自身都才华出众,不分伯仲,又是俊男靓女,如果当初走到一起会怎样呢,我想象不出,我可没喝多,这事是不能随便假设的。

   不过可以肯定,是时代的转变,那难忘的高考,才使那位女同学能象我们一样,昂首阔步上大学,彻底地改变了她的命运。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玲子 - 2009年5月2日 10:31

    造化弄人,幸福不幸福只有自己知道。同学的友谊永远是最真的。

  2. 2
    赵州茶 YesMan - 2009年5月2日 12:41

    借着酒壮胆说出心里话 可惜我到现在也快30年了,还不敢 加油继续

  3. 3
    ddmzd - 2009年5月3日 11:50

    一声叹息.我也是78年考入大学的.与你的女同学一样,家庭饱受毛贼的摧残,我受株连. 不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我是没有机会进大学的. 至今切齿痛恨毛贼东. 人生如梦,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毛贼东的所推行的一切,都已被人推翻,连老婆都被人抓起来,不得好死,仅余毛一尸身被人拿来装幌子而已.亲眼见他如此下场,不亦快哉!

  4. 4
    随便说说 - 2009年5月3日 22:59

    玲子, 你的文笔可是够好的.用令人惊叹来形容不为过.

    天涯人, 抱歉借调你的线转移话题了. 我很愿意读你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