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我们上大学(6)—大学同学

字体 -

   6.大学同学

    现在再来说我的大学同学。我们这届大学生年龄跨度和成份差距,或许是历史上最大的。最小十八九岁,最大三十多了,几乎差上一倍。

    当年在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里还招了个少年班,聚集了一批神童,最小的大学生好像只有13岁。他名叫宁铂,最近我在网上看到有关他的报道,说他后来出家当了和尚,当时他可是家喻户晓的人,代表了千千万万家长的梦想。我想象不出小小的脑袋怎么能理解如此深奥的课程,但那确实存在过,那个少年班听说还连续办了几届,对当时的全民读书热起到了推波助燃的作用,简直到了痴狂的程度。

    我们学生的来源五花八门,就拿我班来说吧,有应届毕业生,有已在工作的,有在城里什么也没做的,有农村民办教师,有纯农民种田的,也有城市的老师,还有原来就在工人大学任教等等,他们有来自书香门第,也有干部和一般的工农家庭,甚至父母是文盲或半文盲也不在少数,

    但那时我们没有丝毫门第和贫富观念,大家知道,我们每个人今天能走到这里,都必有过人之处,尤其是来自最底层家庭的,反而让人起敬,因为能在那样的环境中出人头地,他们能力肯定不一般,这些人读书非常勤奋,知道今天来之不易,早起晚睡,如饥似渴地吸收知识,是我们城里人不能比的。

   至于家庭条件,当然不象现在那么大差别,但还是有区别,那时的大学除学费全免外,另有助学金,按照家庭人均收入确定,最高好像是每月给20元,最低几元,吃饭生活费大概需要10元左右,所以基本都能读得起。而书费和零花则要自己解决,那时虽不太贵,但对那些农村来的学生来说,仍然很困难。

    我记得当时我父母月总收入也不到100元,供花费要精打细算,而当时农村很穷,家里人勉强填饱肚子,哪有余钱供呢,所以农村籍同学很节省,从不浪费一分钱。后来他们大多也都出国了,他们完全靠自力更生,在出国的事情上,他们的家庭,不要说是金钱,哪怕是意见和建议也帮不到他们,国外的开销那么大,每天支出对农民来说都是天文数字,就是拿出一辈子积蓄可能不够在国外生活一个礼拜,就是我们城里人的父母当时也承担不起,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往往在国内读完研究生,然后做访问学者或申请读博,以优秀成绩申请奖学金或做兼职助教,解决自给自足才出去。

    这些同学就是这样从农村,擦净两脚的泥腿,毫无外援地,一步步地走向城市,走向他父辈们连想都没想过的世界。不象现在年青一代,好像都离不开父母的支援。我班里有几个这类同学,来自浙江新昌,江苏常熟,安徽凤阳,还有广东潮汕农村,他们现在有在国内,也有在国外的,在这里我向他们致敬。

    家境好的同学也很努力,其中有位来自福建的应届生,宿舍里住我上铺的,其父母是福建师大的讲师,他将书读得可谓登峰造极,大学毕业考取当时中国科学院院长的研究生,硕士后考入哈佛化学博士课程,后来又在职读完哈佛的工商管理硕士,前途无量。

    其实这届学生都努力,我们是在读书无用论盛行时上的中学,又能在离开学校多年重新拾起来,十年的大浪淘沙,留下的无疑都是最出类拔萃的精华。那时我父母从不督促我读书,反而经常呵斥我不要看书把眼睛看坏了,这对新生代来说可能有点不可思议。

    所以我们是天生的读书人,大学就是神往的地方,感激命运之神,让我们如愿以偿。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外星人 - 2009年5月3日 19:09

    苦中有乐

  2. 2
    赵州茶 YesMan - 2009年5月4日 10:51

    大浪淘沙 加油ing 30年风雨路一路慢慢走来 也期待博主慢慢描述

  3. 3
    玲子 - 2009年5月4日 18:09

    考上大学都很幸运。应该好时候被赶上了。成了国家的栋梁。

发表评论